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订版第八十七期 浪漫主义VII

米花米缸2021-11-15 09:49:52

点击上方米花米缸”一键关注

每天更新,免费订阅,微信号:mihuamigang

第127期,亨利·富塞利Henry Fuseli1741-1825年)瑞士浪漫主义画家,大部分时期在英国度过,皇家艺术学院终身院士,作品以强烈明暗对比著称。

The Nightmare梦魇

101.6*127厘米,1781年,油画,美国底特律美术馆

背景:作品是富塞利最著名的作品,存有多个版本。富塞利爱慕的女人刚刚在家长干预下另嫁他人,作品同时展示了作者未实现的色情梦境,以及一个女人噩梦的场景。18世纪心理学处于迅速发展的时期,人们也逐渐了解到潜意识的存在,梦境也成了艺术家们探索的领域。

赏析:精心布置的卧室,沉睡的女人在深红黄、赭石色衬托下,头从床的一侧垂下,她伸长的脖子毫无生气,梦魇坐在女人身上露出凶光,一匹马从红色天鹅绒垂帘后面探出头来(“马”在北欧神话中是噩梦和恐惧感觉的代名词)。

Thor Battering the MidgardSerpent托尔大战巨蟒

133*94.6厘米,1790年,油画,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背景:创作于法国大革命期间,是富塞利在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作,取材自北欧神话。雷神托尔是充满邪恶力量的巨蟒耶梦加得的宿敌,双方多次交手,在最后正邪交战的打斗中双方同归于尽。

赏析:作品展示了双方的一次战斗,作为英雄人物出现的托尔乘小船,从黑暗的环境中脱颖而出,用牛头作诱饵吸引耶梦加得从海面升起,大无畏地与之战斗,同行的巨人希密尔畏缩在船尾,左上角出现了诸神之王奥丁的身影。

Falstaff in Laundry Basket福斯塔夫藏身洗衣篮

137*170厘米,1792年,油画,瑞士苏黎世美术馆

背景:富塞利制作了一系列莎士比亚戏剧主题画,此图取材自喜剧《温莎的风流娘儿们》。福斯塔夫是一个破落的风流老骑士,盘算着拈花惹草却三番四次被女人们联手戏弄。

赏析:肥胖丑陋的福斯塔夫原以为勾搭上了已婚佳丽,谁料先有佳丽的闺蜜到访,后又闻仆人通报男主人前来抓奸,无奈之下躲进洗衣篮。仆人和女人们一边隐藏福斯塔夫,一边露出会心微笑,准备把他扔到水沟里去。

第198期,阿尔弗雷德·雷特尔Alfred Rethel1816-1859年)德国画家,浪漫主义晚期历史画家,少年成才,英年早逝。

Nemesis涅墨西斯

92*48厘米,1837年,油画,圣彼得堡冬宫

背景:涅墨西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代表了无情的正义,惩罚傲慢者,追杀犯罪的凶手。

赏析:空旷的原野,晚霞渐散,夜幕降临;杀人犯手里拿着匕首逃跑狂奔,复仇女神张开翅膀漂浮在空中跟随,她左手拿着象征时间流逝的沙漏,右手提正义的复仇之剑,面无表情,姿态高贵而暗含暴力。

The Battle of Cordoba科尔多瓦战役

61*71厘米,1849年,湿壁画,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宫博物馆加冕大厅

背景:查理大帝(742-814年)在欧洲建立了盛极一时的法兰克王国加洛林王朝国王,也将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也是法式扑克上红桃K的人物。大厅系列作品记载了查理大帝传奇的一部分,是德国19世纪最重要的战争场景艺术品之一。

