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生前混得并不差,为什么却能写出如此消极悲观的音乐呢丨艾森巴赫评介马勒《第六交响曲》

古典音乐放映厅2018-10-21 06:53:18

阿巴多指挥马勒《第六交响曲》






克里斯托弗·艾森巴赫评介马勒《第六交响曲》

马勒曾言,“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捷基耶夫具备驱散马勒心中死亡寒气之能;从第四乐章马勒选用的《少年魔号》歌词来看,这个名为“天国生活”的乐章寄予了马勒对上界极乐之境的无限神往。之所以将独唱部分交给女高音来完成,也许是因为对母爱的渴求始终占据着作曲家懦弱性格的底线,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成,马勒这是试图用一般都能被普遍接受的女声来掩饰他内心的另一个未曾长大的自我。我们对马勒“第四交响曲”的情有独钟,来自于童年挥之不去的情结。叮当作响的牛铃声,仙音妙韵般的弦乐和女声独唱,这一丝儿时情缘自然而然地带入对马勒第四的演绎之中,构筑了一个美妙如天堂般的音响世界。——1、马勒之精神丨整个九首交响曲就是一部生命和灵魂的礼赞和升华;2、当他站在指挥台上时,面前是不放乐谱架的丨马泽尔指挥马勒《第一交响曲》;3、“亲爱的上帝将给我亮光, 把我导引至幸福的永生”丨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4、李欧梵丨如何听马勒?5、“交响曲必须如同整个世界一般,包含一切”丨杨松斯指挥马勒《第三交响曲》;6、“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7、“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8、“最完美的马勒”丨聆听阿巴多与马勒不解之缘;9、“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0、“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1、路的起点是绝望,终点则通向终极快乐丨阿巴多、杜达梅尔、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视频;12、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3、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4、身为马勒助手的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丨他是如何提携青年指挥家伯姆的?15、马勒亲自指挥演奏得最多的一部交响乐丨指挥家谈马勒系列之《第一交响曲》;16、对马勒而言,终极答案其实是不存在的丨指挥家谈马勒《第二交响曲》;17、要真正理解马勒,必须摒弃多愁善感的眼光,因为多愁善感压根儿不是马勒音乐里固有的东西丨马泽尔评介马勒《第三交响曲》;18、马勒曾言:“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丨大卫·辛曼评介马勒《第四交响乐》;19、为何伯恩斯坦误读了这部交响乐丨西蒙·拉特尔评介马勒《第五交响曲》



马勒的第五、第七交响乐都饱含着高昂的生命激情和达观态度,于是他觉得需要再写点儿能够体现人生之严峻之沉重之无奈的东西出来。这部第六交响乐很适合进行现场演奏和录音,因为你能看到台下听众们随着音乐而变得坐立不安。这部交响乐写得相当雄浑有力,第一乐章开头就上来了咄咄逼人的进行曲,直让你退避三舍。乐曲从开头的a小调一路雄赳赳走下来,发展到乐章末尾的A大调并达成解决,可谓气势如虹。其间也断续穿插着沉思默想和优美抒情。极有意思的是,马勒竟然用上了奶牛铃铛,象征孤独,高山,象征大自然。此刻,生命痕迹的代表不是来自人类,而是牲畜。

西蒙·拉特指挥《第六交响曲》



我在现场演奏和录制唱片时,总是把谐谑曲乐章安排为第二乐章。这是出于两个理由。

  1. 第一个理由,是考虑到作品的情绪逻辑。谐谑曲乐章里气氛诡异的舞曲延续着第一乐章的凶悍味道,然后进行曲发生嬗变,出现了引人注目的弱拍子,四四拍变成了四三拍,于是与前一乐章相比,音乐里有了一股子反叛的味道,而第三拍子的加强效果,更让进行曲在此处与之前第一乐章有了双倍的反差。

  2. 第二个理由,从基本乐理的角度来考虑,如果将谐谑曲放在第二乐章,那么行板乐章就必然成为第三乐章。而行板乐章以降E大调结尾,其属调为C小调,恰好能与末乐章的开头吻合。



我们不知道当年马勒究竟为什么要改变乐章的顺序。各路权威均做过各种考证,但结论还是莫衷一是。我认为,马勒当年的考虑可能是基于某些实际演奏上的困难。演奏这两个大手笔乐章实在是件体力活儿,一般管弦乐团在技术上很难胜任到底。马勒当时可能是采纳了旁人的建议,就像布鲁克纳总是屈从别人的意见一样。虽然马勒通常并不像布鲁克纳那样缺乏自信。总之,我认为马勒最初的创意才是真正合理的安排。谐谑曲风格如此粗犷和反叛,当中间两度出现一个三重奏段落,就显得格外老态龙钟,好像一个老头儿。老头儿迈着笨拙的舞步。此处乐谱上也有“抒情”提示,似乎表达着对风烛残年的怜惜。

