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Tim珍惜生命#5ˇ正式连载并解析原版《S.》by Doug Dorst / J.J. Abrams

宸词G调2018-07-17 13:00:59

原本是1号写完,标题是8月你好,前面的序言是另一套;今天早上看到群里面的噩耗,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上个班的学霸Tim,我给他外号大神,语言很厉害 V:168! W:5.5!本来打算留在新东方教书的...就这么逝去了......

上个月刚刚在妙峰结束的直通车冲320,一个如此阳光活泼的男孩,就这样逝去了,群里面大家也都在不停的打电话询问各种信息,一时真的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多么希望是个骗局,哪怕真的骗了身家无数,毕竟性命!刚刚写作双悦老师跟我通话也不禁哽咽,想到父母飞十几个小时回中国,这个过程是多么的痛苦和煎熬...

原因不多说,但是再次强调各位要多注意身体,珍爱生命,意外天灾难免,我们该注意的一定要注意到,不闯红灯,不要酒驾,不去做那些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事情,对于外人来看只是一个不幸的家伙去世了的消息,一扫而过。但是对于真正接触过他的老师和各位童鞋,他的亲朋好友是多么重大的消息,先是震惊,然后不相信,然后核实,然后默哀... 而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你的生命一定不只属于你自己,所以请替爱你的人加倍珍惜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珍爱生命!珍爱生命!!珍爱生命!!!



Previously on the Kim’s Ship of Theseus   

前面1-3主要是译者对S.身份的各种推测,以及不仅这本书是个谜团,作者本身的身份以及具体做过什么事情都是未知。开始正式第一章在铺垫背景,以对一个身着黑色大衣的人为主线进行描述,城市的环境,周边发生的一些事情等。

不多说,我们接着上回继续


走进另外一条更狭窄的街道,有只营养不良(malnourished)的猫原本急切地舔着(laps)水坑的水,见到穿大衣的男人靠近,便停下来拱起背(arch)发出嘶嘶声(hiss)。前方数百米处,有个说话还不流利(haltingly)的新近移民进入一家店,归还租用的手摇风琴(barrel organ)。店老板穿着腰腹(belly)上沾着油渍的(stain)泛黄汗衫,坐在办公室后面切着盘子上一条灰灰的香肠,见到来人立刻起身从他手中接过风琴摆到墙边(leans it against a wall),那儿还有另外十八架风琴,每天早上都会有其他同样刚来不久且同样音盲的移民前来租借。他摊开(hold out)手心向风琴师索要他应得的一半收入。

风琴师还不熟悉当地的货币(currency),便将装在雪茄盒内的硬币递给店主,通过手势(gestures)和断断续续的言语(sentence fragments)让他帮忙分堆(stacking and splitting)。店主将货币分成了两摞,将比较高的那一摞推过桌面给风琴师,较矮、价值却高出许多的那份,则顺手(sweep)进了开着的抽屉里(这座城市似乎也充满了古老而不完美的算术)。

风琴师早在租琴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唯利是图(unscrupulous)的人一逮到机会就会占便宜,自然也预料到(anticipated)这种把戏,因此事先已经藏起来了(stashed)当天的部分收入。这些铜板用一条手帕包着(wrapped)塞在(snug)他养的卷尾猴身上那件破旧的(tattered)红色外套口袋里。猴子系在一条绳子的末端,绳子另一头拴在风琴师的腰带上,面无表情地(grimly)的坐着,丝毫不动声色。@2

@2 社会大众对于S.19129月拒领颇具声望的布沙奖一事兴趣浓厚(fascination)(他送了一只黑帽卷尾猴前往法国沙莫尼代为领奖),因此有一点应该加以澄清(clarify an element of the story)。别在猴子上衣上的字条并非如报上所述,是作者对于这类奖项毫无性质的温和声明(a gentle declaration that the author found no joy in receiving such prizes),而是指控布沙家族例行公事般安排谋杀那些鼓吹工会运动的人士(but rather an accusation that the Bouchard family had routinely arranged for the murders of syndicalist agitators in order to protect their interests) ,以便维护他们包罗万象的庞大商业利益。而且事实上,1912年初发生在加来的工厂罢工工人惨遭屠杀事件也是他们精心策划的(in fact orchestrated the brutal massacre of striking factory workers in Calais in early1912)。(我见过那张字条的复印件,但如今已不在我手中。)为何会有如此混淆试听的报道?因为这是报社根据埃梅斯-布沙的指示所刊登的文章。

