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乐魂——浪漫主义钢琴大师肖邦的传奇人生

橄榄古典音乐2018-06-21 15:17:12


文/王彤 高保真音响杂志授权转载

转载需与我们联系


提起钢琴的音乐世界,我首先想到的是波兰作曲家、钢琴家肖邦。著名指挥大师富特文格勒曾说:“他有点嫉妒钢琴家,因为肖邦是属于他们的”。而我们与肖邦并不算陌生:早在1955年傅聪先生在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已取得第3名的好成绩;之后的李铭强在第七届肖邦钢琴大赛上赢得了第四名;而世纪之交的2000年,年仅18岁的李云迪和昔日的师姐陈萨分别夺得了冠军和第4名的成绩。

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肖邦(Frederic Francois Chopin 1810-1849)出生在华沙的郊区热拉佐瓦·沃拉。其父为法国人,母亲为波兰人。肖邦自幼喜欢民间音乐,后学习钢琴。7岁就写了《波兰舞曲》,8岁就开始举办音乐会,17岁做出名曲《降B大调 变奏曲》(作品第2号),21岁在巴黎得到认可。在异乡的漂泊生涯中,内心却永远怀着对祖国的爱。他的青少年时期正是民族解放运动高涨的年代,所以肖邦是个非常爱国的作曲家。肖邦一生几乎是专门为钢琴作曲的大师。他虽生于波兰,但有一半时光在法国度过,他用钢琴战胜自我,实现理想,抒发爱国之情,在热切的思乡之情下,谱出了一幕传奇的人生戏剧。肖邦晚年的生活是非常孤寂的,痛苦地自称是“远离母亲的波兰孤儿”。他临终嘱附姐姐把自己的心脏运回祖国,可见他深沉的爱国之情。



肖邦一生的创作大致可以分为波兰时期法国时期

闪光童年勤奋聪颖的小作曲家
肖邦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独特的音乐天分。在家庭浓厚的艺术氛围中,肖邦拜名师刻苦学习,博采众长,7岁时曾被人们誉为“莫扎特的继承人”。

学院生活音乐天才
在华沙音乐学院三年的学习中,研究学习了大量巴赫和莫扎特的作品,写出了《“把手给我”变奏曲》,被音乐评论家舒曼评为天才之作。肖邦不是拘泥刻板的人,对和声、对位法和管弦乐法都不大理睬,唯独对钢琴独奏的创作方面最为感兴趣。肖邦觉得按严格的规矩作曲枯燥乏味,是令人头疼的一件事。

初显峥嵘维也纳之行
1829年肖邦在昔日的音乐之都维也纳举行了两场音乐会,非常成功。这次维也纳之行后,肖邦大大丰富了自己的阅历。1830年肖邦完成了两首早期最为重要的钢琴协奏曲,这标志着肖邦已经走出了学生时代,开始走向成熟和自信。这些作品远不同于以前的创作,曲风更加优雅、高贵、华丽、富有年轻人的朝气,同时也具有浪漫主义的感伤情调。同年,在华沙首演引起了轰动,肖邦得到了听众的认同。

风格的转变:“花丛中的大炮”
戏剧性冲突和悲剧性在肖邦的作品中是贯穿始终的。早在1831年秋,肖邦得知华沙起义失败,祖国的沦陷消息后,曾一度在精神上陷入极大的悲愤和痛苦之中,这促使他的音乐创作从风格到内涵发生了明显的转变。身在异域的肖邦眷恋故土,他在自己的创作中揉进了浓浓的爱国之情,以表反抗。肖邦有一句名言是:“我愿意使我的作品成为战歌”。与华沙时期的创作相比,肖邦在自己音乐中的确迸发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人心灵的悲剧性力量。我们知道,从1830年11月至1831年9月,肖邦离开祖国赴巴黎途中,曾在维也纳客居十个月,之后又途经斯图加特。虽然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但肖邦在思想、感情上发生了他一生中的一次重大转折。《b小调谐谑曲》(作品20号)、《练习曲》(作品10第12首“革命”)以及《前奏曲》(作品28第24首d小调),很有可能是在这种情感受到极大震撼的情况下构思并完成的。伟大的音乐家舒曼曾说:“如果北方的强国的专制暴君知道,在肖邦的创作里、在他的玛祖卡舞曲的质朴的旋律里,隐藏着多么危险的敌人,他一定会禁止音乐。肖邦的乐曲乃是遮掩在鲜花里的大炮。”

浪漫艺术之都:巴黎的辉煌
19世纪的巴黎被人们誉为“艺术之都”。是一个色彩丰富而又不断动荡的城市。在肖邦到来之前的半个世纪中,巴黎经历了大规模的变革与暴动。刚到巴黎的肖邦生活潦倒,但对于肖邦来说,巴黎是一个艺术家云集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冒险与欢乐的大都市。肖邦发现自己很快便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与这里的人相处甚欢。1832年,肖邦在巴黎举行的第一场音乐会使他一举成名。还结识了钢琴大师李斯特和文学家雨果等艺术精英。正是因为这次音乐会的成功使肖邦名声大噪,肖邦更是兴奋不已,这次演出使肖邦风靡整个巴黎。李斯特对肖邦非常的仰慕,在他给肖邦写的传记当中推崇备至。肖邦从此成了沙龙的宠儿,结识了大量名流,从作曲家、钢琴家、到钢琴教师,甚至很多王公贵族的千金都来肖邦这儿学钢琴,肖邦都是幸运的。肖邦是如此文雅大方、彬彬有礼和英俊潇洒,他上课时简直就像是一个王子,总是戴着白羊皮手套,

