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王羽佳 民族乐派与浪漫主义在2017年的碰撞与交融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2019-12-14 06:53:59



王羽佳照片©️Rolex-Fadil Berisha

1月6日与7日的两场音乐会,我们将聚焦两位来自欧洲的民族乐派和浪漫乐派巨匠:巴托克圣-桑。同时,在吕嘉的带领下,王羽佳和我们将继续巴托克全套钢琴协奏曲的探索之旅。


巴托克                                      圣-桑

巴托克的三部钢琴协奏曲有时会被解读为他在三个不同人生阶段的内心写照:最初的他,让才思以近乎狂暴和泛滥的方式迸发和流淌,随后便不再做空泛的宣泄,而是把热情熔作精妙宏大的架构,又在最后让一切重回淡泊轻盈。第二钢琴协奏曲于1933年在法兰克福首演时,纳粹已经完全控制匈牙利,他便拒绝回家乡上演这部作品。第二协奏曲的难度比起第一协奏曲有过之而无不及,整部作品里钢琴家只有短短23小节休息,快板之“快”只能用“密集”来形容。钢琴家席夫认为,这部能让人弹断手指的协奏曲,几乎是他有生碰过最难的作品,而每次弹奏都恨不得会血洒琴键。但巴托克没有仅凭传统意义的“难”去哗众取宠:凭着瑰丽的音色和超难的技巧,巴托克在其中编织了一个精彩的拱形结构,还在华丽宏大的音色中精巧营造了无数细节。第三钢琴协奏曲是巴托克的人生谢幕之作。1945年9月,身患重症的巴托克在纽约家中缓缓走向生命尽头,他想用最后的气力完成这部作品,并将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爱妻。死神并不慷慨,巴托克9月26日离开人世,而作品仍然没有完成。所幸,他的朋友赛利(Tibor Serly)按他的嘱托和想法完成了最后17小节。第三协奏曲没有厚重复杂的配器和音色,却以晴空万里的简单与淡泊带给我们无限的感动。



在贝多芬逝世之后19世纪的欧洲,交响乐创作的主流仍然是德奥作曲家的作品,法国作曲家难以打破这种局面,圣-桑第三交响曲的问世虽没有令法国交响乐作品的地位异军突起,却也在灿若繁星的交响乐作品中留下了令人深刻的特别印记。在受到伦敦爱乐协会的委约之后,圣-桑为伦敦圣詹姆斯音乐厅中的管风琴谱写了这首别称为“管风琴”的交响曲,在首演时才发现他钟爱的那架管风琴已经被更换,虽然管风琴的演奏效果没有达到圣-桑所构想出的宏伟音效,但这丝毫不影响这部作品在伦敦与巴黎的成功首演。






音乐会·艺术家

钢琴家·王羽佳


©️Norbert Kniat - DG

王羽佳是一位出色的钢琴家,魅力十足,极具当代艺术气质。她技艺精湛,令人叹为观止,只能用“音乐家”来形容她。2007年,她与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首次登台表演,实现个人生涯的突破,而当时她还是柯蒂斯音乐学院的一名学生。自那之后,她便引发了国际上的轰动,成为世界各大知名管弦乐团的“宠儿”。王羽佳早期受到许多知名大师的栽培,其中就包括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夏尔·迪图瓦和以及已逝的克劳迪奥·阿巴多。如今,她是最受追捧的钢琴独奏家之一。除了演奏所有的协奏曲保留曲目外,王羽佳还狂热地投入到室内音乐和独奏中,全球的演奏厅和节日活动上都能见到有她的身影,自2009年起,羽佳成为德意志留声机公司的专属的艺术家,至今已发布三张独奏专辑以及两张协奏曲专辑,并两次荣获格莱美奖提名。羽佳精湛的演奏技法与别致的演奏风格让人听得如痴如醉,目前她已经成为电视纪录片的主角,许多艺术、文化和时尚杂志也争相报道她的情况。此外,她还是劳力士品牌大使和施坦威艺术家。

2016/17乐季王羽佳“荣耀归来”担任国家大剧院“驻院艺术家”,这也是她首次与中国艺术机构展开深度合作。在本乐季中,她与吕嘉、吕绍嘉两位指挥家并肩演奏充满挑战的巴托克全套三部钢琴协奏曲,再次与乐团重温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并带来多场精彩的室内乐及独奏演出。了解更多王羽佳的驻院艺术家计划请点击→驻院艺术家 | 王羽佳:在国家大剧院展现多样的我

