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演出 【3月12日】完全马勒I 穿越·诗—“大地之歌”

杭州爱乐乐团2021-09-11 12:19:50

演出
信息



完全马勒I
穿越·诗—“大地之歌”
Complete MahlerI
Through Poetry: “Das Lied von der Erde”

2016-03-12 SAT19:30

杭州大剧院歌剧院
Hangzhou Grand Theater, Opera House

指挥|吕绍嘉
男高音|克里斯托弗·林肯·博格
女中音|朱慧玲
演奏|杭州爱乐乐团

票价
480、280、180、120、80元
(购票请戳“阅读原文”)

说明
1、1.2M以下孩童谢绝入场; 

2、指定演出


曲目
理查·施特劳斯 交响诗《死与净化》,作品24号
中场休息
古斯塔夫·马勒《大地之歌》


导读



1949年9月8日,理查•施特劳斯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在弥留之际,他突然说道:“死亡啊,死亡的幽渺情境,正如同我年轻时所写的《死与净化》一样!”


作品
交响诗《死与净化》
(Tod und Verklarung)


理查•施特劳斯在魏玛指挥了《唐璜》的首演,获得巨大成功。7天之后,他又完成了一部交响诗新作,这就是《死与净化》(作品的最初构思开始于一年前)。翌年6月21日,他在爱森纳赫市指挥了这首作品的首演,再次获得成功。


创作《死与净化》时的理查•施特劳斯还十分年轻,甚至没有身患重病的经历,也没有目睹过垂危的病人,那他为什么会生出《死与净化》的构思呢?据他自己说,一切都是出自想象。


《死与净化》是施特劳斯交响诗中的杰出之作,与作者其它交响诗不同的是,它不完全是故事性的,也不完全是图解式的,尽管它有详细的说明文字,但是可以当作一首无标题音乐来听。它明显受瓦格纳的《特利斯坦与伊索尔德》的启示而创作,表现一个经历病痛折磨的人在弥留之际回顾往昔的奋斗历程,“当命定的时刻到来时,他的灵魂离开躯体,奔赴永恒的太空,去实现在世间未尽的壮丽理想”



分析
乐曲可分为
四个段落


第一段:“一间陋室里烛光闪烁,一个病人躺在卧榻上。由于同死神搏斗而精疲力竭,他陷入了沉睡。屋内死一般静寂,只听见时钟嘀嗒,仿佛死亡的预兆。一丝微笑浮现在他苍白的脸上:是否当他在生命的边缘上徘徊时梦见了童年的美好时光?”


第二段:“但死神打断了他的睡梦,粗暴地摇撼它的俘虏;他重新展开搏斗。生的欲望,死的威胁!这是多么可怕的较量!”——在这一段的高潮处出现了“净化”的主题。


第三段:“他因拚搏而力竭,难以入眠,陷于谵妄,人生的经历一幕一幕浮现眼前……在死亡的痛楚中,他还在不停地找寻目标,但一切都是枉然,丧钟粉碎了他尘世的躯壳,永恒的黑暗合上了他的双眼。”


第四段:“在无际的苍穹中,传来了一声威力无比的回响,给他带来了他所渴望并探求而不得的理想:拯救与净化。”——“净化”的主题经过变形,以炫目的光辉越升越高,直抵全曲的最高潮。


■ ■ ■ ■ 



作曲
理查·施特劳斯
( 1865-1949)


理查·施特劳斯是德国浪漫派晚期最后的一位伟大的作曲家,同时又是交响诗及标题音乐领域中最大的作曲家。在作为作曲家名垂青史的同时,理查德·施特劳斯也享有指挥家的巨大声誉,他担任过柏林皇家歌剧院和维也纳歌剧院的指挥和音乐指导。1920年与马克斯·赖因哈特、霍夫曼·斯塔尔等人一同创办萨尔茨堡音乐节。


他还是世界上最卓越的歌剧和交响乐指挥之一,先后担任过慕尼黑歌剧院、柏林爱乐乐团、柏林皇家歌剧院、维也纳歌剧院等著名音乐团体的指挥,并且是瓦格纳作品的权威注释者。


视频
卡拉扬指挥
《死与净化》 


在3月12日的《完全马勒I穿越·诗—“大地之歌”》音乐会中,我们将会欣赏到这首曲目。敬请期待!


 

 
马勒:
 
我选择李白
 


古斯塔夫·马勒 
Gustav Maer
1860-1911

世界上最遥远也最亲密的距离,是我神往已久,你却活在异国语言的书册里。


李白之于古斯塔夫·马勒,可能就是这样一种存在。“他把自然的多变和美丽,生命的奥秘和永恒的悲伤,都变成了诗句,万物的伤悲都在他的胸怀。”这是马勒对李白的评价。两人相似的经历促成了太白的诗句对这位奥地利作曲家的吸引,也造就了《大地之歌》的诞生。


《大地之歌》应该是古斯塔夫·马勒最著名的交响作品,也是他处于最忧虑和恐惧之际的作品。此前他已经完成了《第八交响曲》,而据说他忧心于多位音乐家在完成《第九交响乐》后溘然长逝的命运,便选择了“大地之歌”的名称。尽管最终,命运还是选择在他《第十》未完成之前给予其一次长眠。


1966年 伯恩斯坦版 《大地之歌》黑胶封面


大地之歌分为六个乐章,歌词分别对应七首唐诗,有李太白的《悲歌行》、《客中行》、《采莲曲》、《春日醉起言志》和一首尚未找到对应的诗,还有钱起的《效古秋夜长》、王摩诘的《送别》和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是西洋音乐史上绝无仅有的与中国古典诗歌的碰撞与融合。



伯恩斯坦版 《大地之歌》第一乐章

“愁世的饮酒歌”

(Das Trinklied vom Jammer der Erde)


马勒的作品一向以构思宏伟,篇幅庞大著称。而这部《大地之歌》,作为他晚期倾注血汗之作,也曾被布鲁诺·瓦尔特这样定位:“在《大地之歌》里,大地在逐渐消逝;他呼吸到了另一种气息,被新的光芒所照耀——这是马勒写出的一部完全新颖的作品……每个音符都传递着他的独特声音,每个词,尽管来自千百年前的古老诗篇,都是他自己的。《大地之歌》是马勒最个人化的内心表白,也是一切音乐中最个人化的内心表白。”


可以说,想听懂马勒,就不能听不懂大地之歌。


而这次,在3月12日《完全马勒I   穿越·诗—“大地之歌”》音乐会上,杭州爱乐乐团将上演这部《大地之歌》。相信这会是一次奇妙而美好的经历,见证世纪之前的古典音乐巨匠是如何选择李白和唐代的。


(以上内容部分转自“杭州大剧院”微信公众号)


注:本场演出原定的男高音歌唱家阿诺德·罗尔斯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参加演出,现确定由澳大利亚男高音歌唱家克里斯托弗·林肯·博格担任本场演出男高音部分。



淘宝用户可通过“淘宝APP扫一扫”图中二维码,直接进入杭州大剧院淘宝官方店铺购票哦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进入购票页面

订票电话:0571-86855003

团购热线:0571-86855091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