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回顾:魏森伯格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录音 独家乐评

初见ErKan2020-05-21 12:29:56


文 | 纪力孔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Weissenberg & Karajan 再版CD封面


1
拉赫玛尼诺夫和他的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作为一个音乐神童, 拉赫玛尼诺夫很早就享有盛名, 9岁进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 14岁完成人生第一个管弦乐作品。他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 歌剧阿列科(Aleko), 著名的升C小调前奏曲, 都让他年纪轻轻却声名鹊起, 俨然舞台上的明日之星。然而在1897年时, 这些荣耀瞬间跌入谷底, 由作曲家葛拉祖诺夫(Alexander Glazunov)指挥, 被他寄予厚望的第一号交响曲首演却以失败告终, 葛拉祖诺夫虽是一个了不起的作曲家, 但却是一个糟糕的指挥家, 他上台指挥时甚至还在宿醉中, 整个演出惨不忍睹, 拉赫玛尼诺夫说到:「这是我人生最难熬的时刻。」俄国作曲家, 五人组中的桂宜 (Cesar Gui)甚至以「地狱的集合」来评论这次的演出。交响曲首演的失败让拉赫玛尼诺夫大受打击, 原先的作曲计划均束之高阁, 他更是陷入失眠, 酗酒以及忧郁症中。



▲ 拉赫玛尼诺夫 Sergey Rachmaninov


1900年初, 拉赫玛尼诺夫和著名歌手夏里亚宾(Feodor Chaliapin)结伴去拜见大文豪托尔斯泰, 希望能获得一些建议和鼓励, 但是最后证明这次会面是一场灾难。托尔斯泰偏好民间音乐和歌曲,在他争议性的著作「什么是艺术?」中,他认为古典音乐是一文不值的,当拉赫玛尼诺夫和夏理亚平为托尔斯泰演出他的新作品,以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主题所编写的歌曲「命运」时,托尔斯泰回以长长的沉默,最后说到:

告诉我,这样的音乐有谁需要?我必须告诉你,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些音乐,贝多芬根本就是胡扯,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和莱蒙托夫(Mikhail Lermontov)也是。



1 3
2


1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

2费多尔·伊万诺维奇·夏里亚宾
3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


拉赫玛尼诺夫最后失望的离开, 虽然日后托尔斯泰年年邀他见面, 但他从未再接受邀请,他日后回忆:「想想多么讽刺,当我第一次去见他的时候,我感觉象是去见上帝」。


然而,1900年末,拉赫玛尼诺夫结识了医生Dr. Nikolas Dahl, 达尔是一个以催眠为治疗手法的心理医生, 也是一个业余音乐家。拉赫玛尼诺夫希望达尔能帮助他解决失眠和酗酒的问题,达尔给他的治疗目标便是完成一个新的钢琴协奏曲。在治疗的过程中,达尔不断的用催眠的方式对他进行心里暗示:

你会开始创作新的协奏曲,你会从容的完成它,这首协奏曲将会是最顶尖的!


拉赫玛尼诺夫日后在回忆录中说到:「虽然这听起来很荒唐,但这个治疗真的帮助了我」。最后,在1901年,他完成了第二号钢琴协奏曲,他将作品题献给达尔感谢他的帮助。首演时, 虽然他仍忐忑不安, 但是演出却是空前成功,好评不断,和升C小调前奏曲一样成为他的票房冠军曲目。



▲ 拉赫玛尼诺夫 Sergey Rachmaninov



2
魏森伯格与卡拉扬


2012年去世的钢琴家魏森伯格有着传奇的演奏生涯。从小就被誉为神童, 在1947年获得列文垂特钢琴大赛(Leventritt Competition)冠军后, 青年得志, 一度声势如日中天, 然而, 因为厌倦过量的巡回演出, 魏森伯格开始从音乐舞台上消失, 直到1966年, 因为卡拉扬的赏识, 他再度登台和柏林爱乐演出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 这才重启他的演奏事业.