赏析778年查理大帝带领军队在科尔多瓦迎战撒拉逊人,他骑着蒙眼战马冲在前线,所向披靡,战场上除了十字旗和鹰旗,左侧飘扬着代表德国的黑、红、金三色旗帜。

The factory Mechanische Werkstätten Harkort & Co.德马格起重机械有限公司(前身)1834

背景:工业革命始于18世纪下半叶的英国,后陆续普及到欧洲各国。此德国工厂1819年建厂,后来专注于起重机制造,至今健在。

赏析:蓝天白云下,四周还是乡村之地,现代化工厂拔地而起,厂房密集,大大小小的烟囱冒出滚滚黑烟。


第362期,约瑟夫·安东·科赫Joseph Anton Koch1768-1839年)奥地利画家,在罗马受到洛兰(第17期)等早期风景画家影响,早期为新古典,后转向德国浪漫主义,崇尚英雄史诗式风景创作。


Heroic Landscape withRainbow有彩虹的史诗风景

109*96厘米,1824年,油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赏析:此图是相同构图的4个版本之最后一个,被科赫称为“希腊山水”的代表作之一。上空一轮彩虹象征了大洪水之后的永恒平静,带领观赏者游览世外桃源。远景呈蓝色主色调,以萨勒诺(Salerno萨莱诺,意大利南部港市,邻近著名的希腊遗迹区Paestum帕埃斯图姆)的海岸为布景,起伏的山丘、郁郁葱葱的植物、蜿蜒的入海河道和悠闲愉快的牧羊人,呈现出人类理想的黄金时代生活。


Raub der Proserpina劫持普洛塞尔皮娜

135*98厘米,油画,私人收藏

背景:普洛塞尔皮娜是谷物女神的女儿,被冥王劫持去阴间成为冥后。失去女儿的谷物女神无心种植,大地荒芜。经双方协调决定,普洛塞尔皮娜每年在人间陪母亲6个月,这时万物生长;另外6个月要在地府做冥后,万物枯竭,四季形成。

赏析:红褐为主色调,从近到远逐步上升的构图,色彩减淡,直至闪亮的雪山之巅岩浆喷发,冥王(Pluto,普鲁托)驾着马车将少女劫持腾云而去,只留下失去女儿的母亲仰天哀叹。地狱的冥王有了冥后,人间万物却随之枯萎,毫无生机。


The Schmadribach Falls施马德里巴赫瀑布

132*110厘米,1822年,油画,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

赏析:以阿尔卑斯山脉伯尔尼高远的施马德里巴赫瀑布为原型,将现实中的山水元素重新组合,并为山巅添加雪顶丰富了画面,而细节描绘则保留了大自然的坚不可摧、神圣不可侵犯,充分呈现“英雄史诗”风景画的含义。


第644期,亨德里克·里斯Hendrik Leys1815-1869年)比利时19世纪中期最重要的画家、版画家,浪漫、现实主义,主要以复古风格重现佛兰德15-16世纪历史事件,阿尔玛-塔德玛(第480期)的老师,受封男爵。


Albrecht Dürer Visiting Antwerp丢勒到访安特卫普

210*140厘米,木板油彩

赏析:根据丢勒(第20期)1520819日日记,他在圣母升天节之后的那个周日去了安特卫普圣母大教堂,整个城市的的人都涌上街道,各阶层、行会都组团跟着拿蜡烛打独特旗号的领队。市民队伍有金匠、画家、石匠、木匠、水手、渔夫、屠夫、制革工、裁缝、厨师、鞋匠;军队的火枪、弓箭、骑兵、步兵,贵族官员;还有特殊的寡妇队,裹着从头到脚的亚麻布长裙;到达教堂,牧师全副盛装,围绕着20人抬着圣母子圣像……


The Edicts of Charles V查理五世条令

138*245厘米,1861年,木板油彩,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背景:查理五世(1500-1558年)是神圣罗马帝国(德国前身)、西班牙皇帝,同时统治了低地国家,1520-1550年期间颁布11道法令,驱逐、处死新教徒。安特卫普从15世纪末开始吸引大量外国人,特别是犹太人和新教徒,逐渐成为欧洲新的经济文化中心。16世纪后期,尼德兰资产阶级革命爆发,通过圣像破坏运动反天主教所谓的骗人圣物及迫害新教徒。

赏析:繁华城市的街景尽头露出安特卫普大教堂的尖顶,前景小石块铺成的道路上可见下水道排水系统,路中间官派人员宣布皇帝指令,他身后跟着一队扛长矛的士兵;人群中有不同种族,表现出惊讶、失望、哀伤、无助、愤怒、沉思等不同情绪。


