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样这位逗比精英直男,让诺奖颁给了鲍勃·迪伦

VikingLady2019-06-24 00:34:10


北欧的精英远不像那里的纬度那样高冷,真实生活中的他们不仅接地气、甚至可以说是没溜儿和逗比。


诺贝尔文学奖多年来的老评委Horace Engdahl就是其中的精英“奇葩”代表。走进他的生活,你会发现2016年诺奖给了稍意外的得主——鲍勃·迪伦,似乎再合理不过。



霍拉斯·恩格道尔

全名:Horace Engdahl

出生日期:1948年12月30日

星座:工作狂的理智摩羯座

背景:言必称“我的好友苏格拉底、荷马””,直男地捍卫精英意识、鲍勃·迪伦的头号大粉丝


瑞典斯德哥尔摩,瑞典股票交易所的二层:瑞典学院18位院士的办公地点。


霍拉斯·恩格道尔(Horace Engdahl),1999年成为诺贝尔奖文学委员会成员并担任至今、瑞典学院前任常务秘书长。他打开门,请我在一个挂满了瑞典抽象表现主义画作的房间内落座。



瑞典学院院士是精英文化的标志,曾经遥远如星辰,不可近身。但霍拉斯如今在瑞典家喻户晓,他给ABBA写词,给电台听众答疑。


两个红发女郎,她们年轻美貌,我情不自禁开始跳起舞来


2013年底我的婚姻破碎,我妻子离开了我。我很伤心。

瑞典电视台组织了一个歌词比赛,给ABBA的成员Benny Anderson写的曲子谱上歌词。那个节目的策划是我一个朋友,她央我也写一首词参赛。

霍拉斯·恩格道尔与前妻艾芭·维特-布拉特斯特罗姆

我最后答应了,坐到书桌前,听着这首曲子,花了2小时就写好了词。

两个月以后,他们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录音棚录下一期节目。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你胜出了”。

我才知道,这是综合比赛的专业评委和大众评委投票决定的。


结果我在录音棚里跟ABBA的成员Benny和Helen一起录了这首歌《新年气球》(NYÅRSBALLONGEN),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这歌还很快流行开了。

Horace Engdahl 与ABBA组合


“除夕夜,铃声响”,这是第一句歌词。

写词之前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婚姻破碎,我的脊椎骨也开始发病,坐立都成问题。整个人狼狈不堪,每天靠吃药撑着。


除夕那天,一个画家朋友来敲门,说服我一定要去参加除夕夜派对:会有很多年轻的艺术家、批评家参加:“没人会让自己这么颓废地过新年的,你必须要来!”


我坐了出租车去,喝了点香槟,快到午夜前,大家开始在水上放孔明灯。孔明灯大概从5年前开始在瑞典流行吧。看着红色纸包着灯火慢慢飘上半空,给人对来年产生新的希望。


然后我回到屋里,年轻人开始跳舞。这一段我可没写进歌词里。我推辞了几个邀舞:“不不不,我腰骨疼。”


可这时两个红发女郎一起把我推进了舞池,她们年轻美貌,我情不自禁就开始跳起舞来。一旦你进了舞池,时间就过得很快了。我慢慢就觉得腿骨开始灵活起来,结果那天半夜我跟这两位姑娘整整跳了3小时舞,腰骨居然一点都没觉得疼。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以为这下可完了,但结果完全相反。从那天开始,我的身体经过半年调养,已经恢复了正常。



悲伤是无法度量的

在歌词里,我写到了悲剧发生时,内心被空虚抓住,但随之而来的也有自由和希望。所以很多人听这歌时会听到希望。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在教堂里工作的人,教堂每周组织聚会,给来自伊拉克、索马里、叙利亚等地的难民做心理辅导。这些人都见过各种人生惨状,也经历过风暴。

这位工作人员找到我说,她在这些聚会上经常放翻译成阿拉伯语的《新年气球》。

她热心请我去参加一次聚会,我有点难为情,但也去了。在那里,每个人都来跟我说这首歌给他们带来的积极感受。


在歌词里我没写到自己具体经历过什么事,只是说“我的人生碎成了千万片”。

他们于是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很难堪,因为对比起他们的人生风浪,我那根本什么都不是。可是他们一再坚持,我只好坦白了。


这时一位非洲来的妇女对我说:“悲伤是无法度量的”。他们还送了我非洲大米和土耳其蜂蜜,然后库尔德的音乐家开始弹琴,妇女们开始为我跳起舞来。


“为什么猫不喜欢水,却喜欢鱼?”

不知怎么的,最近我参与了许多这样的活动。以前我可是不屑一顾的。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作家、批评家,属于高雅人群,很难打交道的那种。



我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我忽然想起了教堂里遇到的那群中东和非洲难民妇女。这让我思考。

也许在一定的年龄阶段,你就是不断往上爬,按照知识分子界的游戏规则做事,高手就会成名成家。可是现在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脑子里接收了大量知识,我几乎感到有义务去跟大众分享这些资源。

尤其是作为瑞典学院的成员,能帮到人应该尽量帮忙,我这么说并不是虚情假意的。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猫不喜欢水却喜欢鱼?”这个问题很有趣的。


我有个过世三年的舅舅,他在瑞典南部乡下住的时候,农场里有个磨子,农民们会到那里去磨小麦。磨主有只猫,那时候的磨都是防水的。


磨子挨着一条小河,河水一只流到海里。我舅舅告诉我,每次河水流经磨子时,车轮下的水很浅,很清楚能看到里面的鱼。那只猫就会猛一下把鱼抓起来,甩到草地上再杀死。这就是猫和鱼的食物链关系,家养的猫只是很久没用这种天生的本领而已。



冷知识



眼下的季节对于欧美人是圣诞季,对瑞典乃至北欧人则是全民纪念诺贝尔的季节——12月10日,正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先生的忌日。


诺贝尔奖宗旨在于学以致用造福人类,是举世公认的精英意识和平民情结的高度统一。而这篇走进这位接地气的精英评委生活的旧文,也正是Vikinglady从事实和精神层面双双对诺贝尔先生最好的缅怀、纪念和致敬。


冷知识一:

细心的吃瓜群众应该记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礼现场,鲍勃·迪伦本尊并未现身,而替摇滚教父领奖的就是身为评委的Engdahl。

作为迪伦铁杆粉丝,他在说服其他评委、统一意见授奖给偶像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ps:上个月,恩格道尔所著的论文集《风格与幸福》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背后的文学”丛书的第一部,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了中文版(万之 译),从中可以一瞥其包括对鲍勃·迪伦在内的整个文学品位和倾向。




冷知识二:Engdahl自爆2013年结束婚姻状态。

他的前妻同样大名鼎鼎——西方著名女权主义者、也是北欧文学大牌学者艾芭·维特-布拉特斯特罗姆Ebba Witt-Brattstrom教授。


值得一提的是,二人携手共同出席的最后一次重大场合是莫言得奖的2012年度诺贝尔晚宴。



二人离婚后的故事未完,堪称西方文化界乃至整个北欧最著名、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前夫&妻互怼。

去年,女教授出版了斗志高昂的小说处女作《世纪情殇》(Arhundradets karlekskrig),以自传体展示了全球地位最高的北欧女性面对“渣男”如何不是吃素的、男院士则回敬以《最后一头猪》(Den sista grisen),向整个北欧替直男“维权”:两性平等基于一种强迫人家接受的神话,“女既很女,男已不男”。


只可惜,目前两部猛作尚无中文版。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