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音乐家”第二组邮票系列之四 马勒邮话

集邮博览2019-06-12 11:45:45



如果说,在中国邮政发行的《外国音乐家》(第二组)邮票中,位踞第一枚邮票中的舒伯特是从18世纪走向19世纪的浪漫乐派领军大师;那么,马勒则横跨了19世纪至20世纪,是一位体现着世纪末和新世纪种种思潮情感的重要人物。这位奥地利音乐家是《外国音乐家》(第二组)中最后一枚邮票上的主角。

邮票雕刻稿


在音乐历史上,19世纪是浪漫主义艺术流派从崛起到鼎盛,直到步入新世纪的一个光华璀璨的世纪。舒伯特催发了浪漫乐派的萌生,肖邦和李斯特彰显了浪漫乐风的辉煌;到了马勒,这位出生在19世纪、辞世在20世纪的音乐家,则将这一音乐潮流的全部魅力,引领到了一个新的世纪(图1)。

(图1)


马勒(1860—1911),奥地利音乐家。
他曾说过:“奥地利人说我是波西米亚人,德国人说我是奥地利人,其他人说我是犹太人。”出生在波西米亚小镇的犹太人马勒,在奥地利成就了他的音乐人生。是哪里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马勒的作品如今皆为世界聆听的经典。



自幼,马勒就有非凡的音乐天赋。六岁参加了钢琴比赛,之后,八岁的小音乐家就当了钢琴老师。马勒一家有14个兄妹,却夭折了一半。在死亡气息的笼罩中,他度过了童年时代。难怪5岁的马勒竟告诉父亲将来要做“殉道者”,也难怪在他后来的作品中就有《亡儿之歌》等以死亡为主题的多部音乐作品。

(图2)

在各国发行的纪念马勒的邮票上,我们看到的马勒,大都忧思忡忡,深深烙上了他对于人生对于死亡的深思情态(图2)。

(图3)

15岁,马勒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他不安分,为了开阔视野,他又到维也纳大学研习历史。当然,他所尊崇的音乐先辈贝多芬、舒伯特、门德尔松、舒曼、瓦格纳等人的作品,成为他终生研习的经典,而向同代大师理查·施特劳斯学习,又给了他厚实的专业音乐素养(图3)。


20岁时,马勒拿起指挥棒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有生之年,人们对于马勒的认识,就是他扬名于世的指挥家身份。在他去世之后,人们记住他感念他,则是因为他那流传于世的交响音乐作品。

(图4)

指挥与作曲,构成了马勒生命的全部。为纪念马勒150周年诞辰圣马力诺所发行的纪念邮票上,没有运用他的肖像。这在纪念马勒的邮票中,极为少见。邮图展示了与马勒为伴的庞大的管弦乐队(图4)。


作为指挥家马勒,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剧院小乐队开始,直到站立在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维也纳交响乐团以及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等世界级音乐舞台上,他的指挥棒焕发出耀眼光彩。由于性格执拗,要求苛厉,又使他在指挥台上下不断产生争议,当然也加快了他上下指挥台转换剧院乐团的频率。

(图5)

马勒的指挥热情洋溢且又极为精准。他以幅度很大的体态面对管弦乐队和歌剧演员,在专业要求上极高。在马勒的指挥棒下,完满诠释了古典时代中的杰作和浪漫时期的名作。虽在评论界获得不同的评价,但在专业音乐家面前,在音乐发展史上,马勒却堪为一代指挥大家。特别是在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的执棒十年间(图5),他以严肃的深刻的音乐观念,去除了当时音乐之都的奢靡娱乐之风,使经典音乐回归到自己的天国。马勒在舞台上的音乐再创作,提升了维也纳的艺术品味,使剧院、乐团得到蓬勃发展。在这两枚邮票上皆可见堂皇的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的景观(图6)。

(图6)

几乎全是在音乐会的间隙,暂时放下指挥棒的马勒才有时间作曲。他写过管弦乐队伴奏的声乐作品,如套曲《流浪少年之歌》《少年魔角》《亡儿之歌》等。但他的主要创作成就是九部交响曲以及交响声乐套曲《大地之歌》。


在各国为马勒发行的邮票上,也多次留下了马勒交响作品的构筑。

(图7)

(图8)

(图9)

在以色列发行的纪念马勒邮票上,除了音乐大师的肖像和签名外,还有它的《第四交响曲》乐谱手迹铭记其上(图7)。而在荷兰发行的纪念邮票上,马勒的《第七交响曲》的手稿作为邮图的主要图案,与他的全身肖像比肩陈(图8)。在莫桑比克发行的小型张上,有1910年马勒在慕尼黑指挥他的《第八交响曲》上演的情景(图9)。这部交响曲结构庞大,乐队加上合唱队竟达千人之多,人称其为“千人交响曲”。在圣马力诺发行的纪念邮票中可以看到这部交响巨作演奏的恢宏场面(见图4)这些邮票记载下了马勒作为一位交响大师的艺术履迹。

(图10)

