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年的冬天:拉赫玛尼诺夫和肖斯塔科维奇

橙客乐堂2020-06-29 09:35:48



03

十一月

星期五


1917年的冬天: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二交响曲

Shostakovich’s 1917

 

时间/Time:2017.11.3  20:00

场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主厅

Venue: Shanghai Symphony Hall - Concert Hall

票价/Price:VIP580/380/280/180/80(元)


指挥:简文彬 | Conductor: Chien Wen-Pin

钢琴:黎卓宇 | Piano: George Li

上海交响乐团 | Shanghai Symphony Orchestra


曲目:

  • 拉赫玛尼诺夫: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18

    (钢琴:黎卓宇)

    --

  • 肖斯塔科维奇:d小调第十二交响曲,作品112「1917年」

*演出曲目以现场为准

Programme:

  •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 in C minor, Op.18 

    (Piano: George Li)

    --

  • Shostakovich: Symphony No.12 in D minor, Op.112 “The Year 1917”

*Program is subject to change.


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范·克莱本演奏)


Pre-concert Talk·1917年的冬天: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二交响曲

  • 时间:2017.11.3周五  19:00-19:45

  • 地点: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大堂C区

  • 主讲:橙客/ 音乐学者

  • ☞免费入场聆听导赏


1917年冬,十月革命的炮声改写了俄国历史,也改变了俄国的音乐生活。

许多俄国艺术家流亡他乡,拉赫玛尼诺夫就是其中一员,他携家带口连夜乘坐火车和雪橇跨越国境,开始了流亡生涯。

肖斯塔科维奇正是生于新旧交替的混乱年代,自幼形成的革命情结在其后的作品中反复出现。据他所说,1917年的夜晚,回国领导革命的列宁在火车站发表演说时,听众人群中的自己也深受感染,这是真的吗?

这场音乐会的上半场代表着沙俄时代最浪漫的回声,下半场则是苏联时代红色浪潮的缩影。反讽的是,如今大多数听众喜爱的反而是更久远的浪漫回声,离我们更近的苏联交响曲对于当代人来说似乎已成苦涩的革命记忆。

拉赫玛尼诺夫的这部钢琴协奏曲为什么最受欢迎?它在诞生后的一个世纪中是如何被流行化的?新生代钢琴家黎卓宇弹奏这一流派的音乐有何优势?列宁领导下的十月革命对少年肖斯塔科维奇产生了哪些影响?这位人格分裂的作曲家为何在斯大林逝世后“自觉”地创作充斥着革命歌曲的交响曲?音乐学者橙客为您独家解密。

 

主讲人:橙客

  • 20世纪东欧现代音乐方面的专家,他的博士学位论文《潘德列茨基1962年之后的风格演变研究》、“终结乌托邦——肖斯塔科维奇《第四交响曲》赏析”等专题文章广受好评。

  • 上个乐季,橙客在上交演艺厅举办了“红色签名:寻找真实的肖斯塔科维奇”和“波兰乐派的老司机们”两场讲座,深受乐迷喜爱,在本乐季他还将在上交演艺厅带来“纪念伯恩斯坦百年诞辰”的两场讲座。



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二交响曲》(阿什肯纳齐指挥皇家爱乐乐团)

「看点」黎卓宇:魔爪少年,神奇小子的音乐魔力!


周皓/文


最初听到钢琴家George Li的名字,是2015年第十五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期间,在现场观赛的朋友在半决赛后便不断和我们提到钢琴组有一位美国钢琴家George Li表现着实抢眼,花了一段时间我才找到他的中文名:黎卓宇


黎卓宇


George Li 

后来决赛时,黎卓宇连续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和普罗科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面对这两部能把钢琴家生吞活剥的超难作品黎卓宇愈战愈勇,最终凭借轰动性的表现斩获银奖,当时他才19岁。

钢琴家马祖耶夫现场为黎卓宇颁奖


获奖之后整个音乐圈都在谈论他,纷至沓来的演出邀约更是很快便将他两年内的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五个月后,中国乐迷第一次见到黎卓宇本人。当年12月,捷杰耶夫率领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曲和钢琴协奏曲全集,其中钢琴协奏曲的独奏分别由当届柴赛的几位获奖者担任。