马勒交响乐的慢乐章总是写得很优美,而第六交响乐的行板乐章更是格外好听。乐章多处如歌唱般华美,尤其当音乐飘行,转入C大调的刹那,美得令人窒息。到了高潮激荡的时刻,奶牛铃铛听上去都那么动人心弦。此处的一切都听起来那么和谐迷人,末乐章随之自然而然地导入,以不同寻常的漫长引子,引入了乐曲的主题。



关于第三下锤击,也有很多争议。我完全赞同马勒将其略去。如果仔细研究乐谱就能发现,两下锤击之后,各自都伴随一阵剧烈挣扎。命运突然给了你一下猛击,你完全卒不及防。每次遭受打击之后,你都试图爬起身来。我相信,马勒故意略去第三次打击,是为了不想过早呈现宿命的结局,否则以后的交响乐就无从下笔。他已在脑子里计划好了今后的第七交响乐,还有辉煌的第八交响乐,《大地之歌》,第九交响乐。所以,第六交响乐还远远不能成为结束。

夏伊指挥《第六交响曲》



肖斯塔科维奇也创作了高度个人化的音乐,但是他从没有将人生的各个侧面以统一的方式表现出来。很多人觉得纳闷儿,马勒生前也算是功成名就,混得并不差,为什么却能写出如此消极悲观的音乐呢?人心不可测,我们很难理解像他这样一位天才的真正的心路历程,不过我相信,他的音乐展现了他的内心有多丰富和强大。对他来说,此刻写这样的音乐可算是正当其时。而且,此刻他已经能看得见宿命的未来。反犹主义已经积聚力量,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种种龌龊让他看尽红尘,所以,马勒写出这样一部火山爆发似的悲剧音乐,也是顺理成章。

仿佛音乐也谦逊地退居为一个背景:甚至无论你是否真的聆听过他们的音乐都不重要了!你会被一个个鲜活的、富有魅力的个人吸引,那是他们通过音乐实现的自身。就像埃申巴赫说过的:音乐实现了人自身,不仅是创造音乐的人,还有倾听音乐的人。这是音乐的最高境界。它使人相信,来自音乐的极乐,能使人完善自己。


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指挥科隆广播交响乐团

1959年8月31日录于科隆克劳斯·冯·俾斯麦大厅

唱片编号:EMI CLASSICS 7243 5 75471 2 3

(EMI 20世纪大指挥家系列)


这又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版本。几乎每个乐章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录音还算清晰犀利,但质感比较粗糙,中高音硬恶。但瑕不掩瑜,这个录音还是富于冲击,记录了一场伟大演出。因为音质而显得有些苍老的声音似乎在强烈地暗示我们去联想那些已经逝去的时代。

米特罗普洛斯展示了这部巨作的有机发展,有一种很强的叙事性。第一乐章的整个基调是隐忍而坚定的。开始部分的进行曲庄严有力,“仿佛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定音鼓不失响度,但听上去很闷,像是一记记心头的闷棍,又像是一次次的如鲠在喉。“牛铃乐段”保持着足够的紧张,大强化了第一乐章的张力。第一乐章的后半段充满神来之笔,米特罗普洛斯的处理听上去仿佛是要在蹒跚前进中奋力挣脱沉重不堪的负累,这种西西弗斯受难般的气氛令人动容。

第二乐章在情绪上与第一乐章形成鲜明反差,简单地说就是“撒开了闹”。这两个被认为节奏步调上有雷同之处的乐章,在米特罗普洛斯的处理下性格迥异,毫无雷同沉闷之感。这个谐谑曲乐章与作曲家第二交响曲的第二乐章有着血肉联系,但却很有意思地与圣桑的《骷髅之舞》不无神似之处——尤其是木琴机械般的敲击和几段歪歪扭扭的旋律。不过与米特罗普洛斯棒下的这个乐章相比,圣桑的那群骷髅实在可算得上是温文尔雅、憨态可居了。听米特这个乐章,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想象一下这样一组画面:一群群面目狰狞的大妖小妖兴高采烈地跳着已经七歪八扭的连德勒舞,其间夹杂着夜猫发情的吼叫。然后是木管上猫头鹰的咕咕声,圆号与弦乐乖张的音型像是狗吠猿啼,空寂而阴森。接着又移步换景,群妖乱腾腾的舞蹈占据了我们的视野,妖王在低音大管与长号上怒气冲冲地低声咆哮,然后画面又转,又听得数声猿啼……如此来回切换。米特罗普洛斯在此生动地刻画了乐句的表情,他简直像个天才的化妆师,把刚刚还在第一乐章中“隐忍坚定”着的乐队打扮成了一支怪兽军团,木管的啁啾尤其辛辣搞怪,但背后又透出无限的悲凉,细细听来余味不尽。

