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怒”:1972年,以色列在恐怖袭击后的疯狂复仇……

保密观2019-05-14 15:36:49

上周,伦敦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保密观”和大家一起回顾了1972年曾经震惊世界的“慕尼黑惨案”。


为仇恨而生的“黑九月

制造“慕尼黑惨案”的是巴勒斯坦阿拉伯恐怖组织“黑九月”,他们的诞生,源于杀戮和仇恨。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之后,数十万巴勒斯坦人被赶出家园,流落到其他阿拉伯国家。在经历了几次阿以战争之后,巴勒斯坦非但没能夺回原来的土地建国,居住面积越来越小,环境也愈发恶劣。


这让新一代巴勒斯坦青年倍感耻辱,20世纪60年代,流浪各地的巴勒斯坦难民成立了以阿拉法特为首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下简称“巴解组织”)以及其他许多名目繁杂的组织,其中就包括“黑九月”。这些组织没有实力跟以色列正规部队抗衡,于是就采取许多极端的方法袭击以色列,包括制造恐怖事件。


“上帝之怒”

“慕尼黑惨案”发生后,以色列举国哀悼,群情激愤,复仇之声响彻耶路撒冷。最畅销报纸《晚报》的一篇社论写道:“算总账的时候到了!”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议会演说中指出:“以色列的拳头知道将会做些什么,我们将彻底击败他们,无论他们在哪里。”


在授权了一系列大规模军事袭击的同时,梅厄夫人还与国防委员会一起,秘密授权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在世界范围内追捕、暗杀参与“慕尼黑惨案”的“黑九月”组织成员。

惨案发生后,梅厄夫人难以抑制悲恸颤抖着对自己的国民发表了电视讲话:“在德国的土地上,一边是犹太人遭到绑架、屠杀,而另一边却在观赏体育盛举;犹太人永远是孤独的,没有人会保护我们,只有犹太人自己保护自己。既然世界已经遗弃了犹太人,犹太人就可以遗弃这个世界。”


根据梅厄夫人的指示,以色列秘密成立了专门负责报复行动的“X委员会”,行动代号为“上帝之怒”,由摩萨德负责人扎米尔和国防部情报局局长阿哈伦·雅里夫少将共同负责。


很快,扎米尔列出了一份“死亡名单”,为了给在“慕尼黑惨案”中被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报仇,扎米尔亲自挑选出11人列入名单,暗杀行动于1972年10月正式展开。

名单如下:

(1)阿里 · 哈桑· 萨拉梅,“黑九月”首脑,“慕尼黑惨案”的策划者;

(2)阿布 · 达乌德,爆炸专家,萨拉梅的老同学,“慕尼黑惨案”的同谋者;

(3)穆罕默德 · 哈姆沙里,知识分子,“黑九月”驻巴黎正式代表、巴解组织发言人;

(4)瓦伊勒 · 泽维特尔,诗人,“黑九月”驻意大利负责人;

(5)巴西尔 · 库拜西,法学教授,为“黑九月”提供武器;

(6)卡马勒·纳塞尔,“法塔赫”公共关系负责人、巴解组织发言人;

(7)凯马勒· 阿德万,负责“法塔赫”在以色列占领区的破坏活动;

(8) 穆罕默德· 尤素福· 纳杰尔,巴解组织的高级官员,负责“法塔赫”和“黑九月”的联络;

(9)穆罕默德 ·布迪亚,“黑九月”的外交部长;

(10)侯赛因 · 阿巴德· 希尔,巴解组织与克格勃之间的联络官;

(11)瓦迪· 哈达德,“黑九月”高级谋士。


为了执行此次任务,摩萨德专门抽调各个部门的精英力量,建立了一支高手云集的暗杀队伍——“死神突击队”。扎米尔把“死神突击队”分成11组,为了保持行动的隐秘性,每个小组只负责暗杀一个目标,严格保密,彼此之间不联系。


一切准备就绪,一系列针对“黑九月”的复仇行动开始了……

公寓枪击案

“死亡名单”制定后,摩萨德将第一个目标锁定在瓦伊勒 · 泽维特尔身上,他是“死亡名单”上的第四号人物。


泽维特尔的公开身份是利比亚驻罗马大使馆里的翻译,但实际上是“黑九月”在意大利的负责人,组织、策划了多起恐怖事件。


泽维特尔“慕尼黑惨案”的主要策划者之一,他负责协调各个执行者的行动,向他们提供武器,可以说是这起血案的直接领导者。因此,摩萨德决定第一个向他下手。


1972年10月16日夜,泽维特尔快到自己的公寓门口时,两名特工出现在他面前,一名特工用英语礼貌地问道:“你是瓦伊勒 · 泽维特尔吗?”当得到确切的回答后,两名特工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泽维特尔毫无防备,身中数枪倒在血泊之中。