Faust and Marguerite浮士德和玛格丽特

100*177厘米,1856年,木板油彩,费城艺术博物馆

赏析:取材自歌德(参见2016328日特刊《图解神叉人物I--歌德》)著名诗剧《浮士德》的复古创作,安特卫普中世纪教堂内景,人物也是中世纪着装。左侧铁栅栏外,浮士德身后跟着魔鬼,眼见谦逊、身份低微的玛格丽特的出现,她眼睑低垂,红唇粉面,浮士德即向魔鬼索要眼前这个女人的爱情。


第691期,沃伊切赫·格尔森Wojciech Gerson1831-1901年)波兰画家,浪漫、现实主义,培养大批新浪漫主义时期画家的华沙美院教授,以表达爱国情怀的历史主题、乡村生活、家乡山水著称。


The Ghost of Barbara Radziwiłł王后魅影

189*281厘米,1886年,油画,波兹南国家美术馆

背景:相传16世纪的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二世(Sigismund II Augustus)的妻子芭芭拉去世,悲伤的国王请求塔多斯基(Twardowski,波兰文学中浮士德式出卖灵魂求名利的人物)召唤王后的魂魄。这面成功实施招魂术的魔镜现存Węgrów大教堂。


The Assassination of Przemysł II in Rogoźno在罗格伊诺刺杀彼让密诸二世

61*91厘米,1881年,油画,华沙国家美术馆

背景:波兰分裂200多年后,到13世纪末终于迎来了正式加冕的国王彼让密诸二世,重新回归王权;结果不到一年时间就被政敌刺杀,受伤出逃没多远死掉,葬在路旁。西方古文明历史中弑君比较常见,到了中世纪受宗教影响反而较少(弑君背叛要下地狱受终极煎熬,参见16428日特刊《图解神叉人物II-但丁之神曲》),文艺复兴之后又逐渐多起来。


Casimir the Restorer returning to Poland复位者卡西米尔回到波兰

231*290厘米,1887年,油画,弗罗茨瓦夫国家美术馆

背景:波兰在11世纪的分裂为多个自治领地,驱逐了本该即位的卡西米尔。在得到外来兵源支持之后打回并重新统一波兰。

赏析:前景十字架下面压着一个牧师的尸体,圣经和圣餐饼散落在地上,骑马的国王双手合在一起祈祷,远景可见他带领的军队跟随而来。


The Reception of the Jews接纳犹太人

154*231厘米,1881年,油画,华沙国家美术馆

背景:卡西米尔三世是14世纪波兰国王,波兰历史上唯一的“大帝”,接手刚刚重新统一的烂摊子之后让国家变得强大的明君。接纳犹太人为臣民,优待并承认他们的特权,严令禁止绑架犹太小孩强行实施基督教洗礼,犹太人安居之后迅速增长。


第756期,塞缪尔·科尔曼Samuel Colman1832-1920年)波兰美籍风景画家,第二代哈德逊河画派,师从杜兰德(第574期),足迹遍布欧美,战后成为美国水彩画协会创建人及首个会长。


Storm King on the Hudson哈德逊河上的风暴王号

82*152厘米,1832年,油画,华盛顿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赏析:哈德逊河是美国风景画家们钟爱的题材,尤其画中当剧烈的风暴聚集在风暴之王的山脊上的场景蔚为壮观。1866年,这条河流已经成为南北间商业和旅游的重要枢纽,画中地点又正好是北方水路来的货物在此下载然后上火车转运至南方去的交汇处。还有几艘帆船渔船点缀其间,与忙碌的口岸形成强烈对比。


The Hill of the Alhambra, Granada格拉纳达,阿尔汗布拉宫山景

121*184厘米,1865年,油画,纽约大都会

背景:又称红宫(外墙多用红色砂岩),14世纪摩尔人修建,位于险要山巅,外部呈城堡要塞,内部亭台楼阁齐备,阿拉伯式花园、先进完备的无动力水利设施喷泉系统,室内遍布精雕细琢的繁复雕饰,被誉为西班牙最美伊斯兰教建筑。