令许多年轻女孩都对他怀有敬慕之心。肖邦从此收入颇丰,随着收入的增加,肖邦可以住更豪华的房子,进行刻苦创作。肖邦在巴黎的声望以如日中天,他被贵族接纳,也为音乐大众所喜爱。他穿梭往来于豪华的宴会之间,在这个浪漫之都,肖邦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感觉,他被公认为大师。

相识、迷恋:与乔治·桑相处的岁月

1837年,乔治·桑(George Sand)走进了肖邦的生活,这位个性独特的女作家极大地激发了肖邦的创作热情,在一种他从未经历的激情支配下,他的音乐想象力达到高度兴奋的程度,这种状态几乎一直保持了9年。


乔治·桑总是身穿男装,抽雪茄,还比肖邦大6岁。肖邦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一点儿也不好,曾拒绝乔治·桑家举办宴会的邀请,但不久就被她的魅力征服了。乔治·桑是一位在政治上非常激进的人,她对波兰的沦亡非常同情,无疑是她影响了肖邦对时局的关注,而乔治·桑又是一位非常有音乐素养的人,我想这就是他们之间感情的基础吧!为了肖邦能过一个暖冬,乔治一家决定前往马略卡岛,就是在这里,肖邦完成了著名的24首前奏曲。他们在那儿找到了真正的幸福,之后他们又抵达桑夫人在诺昂的乡间别墅,那儿阳光煦暖,景色迷人,他们在那儿度过了愉快的一段生活,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肖邦生命历程中最欢乐的日子。肖邦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从前面的失恋、痛苦到如今和乔治·桑由相识到理解再迷恋,似乎尝到了幸福的感觉。在诺昂期间,肖邦的创作生涯达到了他音乐历程的顶峰,他的乐思像泉水一样喷涌,写出了一首又一首迷人的乐曲。记得有位肖邦传记作者曾说:“这些年是肖邦鸣唱天鹅之歌的岁月”



生命之歌:最后的决裂
暗淡孤寂的晚期(1847-1849),使之肖邦生命的最后三年,这是他一生最黯淡、最孤寂的日子。由于多方面原因,他的创造力急剧衰退了,在笔者看来,最大的打击莫过于和乔治·桑的决裂,这是由家庭生活中的情感、道德观念的分歧造成的。据笔者回忆,电影《爱的渴望》中曾表现了肖邦与莫里斯之间的争执与不合,还有乔治·桑怀疑自己女儿弗朗热喜欢肖邦。我想无论如何,这对肖邦脆弱的身体是有影响的。二人分手后,再加上亲人和友人的相继离世,都会加剧肖邦走向灭亡的速度。

伦敦之旅
在肖邦即将结束生命的前一年,应学生史特琳之邀去伦敦旅行。为了援助波兰难民,表达爱国之情,肖邦在伦敦成功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在众人面前他还是那么优雅、自信、但谁也料想不到演出刚一结束,他就倒在后台了。1848年11月6日,他开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场音乐会。

客死异乡:天鹅临死前的歌声
《f小调马祖卡舞曲》(作品68之4)是肖邦的最后一首压轴之作,是在作曲家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创作的,他那难以言喻的忧伤、悲凄和孤独的心境,在曲中得到了极其细腻深刻的表现。肖邦的一生都在创作马祖卡,他或许没有想到,他竟是以这样一首马祖卡来与这个世界和它所热爱和怀念的故土和亲人作最后的诀别。

波兰民族之魂

肖邦是第一位在自己音乐中强烈突出波兰斯拉夫民族气质的伟大作曲家。祖国沦亡造成的巨大精神和情感难以排解的创伤,眺望故土的乡愁、社会境遇和故乡亲人友人的生离死别带来的孤独和忧伤无不影响着肖邦的音乐创作。对成长和生活在浪漫主义氛围中的艺术家来说,爱情体验无疑是构成他们整个精神生活的重要部分,深深地影响着他们的情感世界,肖邦则更是如此。无疑,肖邦是个强烈的爱国者,所以,即便他后半生是在法国度过的,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对祖国的思念与关怀。他用音符叙述着祖国的苦难与艰难,寄予着祖国独立的梦想。肖邦不愧是波兰人民的儿子。


肖邦故居纪念馆[波兰]


肖邦对后世的影响及对钢琴的贡献是可想而知的。肖邦音乐讲的是自己,作品中的忧郁和感伤总是散发着一种迷人的芳香,这一切都是在生活中体验和亲身经历的。直至今天,“肖邦热”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还在感悟、理解并演奏着肖邦的音乐,并在此基础上,将肖邦音乐中所蕴含的那种生命体验融入到自身中。39岁的生命是短暂的,犹如流星划过夜空的一刹那,他成了波兰与世界之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乐曲里的光辉照亮了整个音乐世界。





Q:商务合作、投稿?
A:
请邮件liujie@ganlan.com.cn

Q:加入橄榄古典音乐粉丝群?
A:
【微信群】请加小编个人微信(ID:ganlanmusic)

私信小编,由小编邀请进入以下微信群:

全国讨论群:自由讨论音乐,一群已满,可加新建的二群

分享不聊:只分享音乐资源、介绍、心得,不聊天哟

琴童家长群:家有熊孩子学音乐,家长一起来交流

票务转让:转让部分音乐会票

地区群有:上海群 北京群 广东群 江浙群

其他地区群即将开设


【QQ群】362153961 音乐分享


点击文章下方 阅读原文 可以在橄榄网站上查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