电影《慕尼黑》剧照

成员被暗杀,恼羞成怒的“黑九月”给出强力的回应,声称:任何以色列人都是绝对的仇敌,任何到以色列的游客都是敌人,任何搭乘以色列和美国客机的人都可以作为打击的目,开始反击。


在泽维特尔遇袭身亡仅隔13天之后,1972年10月29日,“黑九月”劫持了一架汉莎航空公司飞机,要求联邦德国当局释放“慕尼黑惨案”中被俘的3名恐怖分子: 穆罕默德·萨发迪、阿丹·阿尔·盖什、贾马尔·阿尔·盖什,并扬言如果联邦德国政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将再次让联邦德国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迫于压力,联邦德国政府在没有与以色列磋商的情况下,把3名恐怖分子用飞机送到当时属于南斯拉夫的萨格勒布机场。到了机场后,3名恐怖分子乘上同伴们劫持的飞机,直飞利比亚。当飞机降落在利比亚后,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登上了飞机,与恐怖分子庆贺“慕尼黑惨案”行动的成功。

被释放的3名恐怖分子(在座的右3位)在利比亚召开新闻发布会


来自死亡的电话

“慕尼黑惨案”中满手鲜血的3名恐怖分子被释放,大大刺激了以色列人民的感情,暗杀行动加快了节奏。第二个被暗杀的是穆罕默德 · 哈姆沙里,“死亡名单”上的第三号目标,巴解组织驻巴黎的正式代表。哈姆沙里温文尔雅,是经济学博士,在法国娶了一位漂亮妻子,生有一个女儿,一家住在一幢别墅里。


经摩萨德查明,这位看上去很斯文的经济学博士其实是包括“慕尼黑惨案”在内的几起恐怖活动的主要策划者,而且有迹象表明他还在和“黑九月”联系,很可能是在策划新的恐怖袭击。


要杀哈姆沙里并不容易,泽维特尔被杀后,哈姆沙里似乎有了某种预感,从此他深居简出,无论走到哪里,保镖都如影随行,在他住的公寓四周也都布设了暗哨。但这难不倒摩萨德,扎米尔设计了一个“局”,先是安排特工破坏了他家的电话线路,随后,又安排另一名特工乔装成电话维修人员进入哈姆沙里的公寓,偷偷在电话上安装了爆炸装置。

在哈姆沙里家的电话上安装爆炸装置,电影《慕尼黑》剧照


1972年12月8日, 暗杀特工目送哈姆沙里的妻子外出送小孩上学,一名曾化装成记者、并提出要“采访”哈姆沙里的特工出现了,这名“记者”打电话到哈姆沙里家,问接电话的人是否为哈姆沙里,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在楼下守候的特工按下了电话炸弹的引爆装置。


之后,电话中传来尖厉的蜂鸣声,紧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不过,哈姆沙里并未当场死亡,他在医院里抢救了一个月后,终于不治身亡。

电影《慕尼黑》剧照


不殃及无辜的弹簧炸弹

“死亡名单”上的第十个人物——侯赛因·阿巴德·希尔,是在塞浦路斯被暗杀的。希尔的职业是东方语言教师,他从不随身携带武器,也没有保镖。


1974年1月22日,扎米尔得到情报,希尔将于次日去塞浦路斯,并已在一向住惯的奥林匹克饭店预定了房间。当天夜里,摩萨德暗杀小组捷足先登,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当时的塞浦路斯可谓地中海上的间谍之都,各国情报机构云集在此,间谍活动极为频繁。希尔本次前往此处,就是负责代表巴解组织跟克格勃联系。


1月23日晚上,希尔化名侯赛因·巴沙里,持叙利亚旅游护照,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暗杀小组的爆炸专家决定在希尔的床下多放些炸弹。可是,住在希尔隔壁的是到塞浦路斯来度蜜月的一对以色列新婚夫妇。面对特工可能会殃及无辜的担忧,爆炸专家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会危及隔壁房间。”


爆炸专家为希尔准备的是一种压力炸弹,内有6个小型炸药包,分别连在两个弹体上。两个弹体由4个弹簧隔开。弹簧可以防止上部弹体的4颗螺丝碰到下部弹体的4个接触点。但是,人体的重量足以压低弹簧,使螺丝碰到接触点。这样一来,压力炸弹的保险就打开了,然后,特工通过无线电信号引爆炸弹。