马勒的爱情与婚姻充满坎坷。他的妻子阿尔玛小他20余岁,也是一位很有才华的作曲家。但是,马勒要求婚后妻子放下作曲而事家务。他们之间有矛盾,再加上阿尔玛的移情别恋,又让马勒陷于深深苦恼中。他们的恩恩怨怨并没有影响阿尔玛终生对于马勒才华的崇仰。索马里曾经发行过一套有趣的邮票,其上表现了世界诸多艺术大师的伉俪形象,其中就有马勒与阿尔玛同在方寸天地之中(图10)。


在马勒短暂的51岁生涯中,他的音乐成就主要在指挥和交响音乐创作两大领域。生前,尽管由于他在艺术上的严厉与执着,曾与许多乐团和剧院产生纠葛甚而不欢而散,但他毕竟是获得国际声望的著名指挥家。而在音乐创作上,他写过清唱剧、艺术歌曲以及室内乐,但却以创作交响曲著称于世。

(图11)

马勒自称为“未来”创作。他认为,他的作品或许不为同代人所青睐,但是,他相信它的音乐会成为后世人的“知音”。在思想上,马勒受到了叔本华、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影响,作品表达了“净化灵魂,服从宿命”观念,以及对于死亡的哲学性思考。


马勒的交响乐视野广阔,充满着对于人生的多元思考。又由于音乐的精致瑰丽,他的作品愈益为后人所关注与喜爱。至今,马勒已成为新时代“发烧友”所青睐的一个偶像。马勒的交响乐不仅是西方古典音乐中的“奥地利派”经典,也是直到21世纪仍为今人喜聆和探究的名作(图11)。


在马勒的交响曲中,常常将最富表现力的人声引入,以合唱与管弦乐队共同叙说与抒发其哲思和情感。

(图12)

在马勒交响曲作品中有一部特殊的作品,他采取了声乐与乐队两种音乐形式,在亡女之刻写出了他对于死亡的哀情和思考。特殊的是,这部交响曲运用了中国唐诗,以此为歌词,谱写并唱出。这部名为《大地之歌》的作品,用了唐代李白的《悲歌行》《采莲曲》《春日醉起言志》、钱起的《效古秋夜长》、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王维的《送别》等诗句谱曲咏唱(图12)。在西方音乐历史上,这是一部绝无仅有的东西方文化交汇相融的交响音乐。


马勒一生计数排序的交响曲创作,只有九部。在音乐历史上,这个宿命一般的数字,往往成为音乐大师生命与作品的终结。贝多芬如是,舒伯特如是,那么马勒呢?

(图13)

事实是,在创作了《第八交响曲》之后,马勒没有急于写《第九交响曲》,而是完成了那部虽也标为“交响曲”,但确是声乐套曲式的《大地之歌》。在1910年之前,马勒在第八部交响曲的门槛前踌躇许久,似乎在忌讳着“第九”的写作。但最终他还是在1910年完成了他的《第九交响曲》。紧接着,他像是不敢停下来一样,开始创作冲破“第九”的《第十交响曲》。然而,真的如若宿命一般,马勒没有完成这部“破九”的作品,就在1911年,因心脏病而猝然辞世(图13)。


马勒的创作生涯的大半时日在19世纪末叶。世纪末思潮的浸染,给了马勒愈加颓伤的情感,这也波及到了他的音符中。对于死亡等永恒课题的思考虽带有一定的前瞻性,但这不过是世纪末一种低沉色彩的显现。但马勒的作品对于人生还是有着完整的正面的考量,并以自身的体味,表达着复杂而真实的情感,这就让更多的受众从中产生共鸣。这也是他声称为“未来”创作的预言的准确与正确。

(图14)

李岚清曾在他的《音乐笔记》中这样评价马勒:他“既是一位能很好地理解其他大音乐家作品的指挥家,又是一个有自己鲜明创作风格的作曲家;既是一个心情复杂的成年人,但又有儿童似的单纯。他的音乐中既有令人快乐的激情,又有使人心碎的哀伤;既有浪漫派音乐传统,又有现代派音乐色彩。他善于把歌剧的声乐融合于交响音乐中,又不创作歌剧;他喜爱用庞大的乐团,但又有室内乐的旋律;他把东方的诗歌非常协调地融汇于西方的交响曲中”(图14)。

(图15)

(图16)

马勒的故国奥地利在1960年为其诞辰百年发行纪念邮票之后(见图1),多年来,一直多次发行过纪念马勒的邮票(图15)。近年,还以发行特殊的个性化邮票形式,以马勒一生中的不同肖像,状写音乐大师的一生,为这位音乐大师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发行量很少的方寸藏品(图16)。多年来,世界各国也相继将奥地利的马勒作为邮图,运用邮票对这位世界共敬仰的音乐大师做一个特殊的纪念(图17~20)。

(图17)

(图18)

(图19)

(图20)

马勒作为浪漫乐派的晚期代表人物,跨入20世纪界域,成为走向未来的一面音乐旗帜。


摘编自集邮博览总第358期《马勒邮话》

作者:李近朱



往期精彩回顾

2017巴西世界专项邮展我国参展邮集有哪些?

爱满金陵 · 掌上预展 | 10日南京暖心开槌!

《集邮博览》2017年9期精彩亮相

中国邮政邮票博物馆十周年,单霁翔莅临演讲!



《集邮博览》投稿邮箱

期刊:jiyoubolan@263.net

微信:48804250@qq.com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