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张诚杰 丨 《大地之歌》是孤独患者的人生告别

上海歌剧院2018-05-13 12:10:22


1908年,马勒来到意大利的多比亚科。在给布鲁诺·沃尔特的信中写道:“在我生命的终点,我必须像初学者一样重新活过,学习如何承受……发现自己的道路,克服孤独的恐惧。”

孤独患者的告别之作



马勒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的浪漫主义作曲家,他的《大地之歌》根据中国唐诗创作而成,在全世界范围享有盛誉。


1907年的夏天是马勒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阶段,各种打击接踵而来——爱女玛丽亚不幸夭折,他本人不得不离开付出10年青春的维也纳歌剧院,又被诊断为严重心脏病。

 

患病的马勒逐渐学会用另一种方式观察生活,开始思考那些指导和滋养他整个创作生涯的重大问题、生死的意义以及人死以后的归宿。马勒岳父的朋友提奥巴特·波拉克送给马勒一本汉斯·贝特格翻译的诗集《中国笛子》。这些中国诗歌或歌唱人内心的孤独,或感叹尘世间的喧嚣,极大地激发了马勒的创作灵感,让他完成了人生告别之作,也是其最具个性化的作品。



Bruno Walter -《瓦尔特 指挥马勒大地之歌》


关于唐诗的“悬案”


马勒从《中国笛子》中挑选了7首德译唐诗,谱写了《大地之歌》。目前,中外学者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第一乐章《愁世的饮酒歌》是李白的《悲歌行》,第四乐章《美女》是李白的《采莲曲》,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是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第六乐章《告别》选自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王维的《送别》。

 



第三乐章《青春》仍存在争议,尚无定论。有关这首唐诗的“悬案”一度被称为“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斯芬克斯之谜”。经过一番推论、考证和研究,目前,有人认为,第三乐章《青春》则可能是李白的《宴陶家亭子》、《姑孰亭序》或《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这在维基解密关于《大地之歌》的词条中也得到了采用。


张诚杰:这部作品对于中国听众是特殊的


今年恰逢马勒逝世105周年纪念,所以作为上海歌剧院建院60周年系列演出之一,这部作品将于4月9日在上海大剧院大剧场上演。即将执棒马勒《大地之歌》的青年指挥家张诚杰,也向我们聊了一些他对于《大地之歌》的认识和感受。

 

 “这部作品对于中国听众是特殊的,因为《大地之歌》的唱词的出处是我国唐朝伟大诗人李太白、孟浩然和王维等的诗作(详见德国作家汉斯—贝尔格[Hans Bethge]曾参照一些英文、德文和法文译本编纂在诗集《中国之笛》)。”张诚杰向我们介绍道,“马勒当年来到奥地利西部的一个叫杜布拉赫的村庄,面对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无限感慨,他读着《中国之笛》,东方诗人的不幸遭遇和悲壮情怀激起这位西方作曲家的强烈共鸣,于是选了其中的七首唐诗,根据音乐的需要把诗词进行一些修改和补充,写成了《大地之歌》。”

 


张指在德国指挥《大地之歌》的录音光盘



当年演出时的节目单


他回忆起自己2012年3月在德国德累斯顿音乐学院作交换学习时排演这部作品的情景,“当时我的导师Prof.Christian Kluttig老先生是一位非常传统的也颇具影响力的指挥教育家,也是一位马勒迷,对《大地之歌》有充分的研究。后来我们还去了位于法兰克福和科普兰附近的一个叫Namedy堡下的山庄演出,那里风景宜人,与这部作品有关大自然的感觉很贴切。”

 


张诚杰和导师Prof.Christian Kluttig


面对中西方不同观众,张诚杰告诉我们“对于德国观众来说欣赏《大地之歌》是聆听和瞻仰他们欧洲伟大作曲家的作品,而对我们中国观众而言,除了去学习西方作曲家的创作技法以外,更重要的是体会我们自身的文化是如何与西方的文化相结合的。”


小编特意截取了张诚杰当年在德国指挥《大地之歌》的独家音频资料,大家可以在演出前一饱耳福~福利奉上!


此次除了有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的精彩演奏以外,还将有男高音歌唱家韩蓬和男中音歌唱家杨小勇倾情献唱。诗意的德文唱词配上饱满绝妙的男性歌喉将展现出怎样的迷人魅力?一切都等你4月9日来大剧院亲身感受了~


购票请点击文章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马勒——大地之歌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诚杰

男高音:韩蓬 

男中音:杨小勇

演奏: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


时间:2016.4.9  19:15

地点:上海大剧院大剧场

票价:380 280 220 180 120 80元

订票电话:62491460  62491666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