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父亲》丨斯特林堡象个幽灵一般纠缠着我们

幕间戏剧2020-07-31 11:09:38


父  亲

斯特林堡  经典戏剧

赵立新 金星  主演


由赵立新、金星主演的斯特林堡经典话剧《父亲》近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该剧被认为是今年年底最受瞩目的戏剧之一,北京站所有票早已在演出前售罄,并且在演出4天以来一直保持着话题的热度。(北京演出将持续到12月3日,随后将在上海与观众见面。)




关键词丨极简 冷峻


大幕拉开,舞台被灰色高墙覆盖,灯管组成“屋架”勾勒出居住空间,士兵的歌声响起……


《父亲》一开场便以最直观的北欧审美风格进入观众视野。在这版《父亲》中,作为导演和男主角的赵立新,根据原著故事背景加入了很多瑞典元素。阿道尔夫作为瑞典骑兵上尉,日常生活中都是由勤务兵负责代办杂事。剧中几位勤务兵不仅负责迎送客人,还有从头至尾贯穿的“啊——吼”的嘹亮口令以及紧随口令之后的站定的皮靴声,还有瑞典军人的军姿军步,都完美营造了故事的发生环境,还原了历史背景。穿插其中的瑞典音乐,无论是瑞典独有尼古赫巴琴,还是北欧极简音乐风格的清新纯净,搭配上精巧美妙的瑞典语,都在恰当的情节中渲染了戏剧情绪。


随着剧情的发展,搭建“家”的灯管逐渐解体,从第一幕结束时除“门”以外的“屋架”上升到空中;上尉一步步走向疯狂,这些构成“家”的线条也一步步瓦解,最后分散成一块块木头悬吊在半空中,只留下客厅里的简单陈设赤裸在舞台上。



关键词丨温暖


阿道尔夫和女儿的一场戏,堪称全剧最温暖的一幕。


女儿贝塔说:“爸爸,你一回来就不一样了,就像在春天的早晨把窗子全打开了!”


此时舞台被煦暖的黄色灯光点亮,赵立新扮演的父亲牵着一身白衣的女儿的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充满父女温情,也为上尉后来的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



关键词丨对抗 炽烈


斯特林堡说:“我是瑞典最炽烈的火焰。”


这种炽烈也展现在话剧《父亲》的舞台上。


金星扮演的妻子劳拉第一次出现时身着一袭白色长袍,由舞台后方的台阶缓缓而下,没有台词却气场强大。在叙事平缓的上半场,一段画外音的对白加上金星的肢体语言,带来了现代舞剧场里的瞬间触动。


这是阿道尔夫和劳拉的“激情戏”,据说这场戏是赵立新特意让金星设计的,当两个交叠的身体一同轻盈落地,灯光突然变成猩红色,人性的欲望、过往的现实将劳拉撕裂。



关键词丨斯特林堡


瑞典人说“斯特林堡象个幽灵一般纠缠着我们”。


作为剧作家斯特林堡在《父亲》和《朱丽小姐》中,把自然主义的戏剧发展到一个完美的阶段。在戏剧的结构和个性的描写上,他没有易卜生那种逻辑的严密性和连贯性,然而他有更强烈的感情、更自由的想象,对人类的基本天性有更深刻的了解。


很多人都会将斯特林堡与易卜生作比较,同为北欧的剧作家,易卜生的作品寄托了对于女性的同情和理解,似乎更符合现代潮流。斯特林堡却有一些粗暴的女性描写,也因此有了“厌恶女性者”之称。


而在斯特林堡的女性观点上,高尔基却认为,“他对于妇女在世界上的作用的最高的评价和对于妇女作为母亲,作为创造生命和战胜死亡的存在物那种汲取不尽的爱,是他的许多见解的过于夸张的辛辣性的原因。”


除此以外,斯特林堡还是一名画家,并且爱好科学研究,他称自己是“诗人化学家”,把他的化学分子式称之为“化学上的十四行诗”。在他的作品《父亲》中,研究矿物学的骑兵上尉阿道尔夫身上似乎也能看到这些影子。


斯特林堡在研究法国心理学家特乌杜勒一阿蒙德‘里博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派生物:在“头脑”的争斗中,强大的智者可以用“思想传导”即所谓思想控制作为武器去战胜弱者。按照里博的观点,人的个性不是由唯一的、占主导地位的特征来决定的,而是由很多同时起作用或相互矛盾的特征来决定的。在健康和正常的人身上,这些不同的特征紧密地、有机地连在一起,彼此协调。但是绝大多数人在神经的各个方面都遭受了某种破坏,达不到协调一致。这些人是弱者,生活能力较低,健康和正常的人则是强者。强者可以通过思想控制手段使弱者接受自己的思想。在《父亲》中也有这样的体现,劳拉就是利用这种“思想传导”,暗示上尉不是孩子真正的父亲、他患有精神病,从而使意志薄弱的上尉走向疯狂。


▲ 1908年在玲珑剧场演出的《父亲》剧照


而所有这些在赵立新导演的这一部话剧《父亲》中都得到了很好的诠释,他内敛地演绎了这个一开始胸怀坦荡朝气蓬勃的男子汉形象,到捕风捉影地怀疑,再到被内心的自卑和懦弱击垮的阿道尔夫。他表现出斯特林堡那种对女性强势力量的反抗,但同时又是他的信仰。他是女人的儿子,在她们面前他是完全无力的。


「你还记得吗,您做了噩梦睡不着的时候,我点上灯给您讲动听的故事?」

「讲下去,玛格丽特,这让我脑子平静多了!」


「我的嘴感觉到了你柔软的披肩;它就象你的胳膊一样温暖、一样柔软。就像你年轻时的头发一样散发着香子兰的气味!劳拉,在你年轻的时候,我们曾经在遍地长满报春花、头上有乌鸫鸟歌唱的桦树林里散步,那是多么美好!」


斯特林堡在戏剧上的贡献还在于,从他的作品中能唤起对当下现实的一些思考,话剧《父亲》不仅对人性、两性、婚姻、情感、教育、信仰、权力、命运的犀利刻画和深刻剖析,和当下的每个人都有关系。纯粹的恨很容易,只要心心念念将对方摧毁;纯粹的爱却很难,当感情牵扯到生活的千丝万缕,当婚姻成为束缚夫妻双方的一道牢笼,人人都会发出如此感叹——爱,比恨更难。



【北京站

北京保利剧院

11月29日 19:30

11月30日 19:30

12月01日 19:30

12月02日 13:30 & 19:30

12月03日 19:30

* 北京站所有演出票已全部售罄

 

上海站

上海美琪大戏院

12月06日 19:30

12月07日 19:30

12月08日 19:30

12月09日 13:30 & 19:30

12月10日 19:30


出品

琨宁文化

精英娱乐

希肯琵雅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