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艾申巴赫挥洒马勒命运之歌

上海交响乐团2021-10-08 11:32:24


去年10月,上交在余隆的指挥下,携手成功复出的韩国小提琴家郑京和,以布鲁赫《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作为2015-16团厅乐季的开场白。本乐季以“及,人所未及”为蓝图,力图突破常规乐季在各方面的极限。


在这一持续8个月的乐季中,既有驻团艺术家陈其钢新作,也有诸如勋伯格为浪漫主义收尾的大部头之作《古雷之歌》中国首演。“24小时指环”的接力,更是刷新了古典乐在中国演出的新纪录。音乐家方面,九十多岁的指挥名宿内维尔·马里纳爵士自从应上海交响乐团之邀首访中国后,基本保持着一年一度来华指挥的频次,乐季中与临时救场的耄耋钢琴家德慕斯联手,堪称“世纪之会”。


此外,红遍欧美的男中音托马斯·汉普森演绎的马勒艺术歌曲,融入上海风情的拉威尔喜歌剧《西班牙时光》,上海交响乐团与墨尔本交响乐团的联袂同台和聚焦中国文化的新春音乐会,都在这个乐季以口碑和票房,力证着上交的突破。而厂牌小众却不失精致内涵的ECM音乐节,也让观众看到上交节目策划上的无限可塑性和先锋姿态。


这些无论是演出、人员配备还是组织形式上的创举新意迭出、亮点频频,无时无刻不在刷新国内音乐厅舞台上的种种纪录。


周末,上海交响乐团2015-16团厅乐季将由当今乐坛备受推崇的指挥巨擘艾申巴赫执棒,一连两晚经典再现。在周六(6月25日)的音乐会上,艾申巴赫将搭档炙手可热的小提琴家卡瓦克斯,以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门小协”与乐季开幕音乐会遥相呼应。次日(6月26日)的音乐会,则以恢宏巨制马勒《第六交响曲》为乐季收官。

 


卡瓦克斯沪上首演“拿手好戏”
艾申巴赫挥洒马勒命运之歌


本乐季的两场收官之作,在节目策划方面别有新意。虽然卡瓦克斯在2014年便迎来了中国首演,但此番是他首度以协奏曲而不是奏鸣曲亮相于国内舞台。这位出身于希腊雅典的小提琴家,21岁时便囊括三项世界主要的小提琴比赛桂冠而被传为美谈,其琴风高冷稳健,弓法酣畅凌厉。作为国际一线小提琴家和2014年《留声机》杂志的“年度艺术家”,在其使用的1724年斯特拉迪瓦里名琴的推波助澜下,卡瓦克斯飘逸的长发将与行云流水的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相得益彰。



卡瓦克斯和艾申巴赫这对组合看似信手拈来,但也有诸多出处。其实就在一年前,两位便在艾申巴赫执掌的美国华盛顿国家交响乐团有过两周的驻场合作。首套合作音乐会便是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搭配马勒第五。因此,艾申巴赫和卡瓦克斯这对组合,在台上早已轻车熟路。而以小提琴协奏曲配上马勒的交响曲,也是艾申巴赫开出的独家“菜单”。此番在上海,这一曲目搭配将在前后两个晚上连贯完成。

指挥家富特文格勒称马勒的《第六交响曲》为“音乐史上第一部虚无主义作品”。勋伯格的门徒贝尔格称这部作品为“贝多芬《‘田园’》以外唯一的‘第六’”。《第六交响曲》充满神秘感,结合马勒悲苦生平中的其他事件,很容易让人感慨“天意不可违”。然而,单纯从音乐的角度看,马勒的《第六交响曲》也是一部惊人的杰作。不论是结构和内容的完美结合,极高效的素材处理,还是绚烂多彩的配器,或是行云流水、恰到好处的对位手法,在首演超过一个世纪之后依然会惊叹其宏大的构架以及复杂的情绪变化。

在很多人眼里,艾申巴赫都是马勒第六的权威指挥家。2010年三月,英国《留声机》为纪念时年马勒诞辰150周年,邀请11位指挥家各自讲述一部马勒的交响曲,外加《大地之歌》。被相中的指挥家无一不是我们时代最佳的马勒诠释者们,包括分析第十的里卡多·夏依,讲述第五的西蒙·拉特尔爵士,指点第二的马里斯·杨松斯,阐明第三的洛林·马泽尔等。其中艾申巴赫深度剖析的,便是他要在上海指挥的第六交响曲。

这部交响曲的一大悬而未决,各有说法的难点即是中间两个乐章的先后顺序。在初版乐谱中,谐谑曲为第二乐章,行板为第三乐章。在随后出版的第二版和第三版总谱中,马勒将行板指定为第二乐章,谐谑曲为第三乐章。这一看似无关紧要的调动其实在音乐情绪的连贯性和逻辑性上都会产生大为不同的效果,因此历来饱受争论。艾申巴赫在《留声机》中是这样解释自己的看法的:“我无论在现场演出还是录音中都把谐谑曲作为第二乐章。这样做基于两个理由。其一,我觉得这样的顺序符合作品的内在逻辑。第一乐章音乐的不安情绪和强大力量在谐谑曲魔鬼式的舞曲中得以延续。进行曲般的节奏被颠倒过来,重音落在了起拍,四三拍的节奏代表着另一种态度,是对前一个乐章四四拍的叛逆。第三拍标的着重记号(sforzato)使得进行曲成为之前乐章的双重互补。其二,广板以降E大调结尾提供了一个关键的围绕调性的结论,也就是说紧接着的应该是平行且相关的调性,那就是末乐章开头的c小调。”

对于寻求音色刺激的听众,马勒第六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该曲中的重锤代表着命运的碾压,需要特质的木块和棒槌敲击发出巨大而沉闷的声响,也是马勒交响曲中除了牛铃以外的特色。与中间乐章的顺序纷扰一样,对于在这部作品中是敲击两下还是三下也是争论不定。有兴趣的听众不妨保持高度集中,带着问号,留意这部作品独特的不确定性,数一下艾申巴赫会以两下还是三下重击示意马勒笔下命运的打击,以及中间两个乐章的顺序,同时全方位感受一下此作雷霆万钧、排山倒海的轰鸣。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