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大地之歌》中的唐诗“意境”

杭州大剧院2018-09-13 11:55:49


 作为十九世纪德国-奥地利传统音乐和二十世纪现代主义音乐承前启后的桥梁,指挥家和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的音乐素材来源十分广阔,比如鸟鸣和牛铃象征自然与田园,喧闹的进行曲、街头曲调和乡间舞蹈象征已经逝去的童年世界。

 

(上图为指挥家和作曲家马勒。)

 

 在马勒为数不多的音乐作品中,创作于1908年至1909年的一部大型交响声乐套曲作品《大地之歌(Das Lied von der Erde)》可以让我们很好地体悟到他在作品中所营造的独特的唐诗意境。

 

(上图为著名古典音乐唱片厂牌德意志留声机公司(Deutsche Grammophon-Gesellschaft)出版的马勒《大地之歌》唱片封面)

 

作品乐谱封面有副标题,“为两位独唱家(一位男中音或女低音,一位男高音)及管弦乐团的演奏配置而作”。马勒在标题注明“取材于汉斯·贝特格的《中国笛》”。

 

作品一共六个乐章,采用了诗人汉斯·贝特格(Hans Bethge)的意译诗集《中国笛》(Die Chinesische Floete)中的七首唐诗作为歌词。《中国笛》中的诗歌并非直接从中文译为德文,而是来源于两本法语中国古诗译集——法国女诗人、作家及东方学家朱迪·戈蒂埃(Judith Gautier)的《玉书》(Le Livre de Jade)和汉学家德里文(Marquis d'Hervey de Saint Denys)的《唐诗》(Poésies de l'époque des Tang)。德国人海尔曼(Hans Heilmann)将这两部法语译集的相关内容转译成德语,结集成《中国诗歌》(Chinesische Lyrik)出版。采用中国唐诗的德文版作为歌词,这在西方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整部作品的六个章节分别为第一乐章“愁世的饮酒歌(Das Trinklied vom Jammer der Erde)”、第二乐章“寒秋孤影(Der Einsame im Herbst)”、第三乐章“青春(Von der Jugend)”、第四乐章“美人(Von der Schonheit)”、第五乐章“春天的醉者(Der Trunkene im Fruhling)”以及第六乐章“永别(Der Abschied)”。

 

第一乐章“愁世的饮酒歌”歌词为李白的《悲歌行》。乐章以古诗的歌词为基础,作者将诗分为三段,每段都用“生是黑暗的,死也是黑暗的”作为结尾。这首诗的原意为:人的一生不过百年,面对这一现实,最好的方法是以酒浇愁。音乐以赞美生活开始,以痛苦欲绝告终。每唱一次 “生是黑暗的,死也是黑暗的”时,都移高一个调,这使得音乐显得暗淡无光,乐曲在高昂但却有些单薄的旋律声响中结束。

 

(上图为马勒在奥地利阿特西湖边的作曲小屋。)

 

第二乐章“寒秋孤影”的原歌词已无可考证,但很有可能使钱起的《效古秋夜长》。诗句描写了秋日的景象“花儿枯萎,叶落飘零”,是一首孤独凄凉的情诗。在小提琴演奏出的平淡得甚至有些呆板的背景上,双簧管奏出那“悲戚的孤独者”的忧郁暗淡、孤单凄凉的主部主题。接着,单簧管奏出副旋律和之,女中音用缓慢的曲调饱含辛酸地倾吐出心中的惆怅。经过短小的展开部,双簧管与歌声交织一起,辛酸、忧伤的旋律,更加重哀怨与痛苦的情绪,催人泪下。最后,双簧管又吹起那“悲戚的孤独者”的主题,音乐回到充满疲惫、怅惘之情的气氛之中。

 