△ 黎卓宇和捷杰耶夫

 

演出前我去休息室见黎卓宇,他本能而真诚的亲切感让我觉得仿似是在和一位相熟多年的好友聊天,但那的确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这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首次与杜达梅尔合作时,如今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火音乐家的杜达梅尔竟然在后台拉着他玩起了自拍。

 


△ 黎卓宇和杜达梅尔


而当他迈上舞台的那一刻我才惊觉,他的那种亲切感和与生俱来的热情竟然能瞬间填满拥有近两千座位的音乐厅,还未开始演奏他便让现场的观众和他同处一个呼吸频率。当晚他的演奏令中国乐迷感受到了这个神奇小子的音乐魔力,他有着饱满而明亮的音色,音乐结构大气且细腻,真切的激情更是自然地推动着音乐发展。



更传奇的则是在他演奏之后,原定将演奏《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的钢琴家因为身体不适而无法上台,“姐夫”捷杰耶夫第一反应便是冲到黎卓宇的休息室中问他:能不能顶上。距离上场仅半个小时且之前没有进行过排练,按照原定计划和乐队合作帕格尼尼显然是不可能了,最后“姐夫”建议黎卓宇干脆弹一场“迷你独奏会”,在所有人都感到担忧的时候黎卓宇轻松愉快地答应了。

 

在又一部交响曲之后,工作人员向现场观众说明了情况并开始重新布置舞台。紧接着,黎卓宇在一片欢呼声之中走上舞台,演奏了贝多芬和李斯特的几部作品。及至这场特殊的迷你独奏会最后黎卓宇演奏他自己改编的李斯特《第二匈牙利狂想曲》时,钢琴轰鸣的和弦和他自信的笑容将全场点燃,在谢幕时许多观众竟然向舞台方向涌去鼓掌叫好,这样的场景并不多见。第二天京城所有的媒体都聚焦于黎卓宇,我知道,他在中国也火了。

 


1995年出生于美国的黎卓宇是一个典型的ABC,能听懂一些普通话和粤语但完全开不了口,他的母亲和我开玩笑说他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不会写,但这并不妨碍黎卓宇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和理解中国文化。对文学有着浓厚兴趣的黎卓宇大学时考入了哈佛大学的文学专业,不但琴弹得好,并且在文学研究方面同样造诣匪浅,他说文学对他理解音乐有着很大的帮助,因为这两门艺术有着很大的相通性,都是通往深度人文关怀和表达人性的一种方式。

 



△ 黎卓宇和他的父母


在广博的阅读之后,黎卓宇说自己最喜欢的一句格言是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他不仅仅是一位天才少年,更是一位有思想深度的音乐家,我想他是在一个更大的层面上践行着这句千年智语,他从各种门类的文学艺术中不断汲取灵感,并将其融入到对音乐的理解以追求更高的境界。第二次在他的休息室见到他时正值排练结束后演出开始之前,黎卓宇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地做着哈佛大学的功课,神情严肃到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了二十岁都不止,神态却像极了一个中学生,真是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一年时间里像旋风一样席卷了国际乐坛的George Li.

 



△ 黎卓宇和艺术家们


黎卓宇的亲和力在他的Facebook中有着体现,他几乎在全世界都有朋友和粉丝,并且十分乐于通过社交媒体与朋友们分享和互动。除了音乐和文学之外,黎卓宇和他的同龄人一样酷爱运动,特别是他的足球水平同样拿得出手,他曾分享过一个他某一年生日时远距离罚任意球的视频,漂亮的弧线直挂球门左上方死角,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时都和我一样再三和黎卓宇确认,这个真的是他么,这时候黎卓宇脸上又露出了自信和惬意的笑容,就如同他演奏自己改编的匈牙利第二狂想曲音乐厅中充满了和弦的轰鸣时那样。



一次采访中黎卓宇被问到想成为怎样一个人时他说希望以后不仅仅能成为一位世界级的钢琴家,人们提到他时更会认为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其实,他已经是一位这样的音乐家了。


本文内容转载自“上海交响乐团”公众号,特此感谢!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橙客乐堂公众号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