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到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丨汤沐海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

每晚一张音乐CD2018-10-10 16:57:49

马勒第八交响曲,杨松斯指挥BRSO现场

*梦心音乐会散记第三弹,往期:1、邓泰山的演奏,让我仿佛路过了全世界!2、津迷水蛋听波格莱里奇丨他平和的外表下蕴含着烈火般的性情



我听到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


201612919:15-21:30,天津大剧院,以《圣咏》为标题,汤沐海指挥天津交响乐团演奏“贝多芬、马勒交响乐全集”的收官之作——贝多芬《F大调第八交响曲》和马勒《降E大调第八交响曲》。作为天津交响乐团艺术总监的汤沐海率领天津交响乐团从2015125日开始,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按照交响曲的序号排序,每场上半场贝多芬、下半场马勒,将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和马勒的十部交响曲,加上贝多芬的《降B大调大赋格》、马勒的《大地之歌》,以十一场音乐会的形式向观众呈现两名伟大作曲家的扛鼎之作。而今夜七百余名观众在天津大剧院,见证了天津音乐演出史上的一个壮举。当汤大师的指挥棒在最后一个音符中停止时,爆发于全场的掌声和欢呼声大有把音乐厅的屋顶掀翻趋势,也为这个被汤沐海称为“伟大的工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贝多芬第八交响曲,马里斯·杨松斯/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


考虑到马勒《第八交响曲》的体量和长度,本场音乐会比通常的1930分早了15分钟,这也导致有很多没有仔细看时间的观众迟到,没有听到全部,同时由于大量观众在乐章间的入场,影响了该曲的演出效果。


作为贝多芬九个交响曲的最短的一部,汤大师以其一贯的充满激情、快捷、干净利落的指挥风格将这部充满欢快、幽默与轻柔的带有莫扎特与海顿特色的交响曲的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仍然偏快,但由于全曲本身就是带有舞曲性,和声上又有着强烈的曲折对比,加上乐章间没有人鼓掌,让上半场似乎一气呵成,天衣无缝。若不是演员与观众都在期待着下半场的马勒,仅上半场就堪称经典。



马勒第八交响曲,贝洛拉维克指挥BBC交响乐团



经过近廿分钟的休息和合唱演员的入场,下半场,大家期待已久的马勒《降E大调第八交响曲》,在由汤沐海的5分钟导赏后开场,在开演前的导赏中汤大师回顾了贝多芬\马勒系列的演出历程,从他的言语与表情看,他把他的理想,一种将艺术追求作为人生追求的艺术家的理想注入到这一系列,以英雄般的乐曲表现英雄般的作曲家,也在践行着他英雄般的艺术情怀,可以说经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汤大师在天交逐步实现他的英雄梦,天津也在为他的理想提供了坚实的臂膀。特别是对于《马勒第八交响曲》而言,如此大的规模,不仅在乐队和独唱、合唱演员的演技有着极高的要求,在资金上、时间安排及资源调动上都有着极为复杂的要求,在国内有据可查的也就是余隆在2002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出过,再有就是2011年在马勒逝世一百周年时,迪图瓦和耶欧•莱维在第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期间指挥国内乐团的两场演出(可惜本人没有看成),而天津则从没有人涉足,这也是我第一次听现场。



马勒《第八交响曲》创作于1906年夏天。作曲家用了八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这部大型作品。1910年9月12日,《第八交响曲》在慕尼黑首演。如果按照严格要求,演奏这部交响曲需要8名独唱演员和171人组成的交响乐团以及850人的合唱队,总共需1029人参加演出。因此负责首演任务的剧院经理埃米尔·古特曼称其为“千人交响曲”。对这一称呼,马勒当时并不感兴趣,但其后“千人”这个词似乎成了该曲的标题了。《第八交响曲》是马勒所创作的交响曲中最著名的一首,用马勒自己的话来说,此曲是对前七部的总结。《第八交响曲》不但规模大,内容也有所突破,个人的悲剧因素减少很多。取而代之的是贝多芬式的博爱、欢乐和幸福。——1、谈西诺波利的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作品“表达了生于死、人与宗教之间两个原始也是最为迫切的欲念——救赎与解脱”;2、谈伯恩斯的坦马勒《第八交响曲》丨他偏于浪漫化、情感化的表达方式与马勒精神世界中种种难以调和的矛盾,相互观照、相互融通;3、MTT谈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交响乐初听感觉笨重迟缓,真正听起来却是宛如一柄利剑划过,横空寒光闪闪。”;4、布列兹与马勒《第八交响曲》


马勒创作此曲时,曾写信给门盖尔贝格,称,“这是在我过去作品中最大的作品,内容与形式都非常独特,无法用语言来表示。你不妨想象大宇宙发出音响的情形,那简直已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太阳运行的声音。”他又说,“我过去的交响曲,只不过属于这首交响曲的序曲。过去的作品表现的都是主观性的悲剧,这首作品却是歌颂伟大的欢乐与光荣。”这首交响曲原分为4个乐章,后取消中间的谐谑曲与慢板,变成两部分。




