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交响乐邂逅中国唐诗——芭交“大地之歌”音乐会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

中央芭蕾舞团2018-12-08 15:41:32

如果你只能带一部音乐作品或CD去荒岛,你将会选择什么?


这确实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然而20世纪的交响乐大师肖斯塔科维奇曾经对他的好友斯拉瓦(罗斯特罗波维奇)透露过:“《大地之歌》仿佛将我带到了天堂。”于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答案是,带上马勒的《大地之歌》去荒岛。


2015416日晚19:30,中央芭蕾舞团将在国家大剧院举办本年度的首场乐季音乐会,届时,中央芭蕾舞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张艺将带领芭交的艺术家们,携手女中音歌唱家朱慧玲和男高音歌唱家韩蓬共同为您献上马勒的不朽名作《大地之歌》。


古斯塔夫·马勒的《大地之歌》(DasLied von der Erde)是一部大型交响声乐套曲作品,作于1908年至1909年,19111120日在慕尼黑首演,指挥布鲁诺·瓦尔特(马勒的学生),副标题是“为两位独唱(一位男中音或女低音,一位男高音)及管弦乐团而作”。马勒在标题中注明“取材于汉斯·贝特格的《中国笛》”。作品一共六个乐章,采用了诗人汉斯·贝特格的诗集《中国笛》中的七首唐诗作为歌词。第一乐章:“愁世酒歌”,原诗为李白的《悲歌行》,在暗淡中藏有无限的憧憬和美感。第二乐章:“秋日孤人”,据说原诗作者是钱起。此曲虽然具有普通交响曲的慢乐章性格,但是却并非形式音乐,而是一种内容很深的诗。第三乐章:“青春”,被认为是李白的原诗。音乐表现了马勒对美的追求和向往,以及借酒消愁,设法逃避尘世的一种厌世思想。第四乐章:“美女”,原诗是李白的《采莲曲》。中国风味的木管旋律与歌曲互相交缠,乐章末尾则留下了神秘性的大提琴与竖琴的泛音。第五乐章:“陶醉于春天的人”,原诗为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德译文与原诗很接近,马勒也完全依照原德译文使用,是全部六个乐章中最忠实于原诗的部分。这个乐章以音乐华美而著称。第六乐章:“告别”,原诗为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是丁大不至》与王维的《送别》。这是全部六个乐章中最长,且最优美的音乐。也可以说是马勒对现世的告别。这是一首悲观主义者对现世的厌倦,对彼岸的憧憬,和赞美大地的最后的颂歌。


这样的音乐在西洋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大地之歌》不仅是东西方声韵的融合,也是声乐与器乐的融合、配器与旋律的融合。作曲家借着中国诗人之口,抒发着个人在际遇及人生的哀情与悲痛,但最终归为一曲动人的生命颂歌。音乐主题是纵贯C-D-E-G-A的中式五声音阶,而以西洋乐器圆号奏出东方的A-G-E-D-E旋律音程,东西方音乐的融合尽显其中。


而在歌词方面,从此曲出现以来,对于《大地之歌》的歌词研究就从未间断过。马勒从《中国笛》中挑选了七首德译唐诗,谱写了《大地之歌》。《中国笛》不是直接翻译自中文,而是根据汉斯·海尔曼的德译《中国抒情诗》、朱迪斯·戈谢的法文版《玉书》和赫维·圣丹尼斯的法译《唐诗》等改写的。由于第二乐章和第三乐章的原诗出处一直存在争议,有关这两首唐诗的“悬案”一度被称为“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斯芬克斯之谜”。很多学者和马勒的拥趸都争相破解此迷,甚至亲自到中国来寻根。中外文诗歌互译很难,何况涉及到多个语种的互译。不难想象,发现《大地之歌》确切唐诗出处的难度之大。


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不会不知道马勒。喜欢马勒的人,不会不知道《大地之歌》。即便不是您的“荒岛唱片”,但想领略如何用西方的交响乐解读中国唐诗,您一定不要错过芭交在416日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这场音乐会。此次芭交的演出曲目除马勒的《大地之歌》外,还将在中国首演著名作曲家叶小纲先生的《青芒果香》,并特邀当今乐坛活跃的钢琴家谭小棠担任钢琴独奏。如此“大牌”的阵容一定不会让芭交的新老乐迷朋友失望。

撰稿:周超然/审稿:孙元娜/海报设计:宋艺

中芭演出票务微店:

售票电话:63512631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