接下来的行板在听感上并不是最美妙的,但却让人刻骨铭心——我以为米特在此解读的,是一场刻骨铭心、海枯石烂的爱情——弦乐的表情如此充满美好的渴望,音符间闪动着动人的羞怯,又如此深深地陷入颤栗与沉醉之中。当那旋律如长袖舒展的时候,又是一番“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意境。高潮部分十分具有戏剧性——雷电交加,风雨如磐,主人公不顾一切地寻找着自己爱人。终于,那道最美的旋律(do(高八度) mi do la so—)如爱人巨大的画像投射在天边。然后是大段直指天际的告白——我们几乎能想象出这段音乐全部的歌词来——尽管弦乐听上去几乎像是在扯着嗓子呼喊——但呼喊也呼喊得那么动人。乐曲的结尾很奇妙,仿佛飞入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中。

第四乐章乐手们完全进入了状态,演奏是白热化的。高潮处的音流火焰般飞溅。米特罗普洛斯处理的这个乐章比通常人们想象中的要来得乐观一些。这里没有太多顾影自怜,我们听到了英雄主人公不断开赴人生的战场。前两次槌击间的进行曲段落特别振奋人心。三次槌击之后,铜管的哀鸣倒更像是对生命意志的一场庄严肃穆的礼赞。最后的结尾十分镇定冷静,似乎还带着一分神秘的笑意。乐曲的最后一下——拨弦,在这里没有往下沉,反而像一粒朝露一般冒了出来,引人深思。

这个版本在演奏上还是有一些技术上的明显失误,但也无伤大雅。米特罗普洛斯不仅抓住了这部交响曲的古典主义特征,又挖掘了马勒音乐中的那些离奇转折处,使得意境大变,颇收“卷地风来忽吹散”之奇崛效果。

西方音乐评论马勒专题:1、马勒交响曲对传统的突破体现在哪些方面?他曾说:“交响曲是世界,它包容一切!” 2、杨松斯谈马勒丨演出马勒令人兴奋丨最终目的是让听众感叹“我这两个小时就是生活在天堂”;3、杨松斯谈马勒丨什么是指挥的天赋丨沉浸在作者的经历或作品的氛围中;4、古斯塔夫·马勒:用业余时间作曲的指挥家;5、柏林爱乐首席小号Gábor Tarkövi大师课丨《马勒第五交响曲》、《彼得鲁什卡》每晚一张音乐CD往期马勒:1、纪念阿巴多丨马勒《第六交响曲》丨琉森节日管弦乐团丨2006年;2、【音乐编译】布鲁诺•瓦尔特: 布鲁克纳与马勒;3、【杂文】向死而生: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4、纪念马勒丨西蒙·拉特谈马勒丨第五交响曲丨马勒作品第一号:康塔塔《悲伤之歌》丨“我马勒第一部成熟作品,这部作品源于我的内心深处。” 5、【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关于马勒对“维也纳第二乐派”的影响;6、【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指挥马勒的技术问题或挑战是什么;7、【马勒指挥家】滕斯泰特的马勒;8、【马勒指挥家】“打鼓的小男孩”伯恩斯坦谈马勒:“他的时代到来了”;9、每晚古典记录丨《伟大的作曲家马勒》丨中文字幕丨BBC纪录片;10、【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前辈指挥与马勒;11、【书评】马勒:三重意义上的无国之人?12、许家兴丨阿特湖畔马勒作曲小屋面面观丨当听到湖的倾诉,作曲灵感便容易涌现;13、皮埃尔·布莱兹: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无视、甚至诋毁马勒绝对意味着无知”;14、【古典】缅怀Gilbert Kaplan和他的马勒《第二“复活”交响曲》;15、【音乐会】阿巴多指挥演出马勒《第五交响曲》;16、【马勒专题】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上);17、【马勒专题】“我的时代终将来临”: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中);18、【马勒专题】为何马勒是20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马勒复兴及其音乐精髓(下);19、【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与马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20、马勒的爱情宣言丨柔板要表达的是比死亡更有力量的爱情丨《魂断威尼斯》与《第五交响曲》的柔板丨以演奏时间区分对“小柔板”的新旧理解;21、【书摘】诺曼·莱布列希:《为什么是马勒?》;22、【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人生经历与作品;23、【评论】当代指挥谈马勒:为何马勒许久才被重视?24、马勒《第一交响曲》聆听与比较丨未见有人如凯格尔,从“巨人”旋律中刻意发掘蕴含其中的哲学意味:世界的虚无与沉沦,人性的孤独与救赎;25、我听到了宇宙最深处的声音丨汤沐海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26、寻找真实的马勒丨复活就在眼前丨他听命于变化,追求瞬间的完美,与一切墨守成规作战,将时代、个性的印记融入古典音乐,开辟创造性的演绎;27、每晚古典单曲丨他已拥抱了美的本身丨马勒《第五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柔板丨阿巴多、伯恩斯坦指挥版本;28、谈西诺波利的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作品“表达了生于死、人与宗教之间两个原始也是最为迫切的欲念——救赎与解脱”;29、MTT谈马勒《第八交响曲》丨“这部交响乐初听感觉笨重迟缓,真正听起来却是宛如一柄利剑划过,横空寒光闪闪。” 30、谈伯恩斯的坦马勒《第八交响曲》丨他偏于浪漫化、情感化的表达方式与马勒精神世界中种种难以调和的矛盾,相互观照、相互融通。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