第一部分,“请造物主的圣灵降临”。降E大调,激动的快板,歌词选自梅因兹大主教符拉巴努斯·毛鲁斯所作的拉丁语圣诗《请造物主的圣灵降临》(Veni Creator Spiritus)。第二部分,歌德的《浮士德》第二部分最后一场的配乐,马勒认为,这是对“请造物主的圣灵降临”的祈祷的较好应验。(此部分摘自百度)。它是一部综合了交响音乐、合唱、经文歌等多种音乐形式的综合性交响乐作品,其庞大的参演人数与复杂的乐队配器编制使得这部交响曲成为了一部极为罕见的大型作品




下半场开场前,当观众看到近500名合唱演员坐满了天津大剧院音乐厅环绕型音乐厅的三面,管风琴的琴声试奏的声音响起,庞大的乐团和一些以往很难在乐队中出现的乐器挤满了乐台,仅有一个狭小的走道时为这阵势震撼,不禁感叹,平日里看到的1200个座位的音乐厅还是太小,更为自己能亲临现场见证这一时刻感到庆幸。


演出一开始,乐队与管风琴的声音与合唱团“请造物主的灵降临,你的创造在我们心中”的声音响起,那种大气磅礴的气势就震撼了现场的观众。马勒的《第八交响曲》不论视频还是CD都听过多个版本,但在现场的感觉是其他手段所不能比及的。虽然第一部分仅22分钟,占全曲的四分之一,但不但是乐团还是合唱团,都以饱满的精神和严谨的配合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准,虽然开始后的一段管乐有点走调,但很快在指挥的引领下走向正轨,以迪里拜尔领衔的八位独唱,也展示了各自的风采,特别是男高音,来自韩国的朴基天,以往看过他参演的节目,说实在的,其水平不敢恭维,而且在第一部分合唱后第一女高音“赐我恩泽”的各个独唱承接合唱时有些往上硬拉的感觉,但随后发挥越来越好。



第二部分,是全曲的重头戏,演员们要连续一个多小时的演唱与演奏,且分量都不小。这段也是本人对马勒作品最为喜欢的一段之一。或许出于犹太人的身份使然,马勒的作品总少了点神性,关于天国、上帝的描述总显得空泛,这也是本人不怎么喜欢马勒的原因之一,而这部分由于基于《浮士德》第二部分最后一幕所做的一种“歌剧式演化”,通过对浮士德与玛格丽特在天界超越了自身的描述,决定了这部分更多的对上帝、对天国的丰满展示,加上演唱部分采用了大量的《圣经》句子,使之歌唱部分也显得非常饱满。开头部分,以降e小调序奏和快板构成,以细腻的缓慢的节奏让合唱由低声到高声,由慢到快渐入主题,如果说整部马勒第八交响曲是一部声音的轰炸,那么这部分是轰炸前的准备,而这个准备更考验乐队与合唱的配合,甚至考验观众的集中力,从效果看有些意外惊喜,而开始的这一段表现让我对完美的结局更增添了积分期许。随后,论是合唱、乐队还是独唱都高水平地发挥,汤大师一如既往地以其充满激情、快速甚至决绝地处理每一个音符,全场音效宏达而不失细腻,音乐层次鲜明、色彩丰富,乐队与合唱团庄严的大合唱融洽的交织在了一起,马勒有意识打造的交响乐“最强音”也首次出现在了天津大剧院音乐厅内。当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全场经久不息长达廿余分钟的掌声和欢呼声,都是对这场演出的回应。即便用“伟大”这一词也不为过,毕竟这是两年来磨练的最终总结,也是对天交、对天津、对艺术家本人最好的回报。由此我想到了第二部分对浮士德的描绘,马勒借助这部作品通过描述浮士德这个不懈奋斗、历经安危、遍尝疾苦而终造福祉后,最终意念得以满足灵魂升天的过程,这个过程所涉及到的绝非浮士德一人、更非马勒一人,而是一个庞大的天上人间共同参与的集体情感与集体感召的趋动过程,这个过程对于马勒是空前的、对于交响音乐的救赎题材是空前的、而凡尘中人与上帝意志最后契合的如此完满同样是空前的,因而,它需要一个庞大的音场与殷实富足的音乐来再现它,它需要给每一个细节都留有充分的表达与想象空间,它需要一个大张其鼓引人注目的中心舞台、它需要在灿烂的震撼与光照中来到达人生的至境,只有这样,才能与马八“匹配”,才是一个让人真切感受到马勒的马八。



而这一切,在2016129日晚,在天津大剧院音乐厅,汤沐海做到了,天津交响乐团做到了,天津人做到了…….



晚上回家,没有像每次那样,马上写观感,而是回放本场的录音,让音乐再次平复我的心情,回味这场演出,尽管合唱队的表演稍有些含糊不清、铜管乐气息不足、个别独唱声段特别是迪里拜尔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所有的演出者以神圣的心态对待这场演出,表演全心投入,演出的效果空前而爆裂,乐曲结束时我激动地高喊Bravo,甚至眼睛有些湿润。一场伟大的演出不见得非得完美无缺,毫无激情的表演才是最糟糕的。

今夜我见证了英雄、见证了天国、见证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也见证了——伟大!






欢迎关注以下古典音乐公众号

西方音乐评论

古典音乐歌单


每晚古典音乐会

古典音乐放映厅

每晚一张音乐CD

期待您加入自由分享的古典音乐交流微信群

与我们一起聆听音乐,请联系微信17098908309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公众号的推荐阅读书单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