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名家】他叫拉赫马尼诺夫,是比柴可夫斯基名字还长的男人.

RUC与古典音乐2019-11-30 16:13:59


拉赫马尼诺夫,20世纪伟大的作曲家、钢琴家。把俄罗斯浪漫主义风格发挥到极致,视柴可夫斯基为神。
第一次知道拉赫马尼诺夫,我上初一。



我望着交响乐团排练厅小黑板上写着的本周排练曲目:《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久久凝视,默然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作曲家比柴可夫斯基名字还长!我这学期真的能把他的名字记住吗?

但是,当人爱上一颗鸡蛋的味道的时候,他就一定能记住那只下蛋母鸡的名字,哪怕那只母鸡的名字有二百个字。
最开始的时候,协奏曲的排练是没有加钢琴独奏的。听着乐队磕磕绊绊的合奏,只是很单纯的感觉,这曲子真够阴暗,我喜欢。



随着排练的推进,有一天钢琴独奏突然来了。当那位以色列钢琴家弹出拉二钢协第一乐章前几个晦暗悲壮的大和弦的时候,我震惊了,恍惚了,都不能好好数拍子了。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我至今记得那位独奏的以色列钢琴家是位年轻英俊戴眼镜的光头,此后的每回排练,我都会不能自已的凝视着他锃亮的光头。伴着协奏曲第二乐章那段像流水一般的钢琴solo,恍若有忧伤的涓涓细流在他的头顶环绕,明亮清澈,我感觉有花朵从他的光头上破土而出,蔓延,缠绕,盛开。



我的整个青春期都幸福地沉浸在拉二钢协的单曲循环中。

拉赫马尼诺夫和妻子
我很难用一个词汇来形容这个协奏曲,因为它包含了所有的感情。有忧郁、愤懑、灰暗、悲伤,有甜蜜、浪漫、梦幻、纯真,有沉重、澎湃、宽广、激昂。十几岁少年正是感情最丰富的时候,而第二钢琴协奏曲能让我所有混乱的情绪与之产生共鸣。失恋的时候可以听第一乐章、幻想的时候可以听第二乐章、热血的时候可以听第三乐章,基本就是一部青少年情感指南。



钢琴家傅聪曾经说:“…拉赫的音乐…是糖加水…肤浅…”当我看到这段评价时候,一开始是出离愤怒的。但是我对音乐的理解显然是无法与傅聪先生相比的,对他的评论,我不能谩骂,只能接受。傅聪先生兴许是有道理的,拉赫的作品感情表达或许是过于直白了,氤氲在整部作品中的忧伤隔着广阔的西伯利亚都能闻到。但是,你又能指望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欣赏怎样深刻的作品?正如少女爱美少年,少年爱美少女般敷浅,我敷浅地爱着第二钢琴协奏曲。



12月3日,捷杰耶夫携马林斯基大剧院交响乐团演绎这首青少年的心灵鸡汤,约么!



曲目介绍: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是俄罗斯的作曲家、指挥家及钢琴演奏家拉赫马尼诺夫最成功的代表作之一。作品完成于1901年。这部作品明朗、真挚、完整而深刻,音乐中洋溢的热情和力量,反映了当时新兴的俄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也显示了拉赫马尼诺夫音乐创作中的浪漫主义风格,确立了他当时的影响和地位。
拉赫的女儿坐在钢琴上听他弹琴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