心疼宝宝......还有音乐家马勒

更见2018-11-13 15:44:40

点击上方蓝字“更见”关注我们


 

【贵圈好乱】

好端端的奥运会,被宝宝深夜的声明抢了头条。

除了心疼宝宝,还有不怕事大的人等着后面的剧情发展;更有好事者,忙不迭在为宝宝或马蓉出谋划策。真心想说,贵圈真乱啊。

如今的娱乐圈的乱象,早已被人民群众“喜闻乐见”,见怪不怪了,其实何止是娱乐圈,其他各种圈类似的剧情一直在上演。

我们来看看“最后一位音乐大师”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和宝宝类似的家庭悲剧吧。

【音乐神童】

古斯塔夫·马勒(1860~1911)

和宝宝一样,马勒也出生于普通家庭,父亲是位酿酒师。宝宝很早就显示出了武术的天赋,而马勒呢,更不得了!

马勒就4岁能用手风琴演奏,6岁就参加音乐比赛,8岁就可以给小朋友授课了,10岁举行钢琴独奏会,15岁就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

马勒谙熟博大精深的欧洲音乐传统,把无比丰富的旋律和配器技巧融入到他的交响曲创作中,成就了他音乐史上的地位。

【四重悲剧】

和宝宝不同,马勒的人生悲剧似乎是上天注定的,而他又把自己的不幸揉入到作品中,谱出了音乐史上绝无仅有的乐章。

血统悲剧。马勒是犹太人,在他生活的时代,反犹主义正甚嚣尘上,让他无时无刻不受到“非我族类”的端怀疑和蛮横排斥。

出生悲剧。马勒生于波希米亚的克里希特(Kalischt),这里今天属于捷克,而之前的很长时间,则是奥匈帝国的属地,但这里靠近德国边境,德语为其唯一的官方语言。

就象克里希特纠结而尴尬的归属所隐喻的,马勒自15岁离开故乡,终其一生再未返回,而他又耗尽一生在寻找自己的“故乡”。

他常说:“我在三重意义上来说,都是无家可归的人。在奥地利人眼中,我是波希米亚人;在德国人眼中,我是奥地利人;而对于世界,则是犹太人,到任何地方,我都是不被接纳的客人,绝对不受欢迎。”

童年悲剧。马勒的父亲显然是个粗人,对待妻子很很糟糕,在孩提时代,他就目睹了父母之间的争执,当他不堪忍受夺门而出时,却看到有人在当街演奏欢快的小曲《你爱奥古斯丁》。马勒认为,从那一刻起,深痛悲剧和轻快娱乐之间的联系无可避免地固定在他的脑海中,深深影响了他的音乐。

马勒小时候,有人问他长大了想干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一个殉道者。”

最后一点,家庭悲剧,这点和宝宝类似。说到马勒的家庭,不得不谈那位小他19岁的妻子阿尔玛(Alma Maria Schindler 1879—1964)


【风中新娘】

提到阿尔玛,除了名字里都有个ma字以外,还有个共同点,身边从来不缺大把的追求者。马蓉据说是西北大学的校花,而阿尔玛更是出身名门,父亲是奥地利皇室画家兼男中音歌唱家,母亲是著名演员,她16岁就以美貌、博学和艺术天分倾倒众生。


1902年,23岁阿尔玛被马勒致命才华和成熟风度一击而中,拜倒在马勒的指挥棒下(这样说怪怪的~~)。

婚后的生活甜蜜而幸福,马勒曾在乐谱上写到:“阿尔玛,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然而幸福却总是那么短暂。

阿尔玛热爱音乐,也有不错的音乐天赋,本想近水楼台,在音乐上表现一番,无奈马勒可不这么想,只要求她成为躲在深闰的贤淑的贵妇。

1907年,长期在婚姻中被忽视的阿尔玛又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儿,她再也承受不了这些打击,患上了严重的肺病。


忧伤的她独自去了一个温泉疗养区度假,在这里阿尔玛遇到了24岁的德国建筑师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已经对马勒极度失望的阿尔玛需要一段感情来疗治自己的伤痛。

这段情人关系因为1910年格罗皮乌斯给阿尔玛的一封热辣情书被马勒看到而曝光。

那时没有微博,如果有的话,估计马勒也会象宝宝一样义愤填膺,发出最后通牒吧。

【终曲】

马勒毕竟是音乐家,愤怒归愤怒,这件事也促使马勒反省自己倒底做错了什么。

马勒特地赶到荷兰,请求他的朋友弗洛伊德(对,就是那个精神学家)对他进行了4小时的精神分析。

其实马勒一直是弗洛伊德的重要病人和观察对象,弗洛伊德曾说:“研究马勒,让精神分析跨一大步。

然而,天不遂人愿,正当他和阿尔玛准备重新开始时,马勒的身体却越来越差,没过多久就因心绞痛溘然长逝。

【反思】

婚姻的幸福有很多维度,质量很重要,长度也很重要。假如我把天长日久当成一种标准的话,那双方之间的平衡是很重要的。


在马勒的悲剧中,马勒的如日中天和阿尔玛的高山仰止,掩盖了双方出身、年龄、性格之间的鸿沟,可以说,在他们结合之初,悲剧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

回过头来看宝宝,人家的家庭生活当然不足我们这些外人道来,不管在公开场合怎么秀恩爱,从事后诸葛的角度,也难免看出些不平衡的蛛丝马迹来。

婚姻是公平的,不管你有多少的权力、才华和财富,花前月下的浪漫容易,柴米油盐的日常最难,稍不注意,就会变成一地鸡毛的狗血剧。

最后只能祝福宝宝。

-end-

更见

只为更深切看见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