至于店主,当然也猜到(suspect)风琴师会这么做,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新把戏这个移民一跨出门,店主便会指示他那群头脑简单(slow-witted)但是身体强壮的儿子去跟踪这个人一整晚,无论多久,直到他露出马脚(until he gives himself away) —也许当他钻进某些酒馆旁边的巷道内,清空猴子口袋里的钱时,店主的儿子们便会当街将他压倒在地,用铅管把他的腕骨打碎。他们会抓住逃跑的(fleeting)猴子的绳索,试着到酒馆里面把它卖掉。当然不会有人想买,于是他们便在港口附近那些一家比一家声名狼藉(disreputable)的酒吧里,一试再试。最后,(已经把八九分醉意的)兄弟们会去码头上,在绳子另一端绑上重物,测试猴子的泳技有多好。

不过这一切还得过几个小时才会发生。此时,当店主猛地(slam)关上抽屉,风琴师将微薄的(meager)收入放进口袋之际,穿深色大衣的男人正好从外面经过。(那两人并未注意到他,但四肢大张(sprawled)坐在门口的猴子却呲牙咧嘴发出不满的吱吱声。)店主与风琴师道别时以握手来掩饰(conceal)对彼此的不信任,而身穿深色大衣的男人又转过另一个街角,留下这两人径自去进行歌曲,铜板与骨头的交易(commerce=business)。随着他的鞋底踩在(squishing)石板地面发出轻微的咯吱响声,天空也逐渐转暗,真正入夜了。

然后又是一个转角,接着再一个,穿大衣的男人来到一条没有灯光的街道。从前方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尖锐的碰撞(percussive)声(听起来像是石头相撞),但此处,四下的街上空无一人(deserted),除了啪嗒啪嗒的细雨声之外安安静静,安静到仿佛他能听见人声呢喃(whispering),那是在此河海交汇处安息的人们,他们安息在这座城市与其街道正下方的地道迷宫(maze)中,在掩埋于迷宫底下、更久远的商栈小村中,在更深处的地下墓穴(catacomb)中,也在埋得更深的小泥屋聚落中,贯穿过来各个文明的地层(strata)。那些声音不断传来,低语呢喃形成了声音的莫比乌斯环(Mobius),字句模糊难辨(indistinct),但那充满愤怒(rage)哀恸(lament)负担(burden)剧变(cataclysm)分歧(dissent)复仇(vengeance)与忧伤(grief)的语调,却如刀刃(blade)般锋利。@3

@3 Straka was attuned to the histories of places; he mentioned in a letter to me that he often had dreams that took place on several archaeological strata simultaneously.

@3 陈述中,S.善于理解各地方的历史。他给我的一封信曾经提及,他的梦境经常会同时发生在数个不同的考古地层。


公元1858年,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Mobius,1790~1868)和约翰·李斯丁发现: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即双侧曲面),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两个面可以涂成不同的颜色;而这样的纸带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小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这种纸带被称为“莫比乌斯带”(也就是说,它的曲面只有一个)。


今日GRE词汇短语:

malnourished

stain

anticipate

hold out

currency

gesture

sweep

unscrupulous

stashed

wrapped

tattered

grimly

fascination

routinely

agitator

orchestrate

brute

massacre

striking

give himself away

fleeting

disreputable

meager

sprawled

conceal

commerce

squishing

deserted

maze

strata

indistinct

rage

lament

burden

cataclysm

dissent

vengeance

attuned to

took place

simultaneously






怎么样?能记得几个?前面有解释,记得复习多重复!单词量日积月累慢慢就上来了!


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就推荐给身边学GRE爱英文爱读书的小伙伴好了,别忘记转发推荐关注哦!THX!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