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交响曲 | 马勒的青春自叙

古典音乐2018-10-09 14:11:05


马勒于1884年-1888年,用四年时光,在28岁时完成《D大调第一交响曲》。这是酩酊谁家年少,青春之马勒自传式的音乐作品。当时周围有些朋友在他创作出第一交响曲之前,还认定,比起马勒此时作为一个作曲家的前途,对马勒的文学天赋更有信心。马勒一生疲于奔命,辗转于欧洲各剧院任常任指挥,他生前是以指挥家的身份享誉世界的,而作为作曲家却颇受争议。但他相当有远见,在个人的灵光中看到自己音乐作品的未来。根据资料显示,他最早以“提坦”(titan)命名这部交响曲。“提坦”是巨人之意,为德国浪漫派诗人让·保罗的小说名称。让·保罗与歌德、席勒同年代,当时声誉显著,马勒以此表达对让·保罗的敬意。


▲ 阿巴多/琉森节日交响乐团

 

马勒创作交响曲时,他有一些不寻常的创作手段:借用自己的歌曲。创作是非常耗脑的事,不管是音乐还是文字、艺术,背后都是层层障壁的山穷水复。可以想到,当马勒为大型的多乐章音乐作品绞尽脑汁时,他需要时不时回顾自己的作品,返回到歌曲中寻找灵感。他的九部交响曲有七部都运用了自己的管弦乐歌曲,或者其他声乐作品。第一交响曲虽然是纯器乐的,但使用了自己的声乐套曲《流浪少年之歌》中的旋律。说明歌曲中的乐思对马勒和表现他当时所说的“他的自我”是非常重要的。


马勒说过:“交响曲就是一个世界,它应当海纳百川。”他努力在交响曲中去包容各种音乐。在他的交响曲中有各种各种的民间舞蹈、流行歌曲、军乐、舞台下的小乐队,甚至格里高利圣咏。马勒是瓦格纳的狂热崇拜者,瓦格纳致力于乐剧宏大的舞台音效营造,发挥出“整体艺术作品”的辉煌;马勒则用庞大的乐队表现包罗万象的音响世界。交响曲的创作经过漫长的发展终于在马勒这一代达到了“包罗万象”的顶峰。尤其是,当交响乐与指挥交相辉映的这一天,交响乐才真正具备笼盖宇宙的威力。可以说,马勒实现了这一天。



《第一交响曲》最初是当做“交响诗”来写的,共分五个乐章,每个乐章有标题。1889年11月20日马勒亲自指挥布达佩斯爱乐乐团首演了自己第一交响曲,之后他将原作中第二乐章从乐谱中删去,并取消小标题,让人们聆听时思维不被禁锢在标题上,这更加符合维也纳古典交响曲的形式。

第一乐章:徐缓地,拖曳地,宛如万籁。一开始“宛如万籁”就把我们带入“春风吹拂杨柳青”那样的野外风光中,撩人的鸟语、溪水,牧歌般的自然声音在音乐中随处可寻。这个乐章的第一主题是根据马勒自己的歌曲集《年轻的旅人之歌》中“我今天清晨走过田野”这首歌的旋律为主题改编的,似乎写出马勒有过短暂而幸福的时光。聆听最直接的感觉,是有耽于“白日梦”的感觉,不知是否源于马勒自小就是个爱幻想的人。我们相信,这种“白日梦”甚至影响到他的音乐。讲讲他的爱幻想程度:有一次,小马勒的父亲带他到伊格劳镇外的树林后把他遗忘在那里。小马勒坐在树林中陷入沉思,几个小时没有挪动一下,直到父亲想起来,回到树林中找到他。

第二乐章:诙谐曲,是奥地利乡间兰德勒舞曲与圆舞曲结合的混合体。主题来自于马勒歌曲集《青春之歌》中的《汉斯与葛雷特》,人们可以听到青年人的快乐团聚,甚至他们的烦恼和爱情。

