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审基督】耶稣的传记真实可靠吗?给你无可辩驳的书面证据!

和风编辑部2020-07-29 16:49:04

点击关注蓝色小字和风编辑部, 才能看到更多精彩内容哦!


本系列精选 


【重审基督】著名无神论记者历时2年 ,

寻找反对耶稣的证据,结果……


重审基督——四部福音经得起质疑吗?


点击聆听全文音频:(文章有精美手抄本圣经图片,千万不要错过)



提出质疑


我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实际上是古代历史记录的一个副本。耶稣的传记——玛窦、马尔谷,路加、若望四本福音书,与新旧约其他各书的原稿早已散佚。我何以能肯定今天这些版本——经过历代无数誊录后的抄本,与作者原来写的一样?

 

此外,我怎能说这四部传记道出的是事实全貌?假如还有别的耶稣传记——因早期教会不喜欢所写的耶稣形象而没有列入正经中,那又该如何?我怎么能相信教会当局,不会基于政治原因而把与四福音同样正确的耶稣其他传记查禁,只因为它们会使这位纳匝肋木匠的言行完全改观?

 

这两个重要的问题:耶稣的传记是否可靠地保存了下来,和是否同样正确的传记已被教会查禁,值得仔细考核。我知道有一个学者公认是这些问题的最高权威。我飞到纽瓦克,驾着租来的汽车,临时通知他,就到普林斯顿大学去进行访问。

 

 访问:布鲁斯.M.梅茨格(Bruce M.Metzger)博士



我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在布鲁斯.梅茨格常去的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找到了这位八十四岁的教授。他笑着对我说,“我喜欢为图书拂尘。”

 

梅茨格是普林斯顿神学院硕士,普林斯顿大学硕士与博士。他是苏格兰圣安德鲁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和南非波切夫斯特鲁姆大学等五家大学的名誉博士。

 

他在1969年出任英国剑桥大学丁达尔学院住院学者,l974年在剑桥大学克莱霍尔学院及1979年在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任客座教授。目前他是普林斯顿神学院荣誉退休教授,他在该院教了四十六年新约后才退休。

 

梅茨格是新修订标准版圣经委员会主席,不列颠学院通讯院士。他是圣经文学学社,国际新约研究学社、和北美早期教父学社的前任会长。

 

如果你肯查看关于新约原文任何权威著作的注脚,你会看到作者不断引证梅茨格。他的著作是世界各国大学和神学院的必读书,在神学界受到学者们极高的尊敬。

 

我们彼此寒暄了一阵之后,我提出首先想讨论的问题:我们怎样才能肯定耶稣的传记安全可靠地传承下来?


抄本的抄本的抄本

希伯来文旧约抄本 出埃及记 15:21-16:3



我对梅茨格说“我要跟你说句老实话,当我发现新约没有原稿流传下来,我的确非常怀疑。我认为假如我们拥有的只是抄本的抄本的抄本,我怎能相信我们今天看到的新约跟起初的原本没有出入?你怎样回应这个问题?”

 

他回答“这不是圣经独有的问题,你可以拿这个问题去问其他流传至今的古代文件,”“但是新约占便宜的地方,特别是当你拿它与其他古代文件比较的时候,是它拥有流传下来史无前例之多的抄本。”

 

我问“这有什么重要?”

 

“抄本之间相同的越多,尤其是如果它们出自不同的地区,你越能从多方面反复核实,推断出原来的文本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好像在追溯这些抄本的家谱,找出原稿是怎样承传下来的。”


手抄本圣经:黑色时光

 

我说“好吧,我明白有许多不同抄本的好处。还有文件的年代呢,这也同样重要,是不是?”

 

他回答“正是如此,另外还有一件对新约有利的事。有的抄本始于原书出现后一两个世代以内,可是其他古书可能在五个、八个或十个世纪以后才有抄本。

 

“除了希腊文原稿外,新约在相当早的年代还给译成别的文字:拉丁文、叙利亚文、科普特文。除了这些,过后不久我们还有所谓的二手翻译,如亚美尼亚文、哥德文。此外,还有大批别的文本:乔治亚文、埃塞埃比亚文,不一而足。”

 

“这有什么好处?”

 

“因为就算我们今天没有希腊文原稿,把较早期译本的材料贯串起来,我们也能复制出新约内容。进一步说,即便我们失去了所有希腊文原稿和早期翻译,我们仍能从早期教父的注释、讲道词、书信等的大量引文中复制新约的内容。”

 

虽然这听来使人动容,但是很难单独判断这些证据,我需要一些前前后后的背景资料,以便更好地欣赏新约的独特性。我很想知道,如果拿圣经和别的著名古代著作比较,会有什么发现?

