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关常新习琴札记》81--90:“何不把练琴当游戏?“

琴童家长联盟2018-12-05 08:57:20

关常新教授

“新空间”特约之关常新札记---

编者按:非常荣幸,本公号独家获得中国音乐学院钢琴系副教授关常新老师的“习琴札记”,共90则,首次分五篇同时重磅推出。关老师不仅是留学归来的钢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更是学者型的老师,长期以来对社会学习钢琴音乐的孩子们特别关心,也多次为本群琴童及基层老师、家长义务讲课辅导,深受大家欢迎和爱戴。


宝贵的90则札记,虽然是以钢琴为研究,但对其它乐器的学习,亦有非常价值的参考作用和普遍意义。




          《关常新习琴札记》81--90:

             何不把练琴当游戏?

               中国琴童家长群 关常新 (北京)/文



《习琴札记》之81——看谱练琴!

每当我发现学生弹奏出来的音乐“五官错位”甚至“面目全非”地与乐谱标记差距颇大时,我都会问学生是否看谱练琴。大多数时学生都不加思索地点头称“是”,可当我再进一步问清楚是谱子放在谱架上,却不看琴谱只顾埋头练习,还是除了个别需要确保准确性如大跳、特殊指法等不得不看着手弹,其它大部分时候都盯着乐谱练习时,大们大多数都会黯然摇头。这就是音乐表达轻则“山寨盗版”、“货不对板”,重则“偷梁换柱”、“恶意篡改”的原因。(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2——何不把练琴当游戏?

时不时从家长、媒体处了解到孩子玩游戏(此文中的“游戏”专指电子游戏如电脑、平板、手机游戏, 以下简称“游戏”)可达废寝忘食之状, 但练琴却是熬时间凑次数, 能对付就对付、能凑合就凑合, 甚至还要跟家长或老师讨价还价, 练多长时间或多少次就可以玩多长时间的游戏。笔者对游戏的成瘾性深有体会,曾因为自制力差、自律性弱, 一旦玩起游戏来就完全停不下来。为了尽量避免自己沉溺于游戏而荒废主业,后来只好采取“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干脆轻易不碰游戏,基本做到了不为所动。


不过某天突然转念一想, 游戏中遍布陷阱、危机四伏, 后有追兵前有阻截, 操玩者在游戏中要想晋级通关, 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披荆斩棘过关斩将。无论是躲避陷阱、打败对手和追兵, 还是领取福利诸如加命加油加弹药, 都离不开眼、脑、手的配合以及好记性。由此想到练琴当中无论是将一首新练曲目练熟,改正错误,还是将新的演奏要求掌握成新的技能,不都离不开在重复性的练习吗?


其实即便是所谓的具备一定 “智能 ”逻辑,电子设备也都是按照一定逻辑程序来设计游戏的各个环节,因此每次失败后反复不停的尝试闯关,与重复性的操作练习并无实质区别。既然都是重复性练习,为何学生特别是孩子就对练琴和玩游戏的态度和心理上差异如此之大呢?笔者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孩子对于练琴当中的要求不够明确、较笼统,缺少细节上的标准和规范。缺少了游戏当中的具体性和具象性,也就不易激发孩子的好胜心。当重复若干次缺少对操作结果反馈的练习后,自然容易失去兴趣。这时如果练习者年龄较大、更为独立或自身有较明确的目标则会试图进一步探索和追寻具体的细节要求和标准,从而在下一步的练习中针对具体的要求和标准进行重复性练习并尽力接近具体的要求和标准所含有的指标参数。这就是所谓学生的悟性——自发自主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而对于大多数普通资质的学生而言,只有当明确了具体的要求和标准,并引导其将练琴内容中的要点、难点当作游戏中的陷阱、追兵、拦截、福利,可能有利于激发其好胜心,进而才可能产生自发自主的重复性练习的积极性。


当然,在游戏中,对于操玩者的每次动作和进程,游戏都会有及时的反馈结果。而练琴则缺少及时的反馈。即便是大多数琴童都有一位家长陪练或监督,但随着曲目程度的提高和难度的加大,没过多久,家长就难以保持对孩子练习时对错的辨别力。因此合格的陪练就成为不可或缺的因素,毕竟检验学生对上次课的内容和要求练习结果和进度的频率,据音乐表演的性质特征来讲,通常都是每周一至两次,让教师成为其每个学生的陪练是不现实的。因此教师应该在课上引导学生掌握音乐表演当中普遍规律的标准和原则。而具体的细节要求则需更加明确,令学生在练琴的闯关晋级尝试中能有明确的反馈依据,以利于激发学生练琴闯关晋级的好胜心,才容易坚持甚至愿意进行重复性的练习,令学生在游戏中进步,在进步中游戏。(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3——对学生发脾气是黔驴技穷的表现,应该在爆发前先琢磨有什么办法能触动学生改变。(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4——单音线条声部句型和织体的起伏变化:可以借助时值的微量变化辅助张力变化的手段。否则单音音量增加到一定程度,没有其它声部的共同共鸣作用,音质易失真。(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5——音乐的形态,全由一切细节呈现:

大到结构轮廓,小到一个休止符。(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6——孩子学琴前,家长应先通过“考级”:

当然这是调侃,但家长的“考级”内容应该按以下内容分级:

一、家庭教育(尤其是对孩子日常生活习惯及是非观念的训练及培养);二、亲子关系的处理;三、对学习进度和程度自然规律的理解;四、对艺术、音乐的认识;五、对考级的正确认识。(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7——弹奏乐感的实质:作品由音高与节拍组合本就已蕴含了乐感,我们只需要努力的发现并挖掘,进而转化并通过声音的变化表达出来,就有了表现力,成为弹奏的乐感。但我们常常对这些细节见惯不怪、熟视无睹,甚至视而不见,所以弹奏效果苍白乏味。(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8——看起来是纯技术性的练习曲,要弹得非常有表现力很有乐感才达到其真正的目的,例如肖2,16,18,22等,其实练的就是如何在应付技术困难的同时还有表现力,那就将其转化为艺术作品,这才是成功的演奏。相反如果变得疲于应付而完全顾不上音乐表现那就中计了。(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89——关于钢琴基础教育的层次及顺序:

刚才看到一篇关于钢琴踏板学习的帖子,让我想到有位朋友前些日子说到教孩子学习音乐分三个层次,大意是第一层学弹琴;第二层学聆听;第三层……(望恕我忘记了)。我个人认为假如真是按字面理解的话(当然我相信也希望其内涵应该不是这个意思)把聆听放在学会弹琴之后再学,造成的普遍问题非常大!常见现象就是我前段时间评审一个业余比赛后提到的:一、读谱错误多(基本的音高和节拍);二、音质生硬缺变化和乐感;三、主、伴奏声部不分比例,伴奏声部常常喧宾夺主盖住旋律;四、踏板脏乱不堪浑浊不清。这四个常见问题又恰恰是影响弹奏可欣赏性的基本要素,同时也是考级是否达标的关键指标中的主体部分!这些问题出现之广泛、频率之高,应当引起重视甚至警觉!

我们在钢琴普及基础教育上路漫漫其修远兮!(原创:关常新)

 

《习琴札记》之90——关于个别神童手型问题:

的确有少数的孩子天生对琴键位置很敏感,运动机能较早就显现出超过同龄人很多。至于手型的问题,一切都跟各关节是否能灵敏、及时、合理承受、传导手臂重量和力量按压琴键推动琴槌击弦发音有关。一般的孩子在智力发育到可以学琴的年龄,肌体仍没有达到刚才说的状态,因此用拱形这种易于分散重量的形状也就是所谓的手型就较多地用于减少手臂重量过于集中到指端关节,让掌关节、二关节分担重量,这样利于手指相对灵活地进行触键动作。而这些少数的极有天赋的孩子本能地知道如何将重量和力量传导到琴键发音,因此外型已不重要,继而产生了你所看到的视频里的现象。不过绝大多数的孩子不具备这样的天生的本能,因此仍需要按部就班循序渐进的训练。(原创:关常新)




作者关常新简介:

关常新在演奏及教学中致力于探寻并挖掘作品的内涵、作曲家的创作意图,以及作品的细部特征,并努力通过研习多样的触键手段、借助富于变化的音色并赋以逻辑性的句法和结构层次呈现作品的内在表现力;此外还努力通过拓展想象力及生动鲜明的形象感、场景感和描绘力普及推广古典音乐。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钢琴系主任Christopher Harding教授:“他令钢琴发出美妙、高贵的音色,我能听到每一个细节。这确实是一场一流音乐修养和技艺的独奏会!”在其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期间的导师之一杨峻教授(已故)曾评价道:“……他(关常新)有着十分细腻和严谨的演奏风格,虽然有很好的技术功底,但从不喜欢过分地夸张和炫耀。他有十分优雅和动人的音色,以及自然、流畅的音乐感觉。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有很强的驾驭大作品的能力,…….。”美籍匈牙利钢琴家、美国克莱本国际钢琴大师班创办人及执行总监塔玛什·翁格(Tamás Ungár)博士这样评价他的演奏:“关先生对不同作品风格的重要特质——色彩及层次具有天生的敏锐感知力。能听到他这样以致力于体现作品深层内涵及核心本质作为艺术追求的演奏实不多见”。