第三乐章:第一次聆听,我一般会考考自己,不看任何资料,自己能听到什么。在这里,我听到一种波西米亚情绪,仿似手摇风琴般的暗哑低回,抑郁难言之感。说白了,就是流浪民族那种宿命论笼罩其中,暗晦,无奈,似乎有一种旧世界徘徊不去的悲哀,同时包含一些崇高的精神元素,就差泪盈于睫了。当终于听完,抽身出来时再看曲目资料简介,说这乐章后半部发展成 “葬礼进行曲”。怪不得!但是人们说其中有熟悉的中国儿歌“两只老虎”,我是怎么都听不出,难道我的“金耳朵”徒有虚名?如果真有,那变奏的幅度也真够大。在马勒成年之前,他的九个兄弟姐妹(共14个)去世,高度敏感的作曲家一直没有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这解释了为什么“死亡”在马勒的音乐中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第四乐章:从第三乐章阴暗忧愁的气氛中一个鲤鱼翻身,在积蓄了足以爆炸的能量之后,是令人晕眩的高潮,然后,向抒情过渡,你能想象弦乐好像在天堂与地狱间飞旋,铜管声声催人的情形吗?最后把观众带入了另外一个欢乐时代。欢乐,也能与马勒有关啊!看着杜达梅尔那夸张激扬的指挥动作,听着淋漓尽致的音乐,跟着一起Hight了起来。据说,马勒在写作《第一交响曲》末乐章的那段时间里,朋友与他一同散步或就餐之后,他经常面带一种“半期待半忧虑的神情”对他说再见,还会说“也许魔鬼会在今天到来”。可见马勒创作的时候全身心投入,进入了疯狂痴颠的状态了。



▲ 丹尼尔·哈丁/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

 

马勒曾说,他的智力和情感世界极为复杂。不由得好奇地想八卦,马勒有过阿尔玛之外的恋情吗?看来又要扒一扒名人的“情史”了。有,当然有。阿尔玛在马勒42岁时才出现呢!1884年马勒与一位剧院女歌手陷入热恋,而歌手最终离他而去。这直接导致他创作声乐套曲《青年流浪者之歌》。回想一下,是不是又一个舒伯特式的失恋?可喜的是他们的失恋都有相似调调的标题作品诞生了。在莱比锡时期(1886-1888),马勒这小子差点仿效李斯特、瓦格纳的做法,跟别人妻子私奔去了。这事就发生在完成这部第一交响曲之前。据《马勒传》透露,与韦伯一家的友谊是马勒在莱比锡最后一年绝大部分时间里的主旋律。作曲家的孙子卡尔·冯·韦伯,把祖父未完成的喜歌剧《三个品脱》的手稿托付给马勒,还对马勒的首次重大成功起了重要作用。玛丽恩·冯·韦伯夫人对年轻、才华横溢的马勒产生了一种近乎母性的爱,她在他心中也激起了一种崇高的、具有毁灭行的热情。感情如滔滔之江水难以约束,以至在马勒与友人1887年暑假到维也纳、阿尔比斯山徒步旅行之后,他与玛丽恩·冯·韦伯一同私奔的企图几乎成为可能。无论马勒私生活重大暴风雨曾酝酿到何种危险的程度,他与莱比锡的舞台指挥之间关系如何紧张,以及柯西玛·瓦格纳在1887年末拜访她丈夫的出生地时对马勒指挥的《罗恩格林》反应多么冷淡,马勒那“完成了《三个品脱》的莱比锡指挥”的名声很快就响彻欧洲。


 

再回首,这部第一交响曲,其中是否有“爱情”的丝丝踪影?我想是有的,第一乐章、第二乐章“白日梦”般的青春美好,第三乐章的忧愁,以及第四乐章的风暴与热情火焰,多多少少都有个人生活的印记,因为这部交响曲据说是作曲家自传式的作品。果不出其然,马勒强调,这部交响曲是以创作者的情感生活为前提的,他承认这部交响曲是从一次炽热的爱情引发而来的。那么,让我们在聆听各乐章时自由发挥想象吧。



▲ Andrés Orozco-Estrada/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



版本推荐


阿巴多/柏林爱乐乐团(DG/现场录音)


马泽尔/维也纳爱乐乐团(索尼)


索尔蒂/伦敦交响乐团(DECCA)


海廷克/柏林爱乐乐团(飞利浦)


伯恩斯坦/纽约爱乐乐团(索尼)


小泽征尔/波斯顿交响乐团(飞利浦)


 穆蒂/费城交响乐团(EMI)


布列兹/芝加哥交响乐团(DG)


 祖宾梅塔/柏林爱乐乐团 2011年现场演出(5乐章版本) 


捷吉耶夫/伦敦交响乐团(LSO现场)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