电影《慕尼黑》剧照


1月24日早上8点刚过,希尔外出。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偷偷溜进房间,把炸弹固定在床垫下面。晚上10点,希尔回到饭店,暗杀小组的一名成员跟着他一起上了电梯,为的是确认没有别人和希尔一起进入房间。


大约20分钟后,希尔窗内的灯光熄灭了,暗杀小组负责人担心希尔关灯后还未上床躺下,因此等了两分钟才发出“动手”的命令。可是他的命令还是下得太早,当爆炸专家按下遥控器按钮时,什么也没发生。


爆炸专家在心里默默数到10,咬着牙再次按动按钮。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一道火舌卷着玻璃碎片和破砖乱石朝着街面袭来。饭店里的其他人,包括隔壁的以色列新婚夫妇,皆安然无恙。而墙的那边,希尔和他的床早已化为灰烬。


发生在街头的枪杀

摩萨德马不停蹄,继续锁定“死亡名单”上第五号目标——巴西尔·库拜西,有情报透露,他将于1974年3月底去巴黎度假。库拜西目前是贝鲁特亚美利加大学的法学教授,他常到欧洲去,负责“黑九月”在欧洲的武器炸药等事项。


摩萨德很快就在巴黎找到了库拜西住的旅馆。4月6日晚,库拜西像平日一样出门散步,刚走近皇家大街,摩萨德的两名特工就紧紧尾随其后。另外还有一名特工开着汽车在他们身后约50米处跟着。


这时,库拜西已经察觉到有人盯梢,但对于“黑九月”的这位军需官来说,他胆子太大了,他在十字路口的红灯下站住。


两名特工赶上来了,“喂,库拜西!”一名特工用希伯来语喊了一声,话音未落,他俩手中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响了,库拜西倒在人行道上。


“上帝之怒”的谢幕

此前在1973年,摩萨德还策划了一次最大胆的行动,当年4月,以色列特种部队发起代号为“青春之泉”的行动,队员组成的暗杀小组乘坐快艇潜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后来担任以色列总理、时任以色列特种部队侦察营营长的埃胡德·巴拉克也参加了这次行动,他化装成一位“性感”的女性,与其他特工一起袭击了位于贝鲁特的巴解总部,直接造成巴解组织的3名高官卡马勒·纳赛尔(第六号目标)及凯马勒·阿德万(第七号目标)、穆罕默德· 尤素福· 纳杰尔(第八号目标)死亡。这三位高层的死亡对巴解组织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仅仅过了两个月,摩萨德特工在巴黎炸死了“黑九月”的外交大使穆罕默德 ·布迪亚(第九号目标)。1977年,摩萨德的内线用毒巧克力杀死了瓦迪· 哈达德(第十一号目标)。1979年1月,让摩萨德付出巨大代价的阿里 · 哈桑· 萨拉梅(第一号目标)也死于美女特工的汽车炸弹下。


不过,以色列的“死亡名单”也有例外,其中一个就是第二号目标——阿布 · 达乌德1981年8月1日, 阿布·达乌德在波兰一家咖啡馆喝咖啡时,被一名正好路过的摩萨德特工认出,随后达乌德便该特工打了两枪。不过,他并没有被打死,而是被转到了民主德国(东德)的陆军医院进行治疗,当时的东德为他布置了严密的警卫人员,等他痊愈后,便去了黎巴嫩,在巴以签订象征和平的《奥斯陆协议》后,以色列政府甚至允许他去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居住。阿布·达乌德可以说是“死亡名单”上最“幸运”的人,他于2010年由于肾衰竭去世,得到了民族英雄般的待遇。

阿布·达乌德


还有一个例外,就是前面提到的被联邦德国政府释放的贾马尔·阿尔·盖什,他毫无疑问也是“死亡名单”的编外成员,与他一起被“释放”的两名同伙已经相继被暗杀,而他却巧妙地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后,以色列政府停止了暗杀行为,而他仍然生活在严格的保卫措施下,有人说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去了非洲,有人说他去了南美洲。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恐惧没有从他的心里消失。


“上帝之怒”暗杀活动从1972年10月持续到1981年8月,直到摩萨德特工在挪威执行暗杀任务时被捕,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杀行动才被世人所知。在复仇行动持续的9年时间里,列入“死亡名单的绝大部分恐怖分子被处死,以色列举国之力进行复仇的行动震撼了全世界。这种以暴易暴的反恐方式,也为他们招来一片非议,在国际社会饱受诟病。

2005年,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根据“上帝之怒”行动改编的电影《慕尼黑》,讲述了摩萨德特工千里追凶、血债血偿的故事,引发了人们对复仇的深思


本期编辑:高健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