Late November in a Santa Barbara Cañon, California 11月的加州圣芭芭拉

31*38厘米,1888年,水彩,布鲁克林博物馆

赏析:摆脱哈德逊河画派之作,尝试用暗淡之色来展现画家经常游历的美国加州和墨西哥之间的干旱地区的风景。

第953期,埃玛纽埃尔·洛伊茨Emanuel Leutze1816-1868年)德裔美国画家,浪漫主义历史,少年丧父以画肖像为生,青年欲大展拳脚又逢经济恐慌,回乡继续修炼,中年功成名就,作品成为美国标志代表。

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

379*648厘米,1851年,油画,纽约大都会

背景: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华盛顿领军在1776年圣诞夜强渡特拉华河,以极小代价大败英国黑森雇佣军占领特伦顿,士气大振之后扭转了整个战争的不利局势。初次创作经历画室火灾-修复-二战炸毁,后来重画,成为美国艺术名作。

赏析:巨幅作品以华盛顿所乘小船为主导,船上12人,华盛顿和他的两个指挥官穿蓝色陆军装佩戴军衔;另外九人属民兵组织,三个船头划桨的分别是黑肤非裔、戴格子汗带苏格兰裔、戴浣熊皮帽的美国土著;两个戴宽边帽的农民被冻得卷缩着,船尾的美国土著穿民族软皮平底鞋、裤子帽子都符合其血统特征;这些细节揭示了美国殖民地卷入独立战争的各方力量。

Westward the Course of Empire Takes Its Way帝国西进

610*910厘米,1861年,壁画,美国国会大厦

赏析:美国西进运动历时一个世纪,为了拓宽疆土,缓解东部土地资源匮乏的压力。画面队伍中混杂有探险者,求生存的举家男女,山区导游,货运马车,骡车,借鉴圣经步向应许之地的格调,左边是旧金山湾入口,右边是一片山谷,象征沿途的坎坷艰辛。

The Storming of the Teocalli攻陷提克神庙

1848年,加州大学

赏析:描述了1521年西班牙军队入侵墨西哥特诺奇蒂特兰,受到当地土著顽强抵抗,遭受围困的西班牙军队经过奋力苦战,攻陷提克神庙,焚烧推翻捣毁寺庙,摧毁象征墨西哥文化和信仰的神像,画面中是双方在寺庙顶端作最后的殊死战斗。

第975期,安德鲁斯·舍富奥特Andreas Schelfhout1787-1870年)荷兰画家,海牙画派先驱,浪漫主义风景特别是冬季冰封运河著称,户外写生草图为基础,呈现无枯树弃屋,不完全符合实景的完美画面。

Winter landscape withskaters, Haarlem in the distance溜冰冬景,远眺哈勒姆

32*44厘米,木板油彩

赏析:傍晚暖光笼罩下的天空占据大部分空间,光线在地上的冰雪之间形成多种变化,低观察点让视野更开阔,透视法原则下随着络绎不绝的人群推移至地平线,风车、教堂尖顶都是哈勒姆的地标建筑,将天地两部分连接起来。

Landscape near Haarlem哈勒姆近郊

1839年,木板油彩,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赏析:广阔天空为主导的低地夏季风景,地面横向与斜线的交叉布局增强纵深,分割的区域在明暗之间呈现丰富变化,符合自17世纪以来荷兰艺术家们观察自然与天气的兴趣。

Winter and Ice Landscapes冰冻冬景

赏析:微风晴日,但地平线聚集了滚滚乌云向城市上空推移。拥挤的人群踩着溜冰鞋、雪橇路过,忙着张罗生意,闲逛打望,坐在一旁休息,都在冰面上投下长长的影子。

Skating in Holland荷兰溜冰场

1846年,木板油彩,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赏析:蓝粉为主色调的天空增强冬季的寒冷之感,右侧的风车确立了荷兰的地方特色,但人物装束并不像19世纪,更多是对过往传统风俗的回顾。