管风琴家·沈凡秀



沈凡秀,管风琴家、羽管键琴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硕士,管风琴师从鲁道夫·舒尔茨教授,羽管键琴师从高顿·莫瑞教授。在国内开创羽管键琴和管风琴以及巴洛克音乐演奏的教学工作,创建北京国际巴洛克音乐节并担任艺术总监、创办清新巴洛克乐团并任艺术总监。作为首位中国管风琴演奏家,她应邀在德国斯图加特国际管风琴之夏音乐节、俄罗斯圣彼得堡白昼音乐节、日本活水大学和韩国圣洁大学举行管风琴个人独奏音乐会。她是国家大剧院管风琴首演者,并在此后举行的管风琴音乐周中担任独奏,以及“交响乐之春”活动中举办四十多场管风琴普及音乐会。她与俄罗斯马林斯基交响乐团、芬兰赫尔辛基爱乐乐团、欧盟青年交响乐团等,在捷杰耶夫、小泽征尔、阿什肯纳齐、普拉松等大师指挥下担任管风琴演奏。她与柏林爱乐乐团双簧管首席梅耶合作演出巴洛克作品,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合作在莫斯科圆柱大厅、巴黎议会宫和香港文化中心演出交响乐作品中担任管风琴演奏。她于2000年在第三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担任羽管键琴独奏,在北京音乐厅、北京中山音乐堂、杭州大剧院、西安音乐厅、武汉琴台音乐厅、合肥大剧院、深圳音乐厅、青岛大剧院和青岛天主教堂举行管风琴音乐会。她录制出版德理格献给康熙的十二首奏鸣曲。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室内乐学会理事。

音乐会·曲目


勃拉姆斯

勃拉姆斯:《学院节庆序曲》, Op. 80


勃拉姆斯从未上过大学。1853年,勃拉姆斯20岁。那年夏天,他受作曲家、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的邀请,在当地的一所大学度过了两个月的快乐时光。没有学业的压力的他,整天不过读书、辩论、闲逛、饮酒作乐而已。1879年,布雷斯劳大学授予了一个博士学位给他,并希望他能为学校创作一部音乐作品,于是勃拉姆斯写下了这首《学院庆典序曲》。


这首序曲充满了作曲家压抑不住的喜悦之情,重点放在了“庆典”而不是“学院”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欢乐。在这部作品中,勃拉姆斯运用了其毕生中所用过的最华丽的管弦乐能量,而他自己则说到这是”一部热闹的学生歌曲集锦”。的确,他选取的四首学生酒馆曲调在这部作品的构造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这仿佛就是对1853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夏天的一次愉快的回忆。这首序曲自1881年1月4日勃拉姆斯在布雷劳斯亲自指挥首演以来,成为他的作品中最经常上演的众多作品之一。


巴托克

巴托克:第二钢琴协奏曲


《第二钢琴协奏曲》完成于1931年10月,是巴托克三部钢琴协奏曲中最受欢迎的一首。1933年1月,时年五十岁的巴托克亲自担任钢琴独奏,与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合作首演了这部充满华丽魅力的协奏曲。《第二钢琴协奏曲》在结构上充分展示出作曲家的深思熟虑,主题材料上呈现出巴托克著名的“拱形结构”。这部作品的旋律与节奏明显受到匈牙利民歌影响,但其中钢琴的风格与传统相去甚远,和声也常常极端不协和,却又不失为一首色彩丰富的炫技作品。首演后,巴托克随乐团走遍了伦敦、维也纳、苏黎世等地进行巡演,引起了轰动。


巴托克:第三钢琴协奏曲


《第三钢琴协奏曲》是巴托克晚期的重要作品,也是作曲家的绝笔之作。这部作品写于巴托克远离祖国、生活困难又病魔缠身的时候,但却充满了美好的感情和诗情画意的境界。在音乐语言上,它不同于巴托克以往的一些作品,既没有粗野的不协和感,也没有怪诞的讥讽。相反,它与传统音乐的联系尤为明显,结构上也具有清晰简明的特点。《第三钢琴协奏曲》有着多元化的艺术风格,不仅注意吸收民间音乐的珍贵遗产,也注意摄取新西方音乐中的各种成就。作品重新表现出巴托克早期作品中那种清新明朗的风格,像是他对自己人生的回忆与总结。


圣-桑

圣-桑:C小调第三交响曲,Op. 78 “管风琴”


《第三交响曲》完成于1886年。当时普法战争刚刚结束,圣-桑以发扬法国艺术为号召创立了国民音乐学会,旨在超越瓦格纳的音乐观念。1886年,圣-桑旅行至德国,结果卷入了激烈的德法音乐论战。德国人不许圣-桑在当地演出,法国人同时也强烈质疑瓦格纳的价值。在此纷争之际,他受委托写下了这部旷世巨作。作为圣-桑风格成熟时期的杰作,《第三交响曲》极好地表明了他对于形式与内涵的理解。他没有执著于个体意志与思想的表述,而是致力于描绘一种面对伟大的超凡力量时自身的感受,这种感受最终升华为赞美诗般的热烈和圣咏式的庄重。《第三交响曲》也是作曲家为纪念好友李斯特而写的作品。圣-桑师法李斯特的《匈奴战役》,将管风琴引入乐曲中,并注明 “A la Memoire Franz Liszt”作为给好友李斯特的临终献礼。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官方网站
www.chncpa.org/ncpao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官方微信
请长按上方二维码

更多信息请关注:
新浪微博—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Facebook—China NCPA Orchestra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