 

 高如山脉的原稿

希腊文旧约抄本——梵蒂冈抄本


“当你谈到各种各样的抄本,这比起为学者所接受、认为可靠的其他古书来,会有什么不同?譬如说一些与耶稣大约同时代的作品?”

 

梅茨格预料会面对这个问题,他查了查随身带来的一些手写资料。

 

“先说塔西佗,那位大约在公元116年撰写《罗马帝国编年史》的罗马史家,”他说道,“他写的前六卷现在存有一个抄本,公元850年出现了另一个抄本,11卷到16卷存在于11世纪的一个抄本,从七卷到十卷散佚。塔西佗搜集材料到写书和仅存的抄本间有很长的一段间隔。

 

“又以一世纪史家约瑟夫为例,他的著作《犹太人的战争》现存9个希腊文抄本,这些抄本是10、11、和12世纪的产物。现在还存有一本4世纪的拉丁文翻译和11或12世纪的中世纪俄文材料。”

 

数字这么少,令人惊讶。这些古代作品能够留传到现在的真是少得可怜。“比较之下,”我问,“今天还存有多少新约希腊文抄本?”

 

梅茨格眼睛睁得很大。“登记在案的有5000多种。”他热情洋溢地说,声音提高了一倍。

 

和这些高如山脉的抄本比较,塔西佗和约瑟夫只是蚁丘!“这在古代社会不是太不寻常了吗?第二位是谁呢?”我问。


手抄本圣经:维也纳创世纪 

 

“和别的古代著作比起来,新约抄本数目之多,简直多得叫人脸红,”他说,“新约之下是荷马的《伊利亚特》——古希腊人的圣经。现在存有希腊文抄本不到六百五十部,有些残缺不全。它们从公元第二、第三世纪传到我们手里。荷马史诗的创作早在公元前800年左右,间隔非常之长。”

 

“非常之长”是个极其保守的说法,那是1000年的间隔!把新约的抄本证据拿来和现代学者认为绝对真实的其他古代著作并列,新约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事实上两者根本无法比较。

 

我对新约抄本的好奇心油然而生,我请梅茨格为我介绍几种。

 

“最早的是埃及草纸的残片,草纸由生长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沼泽里的纸草制成,”他说,“现在有99块草纸残片,上面记有新约几段文字和一些书卷。

 

“最重要的发现是1930年左右找到的切斯特比提草纸。这里面的比提圣经草纸一号,包括四福音和《宗徒大事录》一些部分,始自3世纪。草纸二号包括保禄8封信的大部分,加上《希伯来书》的一些部分,始自大约公元200年。草纸三号含有《默示录》的大部分,始自3世纪。”

 

另外一组重要的草纸原稿为瑞士一位圣经爱好者马丁.博德谟购得。其中最早的始于约公元200年,写有《若望福音》约三分之一。另一张草纸写有《路加福音》和《若望福音》的某些部分,源于三世纪。

 

到了这里,耶稣传记的写作与最早的抄本之间的间隔已经非常小。但是我们现有的最老的手抄本是什么呢?我想知道在时间上跟专家们叫做“亲笔稿”的原稿有多接近?

改变世界的纸片

 

死海古卷——圣咏


“就整部新约而言,”我说,“我们拥有最早的部分是什么?”

 

他回答时毫无踌躇。“那是《若望福音》的残片,写的材料从第十八章开始,一共有五节——一面有三节,另一面有两节,长约两吋半,宽约三吋半,”他说。

 

“怎样发现的?”

 

“早在l920年在埃及购得,因和其他草纸放在一起,无人过问。后来在1934年,牛津大学圣若望学院的C.H.罗伯茨在英国曼彻斯特若望赖简德图书馆整理那些草纸时,一眼看出那是《若望福音》的部分。他是从字体辨认出来的。”

 

“他的结论是什么?”我问,“可以追溯到什么年代?”