关常新1970年出生于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西洋音乐理论家及音乐史教授并从事音乐学研究;母亲是作曲家及作曲教授,二人均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关常新四岁起随母亲学习钢琴和乐理并接受视唱练耳训练,在青少年时期还先后接受过陈华逸、赵碧珊、伍政文、潘醒华、赵屏国、李惠莉等名师指导,并曾就读于广州(现星海)音乐学院附中。数次参加少年钢琴比赛获奖后,关常新被选送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师从应诗真教授学习,翌年即赢得该校钢琴比赛一等奖,后因成绩优秀先后获保送进入院本科及研究生部学习。1992年起进入杨峻教授(已故)班上学习,在其指导下,参加首届全国钢琴邀请赛获奖。随后关常新应邀代表中国赴日本参加1993年东京世界青年音乐节,其独奏演出获一致赞誉。崭露头角后他开始了演奏事业,包括举办个人独奏会巡演、室内乐音乐会、与交响乐团及芭蕾舞团合作演出等,并应邀在中国著名作曲家蒋祖馨(已故)钢琴作品音乐会上演出。关常新以《拉赫玛尼诺夫24首钢琴前奏曲》为论文及毕业独奏会课题获得硕士学位。在校期间,曾荣获“沈心工”、“傅成贤”等奖学金及北京市“三好”学生荣誉奖章,并接受中国教育电视台采访。作为出自广东省的优秀青年音乐家,受到广东省电视台和广东电台音乐台的专访报道。


1996年关常新获奖学金赴美国德克萨斯克里斯蒂安大学音乐学院(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School of Music)继续深造,师从克莱本钢琴大师班(TCU/Cliburn Piano Institute,现更名为PianoTexas International Academy & Festival )创办人及执行总监Tamás Ungár博士,同时兼任此大师班常务助理、协奏曲比赛钢琴艺术指导、及该音乐学院助理钢琴艺术指导。在校期间,参加第八届“马丁纪念奖”钢琴比赛(The 8th Martin Memorial PianoCompetition)获第一名。1999年,获该院钢琴演奏硕士学位。关常新还接受过多位杰出演奏家及教育家的大师班授课指导,如Micheal Andrea-SchubJoseph BanowitzMarc DurandYoheved KaplinskyGabriel Kwok(郭嘉特)、LEE KumSing(李金星)、John PerryPiotr PalecznyMatti RaekallioMaria SedolhoferNelita TrueYIN Cheng-zong(殷承宗)等。关常新也是一位兼具多方面才能的音乐家,热衷于室内乐合奏,很早即开始进行不同合奏艺术的实践,经常作为特邀合奏艺术家活跃于许多音乐演出并积累了一定的学识和经验,与其合作过的指挥及演奏家有卞祖善、Babara BaberMonique DuphilAndrea EmilianoffJohn Haines-EitzenPaul HostetterJoseph Lin(林以信)、HediSalankiRonaldSmartKatherineWinkler等。


2002年关常新应聘回国任教于中国音乐学院钢琴系,在该系成立初期承担大量学科建设工作, 并曾任演奏专业教研负责人,现为副教授、硕导,负责国际交流活动。除教授主科个别课外还讲授《钢琴艺术概论》、《键盘艺术史》专业基础理论课,其撰文及译文获得国家核心期刊及《钢琴艺术》专业期刊发表。获中国音乐学院钢琴系学生评选2005年度“优秀教师”荣誉、2008年度“我爱我师”评选活动“优秀公共课教师”荣誉、2010年学生评选“我心目中最优秀的教师”荣誉、2012年 “我最喜爱的专业老师”荣誉。作为主要创建人之一,于2006-2008年任该院主办的北京国际钢琴艺术节艺术总监助理及组委会成员。作为独奏及合奏艺术家他已应邀在中、美、欧多个城市、院校及艺术节/大师班举办独奏会巡演及讲学,其所授部分学生获得国内/国际比赛奖项及奖学金,并进入世界知名音乐院校继续深造。关常新在国内国际比赛中担任评委,并多次应邀担任北京知名高校音乐特长生钢琴招生考试评委。于2011年协助创办了美国科罗拉多国际钢琴大师班及钢琴比赛,并任中国区主任及大师班常驻客座艺术家及教员。20152016应邀赴欧洲最大的室内乐艺术节——著名的比利时Musica Mundi国际室内乐训练营及艺术节担任常驻艺术家及教员。







右下角“写留言”可发表评论


中国著名企业--江苏新空间集团为《琴童家长联盟》栏目公益音乐活动支持单位新空间集团具有国家幕墙材料生产资质企业、建筑装饰工程施工一级资质企业。集团崇尚品质文化,成立有江苏新空间民族管弦乐团,由曹建国总裁(上海民乐爱好者协会副主席)任民乐团指挥、艺术总监。


编者:与微信“中国琴童家长群”关联的本公号欢迎赐稿,收到来稿即视为作者授权本公号发表,版权归本公号所有。来稿邮箱:qtjzlm@sina.com  

 音乐改变生活,琴童改变家长

---和孩子们一起成长

(独家首发,谢绝抄袭)

点右上角转发到朋友圈。欢迎以“873070822”加入“史上最干净的群”--微信中国琴童家长群》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关注本公号: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