第996期,约翰·托马斯·隆德拜Johan Thomas Lundbye1818-1848年)丹麦画家,民族-浪漫主义风景、动物,世外桃源般的古迹遗址、纯净乡野为主,获得学院游学奖学金,参加第一次石勒苏益格战争的第8天殒命,年仅29岁。

Kolås Wood. Vejrhøj

24*33厘米,1846年,油画,丹麦国家美术馆

赏析:隆德拜出生地近郊,当地的地标风景。地平线将画面平分为上下两部分,水域边缘模糊了天地的界限,树木集中在右侧,从纵向穿越水体,上顶天下立地,为观赏者在左侧留出广阔的远眺视野。

A Danish Coast丹麦海岸

189*256厘米,1843年,油画,丹麦国家美术馆

赏析:拼凑了各种元素的非实景作品。呈对角线的悬崖,在渺小过路人的衬托下更显雄伟,绿地土坡、阳光阴影、海水浪花、天空云彩,共同完成了多变的色彩交织。

Two Cows in an Open Field开阔地的两头奶牛

47*63厘米,1845年,油画,丹麦国家美术馆

赏析:视野开阔的牧场,观测点与卧在地上懒洋洋晒太阳的牛平行,牛半眯着眼与观赏者对望;旁边另一只则笔挺站立,向远方低哞,让人好奇它在左侧画框外看见了什么。

Sørup Vang

57*73厘米,1841年,油画,哥本哈根奥德罗普格美术馆

赏析:随着坡度起伏,一条泥泞的道路蛇行般弯弯曲曲穿过牧场,将明暗变化中的乡村风光连接起来,没有严格按照线性透视构建空间,重在强调此情此景的独特性。

第997期,卡尔·弗里德里希·莱辛Karl Friedrich Lessing1808-1880年)德国画家,杜塞尔多夫画派,美院院长,浪漫主义历史、风景为主题,时常描绘城堡废墟、荒凉墓地、独行骑士盗匪、寡居僧侣。

Royal Couple Mourning fortheir Dead Daughter王室丧女之痛

215*193厘米,1830年,油画,圣彼得堡冬宫

赏析:取材自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路德维希·乌兰特的民谣诗歌,描述海边城堡中的一对国王和王后身着丧服神情哀伤的悼念他们逝去的女儿。

Hussite Sermon胡斯布道

223*293厘米,1836年,油画,柏林老国家艺术画廊

赏析:胡斯是捷克波西米亚地区新教改革的先驱者之一,这次宗教运动是由社会问题引发的,也导致了捷克国家意识的增强。画面中心的胡斯站在森林斜坡上,正在向普通民众布道,他们中有军士、农夫农妇、儿童等,围绕胡斯身旁或立或跪,左上角远景有带火光的村镇。

Chapel in the Woods森林中的教堂

48*63厘米,1839年,油画,老国家艺术画廊

赏析:浪漫主义风景,教堂坐落在海边山崖上,山下以及海面阴云密布,象征着黑暗和神秘的地下势力,森林环绕象征着从上而来的生长与启示,教堂俯瞰的平原被乌云低垂笼罩,而云层上面则光亮清晰,教堂里面透着灯光,沿途山路通向教堂,象征着向上可以接近上帝与获得救赎。

The Robber and His Child强盗和他的孩子

42*49厘米,1832年,油画,费城画廊

赏析:劫掠落败的强盗沮丧的坐在山崖间,手臂温柔的庇护着他的孩子,因为生活所逼挺而走险,抢劫偷盗既不专业还没收获,山下河流弯曲引伸出的城镇风光宁静而遥远,反映出现实的残酷,画面令观者产生同情感。


往期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米花米缸 查看历史消息;或对话框回复数字(如查看第1期则回复 1 ,查看第2期回复 2,以此类推,由于系统限制只能自动回复1-200期内容)

意见反馈邮箱:mihuamigang@qq.com

接受友情赞助,支付宝账号:18011787045

Your donations make this we-media possible,thanks!

以上内容由米花米缸翻译整理汇编,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完整信息,谢谢!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