第三乐章“青春”歌词作者署名李太白,但原诗已无处查对,可能是《宴陶家亭子》或是《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这是一首青春的欢快颂歌,是整首交响曲在多灾多难的人生旅途中一首美好的插曲。乐曲的引子的流畅跳跃、轻松活泼的五声音阶旋律,表达了古香古色很有特色的中国情调;接着,男高音轻快潇洒的唱出了以李白诗句为词的清新、喜悦的主题,描写了一群青少年在亭中相聚,欣赏着池中倒映的美景,他们谈笑风生,饮酒赋诗。中段由男高音唱出了平稳而豪壮的主题。但后面的歌声,尤其是弦乐下行大跳的动机反复,给这种希望蒙上了一层灰纱,使之带上虚幻的色彩。再现部较短,那清新的曲调还是那样明快,那些忘却现实的书生们依然吟诗对答,但这只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第四乐章“美女”原诗是李白的一首《采莲曲》。乐曲表现了一派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景象。长笛吹出五声音阶的旋律,引出了第一部分女中音缠绵、悠闲而甜蜜的歌声。歌中唱到“英俊的少年在岸上绿柳中骑马奔驰”。副旋律是在小提琴分解和弦音型伴奏下的女中音独唱,细腻地刻画了少女的内心世界,使人仿佛看到东方少女的音容笑貌。引子与主旋律的变化重复,描绘了少女、少男们在醉人的风景中相遇的情景。中间部把“空断肠”的情绪描述得近乎绝望的程度。再现部的小提琴以深沉含蓄的音调再一次表现了采莲女的妩媚与多情。最后,音乐渐渐平静地结束,使“断肠”之感更加强烈,仿佛痴情少女以若有所失的目光追随着远去的少年,陷入无际的遐想之中。

 

(上图为马勒在奥地利维尔特湖边的作曲小屋。) 

 

第五乐章:“春天的醉者”原诗为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音乐很好地描绘了在梦幻一般的世界里,借酒消愁者如醉似醒的神态。作曲家把他对生活的诅咒和希望,全部奇妙地交织在各种旋律、调性和配器之中。同时还以其精湛的配器技巧,使我们感到了微寒的“春风”,嗅到了沁人的“花香”,不时听到几声“流莺”动人的歌唱。再现部中加进一些木管上行、下行的流动音阶,进一步描写醉酒者的神情。音乐最后在狂热的气氛中结束,好像醉汉又借酒浇愁、逃避现实,拿起酒杯狂饮不止感叹“人生如梦”。

 

第六乐章“永别”歌词前半段来自孟浩然的诗《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后半段来自王维的诗《送别》。乐曲的开始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在低沉压抑、阴森恐怖的大锣与低音声部长音和弦的背景上,引出双簧管反复吹奏的极度凄楚、痛苦的回音音调。乐曲后半段是器乐段落,感情变化幅度很大,基调虽未变,但却很有生气,充满温暖和人间的爱,它是对美和生命的热烈赞颂。不过,很快被大锣阴森的音响毁灭,乐队音响由高而低,把人推向幻灭的深渊,虽然对人生还有所眷恋,但命运却使人不得不抛开尘世,去寻找栖身的地方。其后的歌词用王维的《送别》,这是辞别尘世的断肠哀歌,音调充满悲凉凄切的情绪。乐章的结束部是马勒自己写的一段歌词,用来抒发他对人生、对大地的眷恋之情。当歌曲唱到“永远”二字时反复了七遍,似乎主人公已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将离开人间转入另一个世界,从而和大地诀别。音乐在极弱的力度中,不知不觉地消逝了。

 

(上图为位于维也纳的马勒墓地。)

 

(本文参考了“维基百科”相关条目)





完全马勒I
穿越·诗—“大地之歌”

Complete MahlerI

Through Poetry: “Das Lied von der Erde”


2016-03-12 SAT19:30

杭州大剧院歌剧院


Hangzhou Grand Theater, Opera House
指挥|吕绍嘉
男高音|阿诺德·罗尔斯

女中音|朱慧玲

乐团|杭州爱乐乐团


票价

480、280、180、120、80元

(购票请戳“阅读原文”)

说明

1、1.2M以下孩童谢绝入场; 
2、指定演出

曲目

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死与净化》,作品24号

中场休息

古斯塔夫·马勒《大地之歌》

*演奏曲目和顺序以演出当日为准




剧院君推荐:

是什么歌儿让C罗情绪翻涌地跟唱

时间有两种。一种不停往前走,是大家的。一种停止、冻结,是自己的。

这一首歌,献给人间的四月天(二)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