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马勒《大地之歌》

元墨文化2018-11-08 09:50:24


点击阅读原文可欣赏更多古典乐


古斯塔夫•马勒

Gustav Mahler

 1860-1911


马勒《大地之歌》音乐故事

马勒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的浪漫主义作曲家,他的《大地之歌》根据中国唐诗创作而成,副标题为“一个男高音及一个女低音(或男中音)声部与管弦乐的交响曲”,在全世界范围都享有盛誉。作品虽是交响曲,却未排入其交响曲的编号,按照马勒作品的顺序,这部作品应排为“第九交响曲”,而这被马勒认为不吉祥,因为贝多芬、舒伯特、德沃夏克都是在写完自己的第九交响曲后去世的,所以最后定名“大地之歌”。作品采用了七首中国唐诗的德文版为歌词,在西洋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马勒交响套曲《大地之歌》伯恩斯坦 / 以色列爱乐乐团   (时长:1’06’01’)



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是贝特格对于李白原诗《悲歌行》的误读:怀才不遇的超脱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颓废情绪。而马勒对于这个乐章的解读,则是酒神式的狂欢与消极——初听时,我感觉它无异于杂乱无章的噪音。这样的开场白,结合马勒时处多舛的生活下,这部《大地之歌》极易被认为是一部消极厌世的作品。


继续听下去,《大地之歌》不仅不厌世,甚至包含了许多富有生命张力的图景。第二乐章《秋天里的孤独者》和第四乐章《咏美人》,都是以女性视角描写对于情爱的追求;第三乐章《青春颂》则是一群容貌隽丽的年轻人的聚会;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似是又回到了开篇“把酒问生死”的情境,但更多了一份洒脱。我视之为马勒的音乐中常常出现的“拱形结构”,《青春颂》是拱顶,其中的唱词“小小池塘宁静的水面,像镜子般返照着”似是也暗喻了其两端的内容亦如镜子般对照着。


第五乐章的激越余音绕梁,第六乐章的开头便急转直下,让我觉得像是在一片寂寥中等待着自己的朋友。马勒巧妙地运用了大小调的变化描绘出比贝特格原诗更加丰沛的内涵,一边是秋风萧瑟的孤寂,一边是对平静归途的向往,这和首乐章给我的那种逃避式的醉意截然相反。随后,好友说要去深山永远沉睡,前半部分大小调交替的效果在这里达到了堪称惊人的效果,先是悲凉的笔触,然后毫无征兆地,回到了温暖的大调,豁然开朗呈现出天国之景。要知道,这些内容是贝特格的译诗里没有的,我倒是觉得和王维原诗《送别》里面“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出奇相洽。随着女低音的七声轻轻的“ewig”(德语“永远”),给了全曲一个未完之完……


马勒交响套曲《大地之歌》阿巴多 / 柏林爱乐乐团 (时长:1’12’51’)


  


YUANMO & world of art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