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 聆听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文化云原创)

文化云2020-01-01 08:03:34



2月27日晚,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主厅,由当今风头正健的丹尼尔·哈丁指挥伦敦交响乐团演奏西贝柳斯:C大调第七交响曲和拉赫玛尼诺夫:e小调第二交响曲,对于西贝柳斯的交响曲恕我孤陋寡闻,没怎么听过,但是他的《图奥内拉的天鹅》、《芬兰颂》、尤其是他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都是我喜爱的曲目,唯有他能写出北欧冬日仿佛幽冥一般的孤寂。


 

闲话不说,今天重点谈的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巧合的是,EMI唱片公司曾经出版过安德烈·普列文André Previn指挥伦敦交响乐团演奏的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安德烈·普列文本身就是俄裔犹太人,所以对俄罗斯音乐中宽广、悠长的旋律线表现的得心应手,他出生在柏林又深受纳粹德国迫害逃亡美国,对人世的悲欢离合深有体会。

 

同时,我也收集了其他版本的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如尤金·奥曼迪指挥费城管弦乐团的DVD。如果要说聆听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的感受,那就是应了元稹那首流传千古的诗句的意境: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元稹

残灯无焰影幢幢, 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 暗风吹雨入寒窗。



悠长广袤的俄罗斯旋律层层递进,灰暗、压抑的忧伤犹如冬日的浓雾,阴冷凄厉。仿佛一个人孤寂的伫立在雪地,在无限的幻灭中对生活做着最后的抗争,精疲力竭之后依旧能看到云开雾散后冬日的阳光。


拉赫玛尼诺夫


据说拉赫玛尼诺夫因为饱受神经衰弱症的折磨接受心理治疗,尼古拉·达利博士要求他每天接受暗示治疗法诊治,拉赫玛尼诺夫每次都要坐漆黑的房间内,听治疗师不停重复说:“你将开始创作协奏曲…你会工作得称心如意…你的协奏曲会是最好的…”拉赫玛尼诺夫最终于诊疗期末时,完成了著名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并一举赢得格林卡奖,于是他顺利地恢复了作曲活动。第二交响曲,则是拉赫玛尼诺夫恢复自信之后的作品,完成于1906年秋至1907年春。


新生代著名指挥家丹尼尔·哈丁


丹尼尔·哈丁在当今古典乐坛新生代指挥家中令人瞩目,他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开始于17岁时,“英雄出少年”的丹尼尔·哈丁组织起一批乐手演出勋伯格的作品,并制作录音寄给了自己的偶像——西蒙·拉特尔爵士,西蒙·拉特尔听过立即聘请他为助理指挥。随后丹尼尔·哈丁就读剑桥,19岁又被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聘请担任自己在柏林爱乐的助理指挥,同年首次登台指挥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即被英国皇家爱乐协会授予“最佳新人奖”。1996年的柏林音乐节,丹尼尔·哈丁首次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出,同年他还指挥了两场BBC逍遥音乐会,成为该系列音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指挥,从此平步青云。



当晚,丹尼尔·哈丁指挥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似乎也体现了英国人对待俄罗斯音乐的态度:哀而不伤。即便是对待俄罗斯人灌饱了伏特加酒之后的狂热与激情也显得有些克制。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白痴》里俄国人对英国人的评价,他们是君子,但又不会涉事其中。尤其在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的第三乐章,丹尼尔·哈丁的指挥风格体现了他的恣意潇洒,但并不花哨。整体来说,伦敦交响乐团的演奏也是兢兢业业。最后的返场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里的波兰舞曲,事实上,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可以说是柴科夫斯基浪漫主义的直接继承者。从返场曲目的选择来说,丹尼尔·哈丁的指挥用意很明显。

 

戳“阅读原文”预订更多精彩文化活动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