 

“他得到的结论是它写于主后100到150年之间。许多著名古文学家如福里德里克.凯尼恩爵士、哈罗德.贝尔爵士、阿道尔夫.迪斯曼、W.H.P.哈奇、乌尔里克.威尔肯等都同意他的判断。迪斯曼坚信起码可以推溯至罗马皇帝哈德良王当政期间,那是117到138年,甚或到图拉真皇帝当政期间,那是主后98到117年。”

 

把《若望福音》的写作推前到十分接近耶稣在世的岁月,这一发现简直改写了历史。我决定去请教一位考古学家,看看是否还有别的证据加强我们对《若望福音》的信心。

  

丰富的证据

 


手抄本圣经:歌德士加福音书选集


草纸抄本是《若望福音》最早的抄本,还有写在羊皮纸上的古老抄本。羊皮纸是用牛皮、羊皮、山羊皮和羚羊皮制成的。

 

“我们有被称为安色尔字体的抄本,全部用希腊文大写字母写成,”梅茨格解释。“今天我们有306本这样的抄本,有几本可以推溯到三世纪。最重要的是“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这是惟一一部用安色尔字体写的完整的新约;以及“梵蒂冈抄本”(Codex Vaticanus),这个抄本并不十分完全。两个抄本都推溯到大约公元350年。

 

“一种在本质上比较接近草书的新字体在大约公元800年出现。这种字体叫小书写体,我们有2856本这样的抄本。此外还有圣言集,其中包含早期教会一年之中依次在适当时候诵读的新约经文。我们共有2403本这样的抄本编入书目。这就把希腊文抄本的总数推高到5664种。

 

“除了希腊文抄本”,他说,“还有数以千计的其他文字的古代新约抄本。我们有8000到10000本拉丁文普通文本,再加上8000本埃塞俄比亚文,斯拉夫文和阿美尼亚文抄本,加起来现存抄本总共有24000种。”



“那么,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我问他,想确定是否听懂他所说的。“谈到各种各样的抄本和原作,或第一个抄本之间的时间间隔,新约和别的著名古代作品比较起来,有什么结果?”

 

“结果令人非常满意,”他说。“我们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说,留传下来的这些资料是相当可靠的,尤其是拿它和别的古代著作比较的时候。”

 

全世界著名的学者也都同意梅茨格这个结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已故杰出教授、《新约文本之可靠性》著者F.F.布鲁斯说,“世界上没有别的古代文献能像新约那样,享有如此众多的文本上的证明。

 

梅茨格已经提到过大英博物院前院长、《希腊草纸的古文书学》,作者福里德里克.凯尼恩爵士。凯尼恩说过,“新约成书之后到最早的抄本出现,其间隔之短,没有别的古代文献比得上。”

 

他的结论是:“对流传至今的圣经,基本上和原稿相同,已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了。”

 

可是不同抄本之间的差异又该如何看待呢?在快速的影印机发明之前,抄本是由抄写员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地辛苦抄写出来的,这样的程序很容易出错。现在我要集中火力追究这些抄写上的错误,是否会造成现代圣经满篇都是无可救药的错误。

 检查错误

 

手抄本圣经:林迪斯法恩福音书


“由于希腊文字母写起来极其相似,更由于抄写人原始、简陋的工作环境,经文中出现错误似乎难以避免。”我说。

 

“确乎如此。”梅茨格承认。

 

“事实上,我们拥有的古抄本之间,是不是有成千上万的不同之处?”

 

“确乎如此。”

 

“是不是因此我们就可以不相信它们?”我问,语气里的控诉已经多于询问。

 

“不,先生,不是这样,”梅茨格坚定地回答。“首先,让我这样说:眼镜到了1373年才在威尼斯发明,而且我肯定古代抄写人也会患上散光;再加上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阅读字体褪了色的抄本总是一件难事,情况就更加复杂。此外还有别的因素,例如抄写人不能聚精会神。因此,纵然大多数抄写人都慎重其事,错误仍难以避免。

 

“然而,”他很快补充道,“也有对抗这些情况的因素。例如,有时抄写人的记忆故意跟他捣乱。他先看经文中的字,然后把字写下来,字与字的次序可能改变了。他没有把字写错,可是次序错了。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希腊文同英文不同,它是一种有曲折变化的文字。”

 

“意思是…”我催促他。

 

“意思是两种文字有天渊之别。在英文里你说‘狗咬人’或‘人咬狗’,次序非常重要,但在希腊文里就无关紧要。一个字在句子里若作为主词使用,不管它在句子里的什么地方,都是主词;因之即使一个字并不按我们认为正确的次序排列,句子的意义丝毫没有弯曲。是的,抄本之间确实有差异存在,但是一般来说,这种变化并不重要。拼音上的差别是另外一个例子。”



话虽如此,“变化”也就是差别,数量之大仍然恼人,有人估计高达二十万,但是梅茨格不以为意。

 

“数目看似很大,只是由于计算的方法有点引人误解,”他说。他解释,如果一个字在两千本抄本中拼错了,那就算两千个差别。

 

我专攻那个最重要的问题。“教会的教义有多少因为这种差别而受到影响?”