▲ 魏森伯格 Alexis Weissenberg


魏森柏格于1929年生于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 从小就表现出极高的音乐天赋, 从三岁开始接受作曲家Pantcho Vladigerov的指导。1941年纳粹占领了保加利亚, 魏森伯格和他母亲在逃往土耳其的途中, 被抓进了集中营, 他们逃离集中营的经过, 跟电影《钢琴师》的故事一样精彩, 魏森伯格的自传是这样说的:


当我跟母亲被抓进集中营时, 集中营的人员一边审问着我的母亲, 一边忙着决定要把我们送往其他的集中营, 例如波兰那些地区, 而这意味着我们将会死在那些地方, 我和母亲只能无助的待在集中营里, 等待我们的命运, 幸运之神在这时帮了我们一把, 当时我带着我一个富有的远房姑妈送的手风琴, 有一位集中营守卫非常喜欢听我拉手风琴,特别是舒伯特的作品,每天都会坐在牢房门旁听我演奏, 有一天, 他偷偷带着我和母亲溜到火车站,送我们上往伊斯坦堡的火车, 他从火车窗户扔进我们的行李还有我的手风琴, 最后, 他用德语对我母亲说了声”祝你好运”, 然后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就这样, 我们逃往了土耳其。


当魏森伯格一家逃到伊斯坦堡后, 他们前往耶路撒冷, 在那里, 魏森伯格进入耶路撒冷音乐学院就读, 师从克斯腾柏格(Leo Kestenberg), 魏森伯格还和以色列爱乐合演贝多芬第三号钢琴协奏曲, 指挥正是大名鼎鼎的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 这也是他第一次和伟大的指挥家共演。二战结束后, 他前往美国,藉着钢琴家许纳贝尔(Artur Schnabel)和霍洛维兹的推荐信, 他进入茱莉亚音乐学院就读,成为钢琴家萨玛诺夫(Olga Samaroff)的学生,他同时也求教于钢琴家许纳贝尔和羽管键琴家兰道芙斯卡(Wanda Landowska)。


魏森柏格参加列文垂特钢琴大赛完全是个意外, 仅仅是因为霍洛维兹建议他去参加比赛增加经验, 没想到他过关斩将, 获得了头奖, 瞬间成为钢琴圈的名人, 四处巡回演出。然而, 他开始厌倦四处旅行演出的生活,特别是在1956年他移居法国后, 于是, 他离开演出舞台, 专注于重塑他的弹奏技巧和钢琴教学,日后, 魏森伯格在1977年和每周新闻(Newsweek)的访谈中说到:

我以前和许多年经的音乐家一样, 为成功所累, 当我的演出越成功时, 巡回演出的邀约和需求就越频繁, 我学新曲目的速度很快, 但也仅仅只是能弹奏他们, 而不是身心灵全面的去演奏他们,结果,在那十年的巡回演出中,我演出过度,但却没有理解这些音乐, 在此, 我的天份变成了我的敌人, 而不是朋友,而我不希望当我不再年经时,大家仍把我看作「有天赋的明星钢琴家」。




▲ 魏森伯格和卡拉扬 Alexis Weissenberg and Herbert Karajan


1965年, 一个意外的邀约让魏森伯格重返的演出舞台, 瑞典导演法拉克(Ake Falck)邀请他到斯德哥尔摩拍摄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的彼得洛希卡(Petrushka)钢琴版录像, 这份录像引起了柏林爱乐总监卡拉扬的兴趣, 当时,卡拉扬想找一位导演, 为他音乐会录像掌镜。隔年, 卡拉扬被邀请参加这份录像的首映, 片中的钢琴家令卡拉扬十分惊艳, 难以忘怀, 当他问法拉克, 片中的钢琴家是谁? 哪儿可以见到他? 法拉克说:「这很简单, 那钢琴家就坐在你后面。」卡拉扬立刻邀请他和柏林爱乐合演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 就这样, 魏森伯格再次站上舞台, 而这份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的录音, 正是他们俩五年后合作的结晶。



