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只要出现在指挥台上,任何音乐厅立刻就会鸦雀无声丨《回忆马勒》阅读札记

每晚古典音乐会2019-05-30 22:51:39





《回忆古斯塔夫·马勒》阅读札记马勒交响乐的作品特色


大约是九三年夏,我干外活,在芜湖写脚本,一个人。傍晚的时候,出去遛弯,在小书店里买到了马勒夫人写的《回忆古斯塔夫·马勒》,于是这本书伴随了我半个月。很早知道马勒,但是认真听他的玩意,还是在到了北京以后。学生时代没有钱,外文系的同学因为要练习听力,每人都有录音机。我经常把电台的音乐录下来,得空欣赏。不管音质了,只是扫盲。到了北京,刚有了点钱,就买了飞利浦的四喇叭收录机,然后到王府井外文书店买音乐磁带,都是正版,比较贵,零星地添,多半是古典音乐的。作为古典和现代音乐分水岭上的标志人物,马勒的音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入的。许多年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儿子从上海接到了北京。有一天,大约下午三四点光景吧,忽然发现儿子盘腿蜗在藤椅上独自在听马勒的《大地之歌》。我吃了一惊,他才幼稚园大班呀!于是问他,如何能听得懂。儿子说,听不懂,又是外语的,但是喜欢听。儿子的话让我不知如何回答。于是看着他,独自听了一个小时。

我第一次看到马勒照片的时候,马上联想到了弗朗茨·贝肯鲍尔1990年世界杯的造型。



六岁就参加过钢琴比赛的马勒,由于在17岁不再满足于音乐学院的知识,于是到了维也纳大学学习历史、哲学和音乐史。这样的学习经历,以及波西米亚犹太家族的血缘传统,马勒逐渐成为一个思想复杂的怀疑论者。他的生活跟音乐也随之与思想糅合在一起,步履所及似乎只是为了寻求哲思的答案:我们自何处来?我们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劳顿和忧愁?上帝创造万物,为什么总给我们无法理解的残酷和恶意?难道只有死亡,人的终极意义才有可能得到解释吗?宽广无垠的大地,除了让我们赞美,还让我们感受无法释怀的孤独。

马勒的作品,注定最好由他自己指挥,自己演绎。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会年仅三十来岁就成为维也纳人心目中的神。

马勒只要出现在指挥台上,任何音乐厅立刻就会鸦雀无声。假如偶尔台下有了动静,马勒只需转头随意一瞥,现场马上变得如史前史那样深刻和寂静。



这样的情境是从他推出《罗恩格林》开始的。

那时,马勒的头发很多很密,往后整齐地梳着,胡子留得很有造型感因而高贵,眼睛总在凝视某种深邃而难以把握的冥冥。而他的夫人艾玛则温柔善良,给人微笑和甜美的眼神。

但是一个执拗于自我一切追求的人,开卷有益之后,往往迎来的是残阳、骤雨和不虞的霹雳。

人,活着,始终在确认自我的身份。这是很深刻的生命哲学。



“我是一个波西米亚的犹太人,一个生活在德国人之中的奥地利人,一个在世界飘荡的犹太人。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大地上还有别的生灵在忍受苦难的时候,我又如何能够幸福?’”——古斯塔夫·马勒

这样的情结贯穿了马勒音乐作品的始终。

身处于恐怖的地狱之中,却又感受到天国的欢乐,那么,什么是永生呢?请听马勒的《第四交响曲》。

海廷克指挥马勒《第四交响曲》


可是到《第五交响曲》的时候,马勒说,这是他“所有不得不忍受的生活之痛苦的总和。”

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


不知道是第几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了。今天读后,一个人完整听了马勒的《第九交响曲》,主题是:死亡。

艾森巴赫指挥马勒《第九交响曲》


西方音乐评论马勒专题:1、马勒交响曲对传统的突破体现在哪些方面?他曾说:“交响曲是世界,它包容一切!” 2、杨松斯谈马勒丨演出马勒令人兴奋丨最终目的是让听众感叹“我这两个小时就是生活在天堂”;3、杨松斯谈马勒丨什么是指挥的天赋丨沉浸在作者的经历或作品的氛围中;4、古斯塔夫·马勒:用业余时间作曲的指挥家;5、柏林爱乐首席小号Gábor Tarkövi大师课丨《马勒第五交响曲》、《彼得鲁什卡》每晚一张音乐CD往期马勒:1、纪念阿巴多丨马勒《第六交响曲》丨琉森节日管弦乐团丨2006年;2、【音乐编译】布鲁诺•瓦尔特: 布鲁克纳与马勒;3、【杂文】向死而生: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4、纪念马勒丨西蒙·拉特谈马勒丨第五交响曲丨马勒作品第一号:康塔塔《悲伤之歌》丨“我马勒第一部成熟作品,这部作品源于我的内心深处。” 5、【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关于马勒对“维也纳第二乐派”的影响;6、【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指挥马勒的技术问题或挑战是什么;7、【马勒指挥家】滕斯泰特的马勒;8、【马勒指挥家】“打鼓的小男孩”伯恩斯坦谈马勒:“他的时代到来了”;9、每晚古典记录丨《伟大的作曲家马勒》丨中文字幕丨BBC纪录片;10、【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前辈指挥与马勒;11、【书评】马勒:三重意义上的无国之人?12、许家兴丨阿特湖畔马勒作曲小屋面面观丨当听到湖的倾诉,作曲灵感便容易涌现;13、皮埃尔·布莱兹: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无视、甚至诋毁马勒绝对意味着无知”;14、【古典】缅怀Gilbert Kaplan和他的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15、【音乐会】阿巴多指挥演出马勒《第五交响曲》;16、【马勒专题】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上);17、【马勒专题】“我的时代终将来临”: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中);18、【马勒专题】为何马勒是20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下);19、【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与马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20、马勒的爱情宣言丨柔板要表达的是比死亡更有力量的爱情丨《魂断威尼斯》与《第五交响曲》的柔板丨以演奏时间区分对“小柔板”的新旧理解;21、【书摘】诺曼·莱布列希:《为什么是马勒?》;22、【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人生经历与作品;23、【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为何马勒许久才被重视?24、马勒《第一交响曲》聆听与比较丨未见有人如凯格尔,从“巨人”旋律中刻意发掘蕴含其中的哲学意味:世界的虚无与沉沦,人性的孤独与救赎;25、我听到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丨汤沐海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26、寻找真实的马勒丨复活就在眼前丨他听命于变化,追求瞬间的完美,与一切墨守成规作战,将时代、个性的印记融入古典音乐,开辟创造性的演绎;27、每晚古典单曲丨他已拥抱了美的本身丨马勒《第五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柔板丨阿巴多、伯恩斯坦指挥版本;28、谈西诺波利的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作品“表达了生于死、人与宗教之间两个原始也是最为迫切的欲念——救赎与解脱”;29、MTT谈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交响乐初听感觉笨重迟缓,真正听起来却是宛如一柄利剑划过,横空寒光闪闪。” 30、谈伯恩斯的坦马勒《第八交响曲》丨他偏于浪漫化、情感化的表达方式与马勒精神世界中种种难以调和的矛盾,相互观照、相互融通。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