 

“我不知道有任何教义受到影响。”他信心十足地回应。

 

 “一个也没有,”他重述了一遍。“有个上主见证人来敲我的门说道,‘你们的《圣经詹姆士一世钦定本》《若望一书》第5章7-8节错了,那两节书提到…圣神、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他们会说,‘最早的抄本没有这个’。

 

“但这并没有影响圣经对三位一体教义所作的坚定不移的目击见证。天父在耶稣受洗时说‘这是祂的爱子’随后圣神降在耶稣身上。在《格林多后书》结语中保禄说,‘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神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新约在许多地方都见证三位一体。”

 

“故此,即使差异出现了,也是次要而非实质的?”

 

“是的,是的,正是这样,学者们小心翼翼地照原来的意义消除了这些差异。比较重要的差异并没有推翻教会任何教义。一本好的圣经会用注释来提醒读者注意哪些重要的差别。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罕见到使学者诺曼.基斯勒和威廉.尼克斯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样说来,新约不仅比任何别的古书有更多的抄本流传下来,而且流传下来的形式比任何名著更纯净——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五的纯净’。”

 

然而,即使说新约从古到今在传承过程中其可靠性是空前的,我们怎能知道现在所拥有的完整无缺?

 

有人指责大公会议曾把同样有条件成为正经的文献排除,只因他们不喜欢里面描绘的耶稣形像,这该怎样解释呢?我们如何得知新约中二十七卷书代表的是最好及最可靠的信息?为什么我们的圣经只包括《玛窦》、《马尔谷》、《路加》和《若望福音》,而许多别的古代福音,例如“腓力福音”、“埃及人福音”、“真理福音”、“马利亚颂主福音”都未被收入?

 

是时候研究“正经”的问题了。这个词源于希腊字,意思是“原则”、“准则”或“标准”,也指为教会接受并包括在新约里的书。梅茨格公认是这方面最高的权威。


高度的一致性


手抄本圣经:珍妮 · 德芙的时光 


 “早期教会领袖怎样决定哪些书具有权威性,哪些书应该抛弃?”我问,“他们使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哪些文献应该收入新约?”

 

“基本上,早期教会有三个标准,”他说。“第一,必须有宗徒权威,那就是说那些书若不是由宗徒本人执笔(他们曾亲眼目睹所写的事),就得由宗徒的弟子执笔。以马尔谷与路加而论,他们虽未侧身十二宗徒之列,但照传统说法,马尔谷是伯多禄的助手,路加是保禄的同事。

 

“第二个标准是,文献必须符合信仰原则。那就是说,文献能和教会公认为规范的基本传统达到一致。第三个标准是,文献是否为一般教会继续不断接受和使用。”

 

我问“他们只是使用这些标准,无视后果如何?”。

 

他回答“那也不能说他们只是机械地使用这些标准。”,“关于最应该重视哪个标准的问题,的确有过不同的意见。


 


“不过令人注目的是,纵使‘正经’的次要部分有一阵子未能解决,以新约的较大部分而论,在头两个世纪内,事实上已有高度的一致性。分散在广大地区、非常不同的教会都是这样。”

 

我说,“那就是说,”“新约内现有的四福音书适合这些标准,别的福音书则未能符合。”

 

“是的,”他说。“如果我可以这样说,这是‘适者生存’的一个例子。谈到‘正经’的时候,阿瑟.达尔比诺克常对他的哈佛大学学生说,‘欧洲人用得最多的道路是最好的道路,因为好,才多用。’这是个很好的比喻。英国圣经注释学者巴克莱博士这样说,‘道理很简单,新约诸书能成为正经,因为没人能阻止它们成为正经。’

 

“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谈到对基督宗教历史和教义的重要性,没有别的古代书籍可以比得上新约。研究‘正经’的早期历史,我们可以完全相信,新约包含了耶稣生平最好的来源。当日那些辨别是否‘正经’的人,对基督福音的认识,的确具有明晰而不偏不倚的眼光。

 

“你只要自己看看这些文献就行了。它们的写作年代晚于四福音,在二、三、四、五,甚至六世纪,远在耶稣的时代之后。一般说来,它们都很平庸;它们的具名完全和它们真正的著者无关,如《伯多禄福音》和《玛利亚福音》。另一方面,新约中的四本福音书都为大家以欣然一致的态度接受、承认,是所叙述事件的权威著作。”