3
冰与火的钢琴家


评论对于魏森伯格的演出往往有两极化的发展, 有些评论赞扬他异常精准的技术, 多变的音色, 剧烈的力度变化, 对音乐结构的信手拈来, 有些却批评他弹奏过于呆版, 机械化, 过度冰冷, 甚至暴力, 有些极端的评论甚至认为他的弹奏就像法医验尸一样冰冷, 或是像香肠机制作香肠一样, 毫无人性温暖, 对此魏森伯格在1983年时代杂志的访谈中提到:


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我的演出会让人如此困扰, 我记得在求学时, 老师告诉我们, 烛火是由燃烧的黄色火焰, 和冰冷的蓝色火焰组成, 人也是如此, 也许是因为我身上如冰冷蓝色火焰的部份令某些人不快。




▲ 魏森伯格 Alexis Weissenberg


然而, 他不寻常的演出风格却和卡拉扬一拍即合, 在1971年, 他们所拍摄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录像中, 魏森伯格和乐团几乎是融为一体, 但他时而冰冷, 时而如火山爆发的演出风格, 却又精准地捕捉到拉赫玛尼诺夫创作时, 那纠结抑郁的情绪, 卡拉扬也驱策乐团和他相互唱和, 最后, 钢琴协奏曲几乎转变成有钢琴伴奏的交响曲。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2---Weissenberg & Karajan CD封面



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第一乐章

在第一乐章中,钢琴扮演的是配角而非是主角,一开始钢琴模仿半夜敲响的丧钟,由远而近,弦乐进入后唱出乐章的第一主题,钢琴则隐没在第一主题之下,魏森伯格神经质般的演奏为之增色了不少。第一次的小高潮后,弦乐和双簧管轮流奏出主题,直到本乐章的高潮。法国号奏出第二主题后,第一主题回归,钢琴和乐团血气贲张的结束这个乐章。



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第二乐章

慢板乐章中,一开始的主角是竖笛和双簧管,钢琴再次担任伴奏。乐章的开头表现出遗世独立的感觉,宛如另一个世界,当主旋律回到钢琴上时,钢琴带领乐团逐步推向高潮,中间的华彩乐段代表了主题的重述,魏森伯格在此让钢琴奏出最伤感的悲歌。最后,乐章在平和中结束。



第二号钢琴协奏曲 第三乐章

终乐章由低声部奏出神秘的颤音开始,伴随着钢琴的华彩和第一主题。抒情的第二主题由中提琴和英国管奏出,这段旋律后来被Buddy Kaye和Ted Mossman用来谱写法兰克.辛纳屈的名曲「Full Moon and Empty Arms」(辛纳屈在拉赫玛尼诺夫死后两年后灌录了这首歌), 之后, 拉赫玛尼诺夫将两个主题互相蹂躏, 在钢琴弹最后的华彩乐段结束后, 拉赫玛尼诺夫给了一个令人屏息的休止, 然后将钢琴和乐团推向高潮, 乐团奏出主题后, 以一个狂想的乐段, 辉煌的结束。 



- 音源来自 -

专辑 | Tchaikovsky: Piano Concerto No. 1 /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 2

艺术家 | Alexis Weissenberg

唱片公司 | EMI百代唱片

发行时间 | 2004-05-04




专栏作家 纪力孔

来自台湾的音乐发烧爱好者,毕业于纽约大学水牛城分校,现就职于中国苏州大学音乐学院秉持什么都听,什么都尝试,耳听为凭的原则,聆听过5000张CD唱片。 




——————————————



<<< 点击图片 阅读往期乐评

卡拉扬和英国爱乐乐团

在1960年所录制的

第二号交响曲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