  

无与伦比的新约

手抄本圣经:法兰西克劳德的祈祷书


梅茨格的话很有说服力。关于新约的本文经过这么多世纪是否可靠地保存下来的问题,至此已没有什么流连不去的疑虑了。普林斯顿神学院有位很出色的本杰明.华菲尔德博士,此人拥有四个博士学位,教系统神学,于1921年逝世,他这样说过:


如果我们把新约本文的目前情况和任何别的古代著作文本相比,我们必得…宣告它出奇地正确。新约给抄写得那样细心,那种细心必然源于对那圣洁语言的敬仰…新约就其实际上流传至今还在使用中的正文而论,在古代著作之中是无与伦比的。


关于那些文献纳入新约的问题,一般而言,对新约27卷书中的20卷,从《玛窦福音》一直到《费肋孟书》,再加上《伯多禄前书》、《若望一书》,从来没有什么严重的争论;其中自然包括耶稣传记的四福音书。其余七书虽然有一段时间为一些初期教会领袖所质疑,据基斯勒和尼克斯(Geisler&Nix)说“最后都给所有教会普遍全部承认了。”



至于“伪经”,耶稣身后最初几个世纪内不断出现的各种福音书,书信,与启示,它们“耽于空想,属于异端邪说…整个说来,既不真实,也没有价值…”;而且“没有正统教父、正典、或教会会议”认为它们具有权威性,或者值得纳入新约。

 

事实上我接受梅茨格的挑战,读了不少这类书籍。和《玛窦》、《马尔谷》、《路加》、《若望》福音的审慎、严肃、精确、目击等性质比较起来,这些书正如早期教会史家优西比乌所描写的,“完全荒谬亵渎。”它们距离耶稣太远了,迟至五、六世纪才写成,以致不能对我的研究有所贡献。它们的神秘性使它们没有资格成为可信的历史。

 

所有这些问题获得解决后,我的重审工作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到了。我很想知道在四福音之外,对一世纪这个创造奇迹的木匠还有什么别的证据?古代史家究竟是证实还是驳斥新约关于他的生平,教导和神迹的记载?我知道这需要去俄亥俄拜访全国在这方面最知名的一个学者。



我们站起来,我对梅茨格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时间,并对他的博学多才表示感谢时,他温暖地微笑着,还提议送我下楼。我不想再占用他星期六下午的时间,但好奇心又不让我离开普林斯顿而不向他请教剩下的一个问题。

 

“几十年的学术研究,著书立说,穷追新约经文的细枝末节——所有这些对你自己的信仰起了什么作用?”我问。

 

“啊,”他说,听起来他好像乐于谈这个问题似的,“看见这些材料能够百折不挠地完整传到我们手里,各种各样的抄本,有些非常非常之古老,它扩大了我个人信仰的基础。”

 

“因此,”我开始说,“学术研究并没有冲淡你的信仰……”

 

我还没有说完他就插嘴进来:“刚好相反,”他强调说,“它加强了我的信仰。我一辈子都在提问题,钻研经文,彻底地研究这个。我今天满怀信心地知道,我对主耶稣的信仰是坚定牢靠的。”

 

他停下来注视我的面孔,然后为了加强语气补充说,“非常之牢靠。”

 

讨论事项

手抄本圣经:圣奥尔本斯的圣咏经 


可供思索与团体讨论的问题

 

1.在读过梅茨格博士访问记后,你怎样给新约流传至今整个程序的可靠性定级?你认为这个过程可靠不可靠,理由是什么?

 

2.细看新约的一个抄本,检查谈论不同经文的边缘小注,你发现了什么例证?这些注解能影响你对那段文字的了解吗?

 

3.决定一个文献应否包含在新约以内的标准,你认为合理吗?为什么合理,为什么不合理?有什么别的标准你认为应该加进去呢?现代学者事后评论初期教会关于一个文献应否纳入圣经正经的决定,有什么不利的地方吗?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四旬期】圣经中原来有这么多40天!


【圣事礼仪】教友必读:想获得弥撒的恩宠,必须要知道这些!


重审基督——四部福音经得起质疑吗?


【都灵裹尸布】快来看!耶稣死亡与复活留下的痕迹!


了解教会起源,走进初期教难:我的四肢都已献给天主!


赞赏是大家的支持与肯定!郑重承诺,所有赞赏均用于福传活动!欢迎大家关注监督,谢谢!主恩满渥!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