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 专栏「欧南评演奏」

半度音乐2019-06-17 21:30:59

欧南评演奏


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创作于1899年,完成于1901年。是拉赫玛尼诺夫在俄罗斯期间创作的早期作品,这部作品因其诗意和抒情,而广受赞誉,也是他最受人喜欢的作品之一。第二乐章是持续的慢板,三部曲式。颇能反映拉赫玛尼诺夫缠绵,淡淡忧伤的个性气质。因作品长度关系,这里去掉了后面的主题重复。

第15期:拉赫玛尼诺夫

《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


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版

傅聪不太喜欢拉赫玛尼诺夫,甚至贬低他的作品抒情的像白开水。这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傅聪的技术缺陷,而拉赫玛尼诺夫的钢琴作品又以难度著称,他自己从不演奏他的作品。还有就是个性原因吧!同行相轻,多是艺术观的分歧,实属平常,不能作为标准。

这首第二乐章,轻柔的像月光洒在静静的湖泊上,而木管和钢琴的唱和,又像是情人间的喁喁私语,温暖缠绵,有一种被深情抚摸的感觉。在肖邦的音乐中,我们能感觉到极致的抒情,但很少有被抚摸的感觉。而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有个特点,如山峦起伏般绵绵不绝的忧伤,这或许也是傅聪觉得他有些滥情的地方。

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于1987年出生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是当今世界上颇为走红的钢琴家之一,除了扎实的基本功之外,美貌当然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想不红都难。当然,除了颜值的附加值之外,卡蒂雅的演奏也是极尽温柔缠绵之能事,如痴如醉的脸部表情,像魅惑的维纳斯,至少在这三位美女演奏家中,她的乐感和表现都强于她们。

拉赫玛尼诺夫的这个乐章,的确有些女性气质。而卡蒂雅的演奏胜在缠绵,让人感觉有一股从内心涌出来的,温暖的爱意。

王羽佳版

王羽佳是国内少数几个依靠自己的实力,在欧美走红的钢琴家。关于她过于暴露的着装,国外媒体曾经评论说:“她的裙子如果再短或紧一丁点,剧场就应该要求任何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在没有成年人陪同下不得入场;她的高跟鞋如果再高一点,她肯定不能走路或者踩踏板。”不过这种八卦正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个艺人如缺少话题,只能说明她不被关注。

和新一代的钢琴家常被认为技术一流,艺术相对薄弱一样,王羽佳也一直被认为是技术派的钢琴家,但这往往是一种错觉。除非有着明显的弱点,一般演奏家不太可能差别如此之大。和艺术家类似,很多听众,尤其是所谓资深的,往往也是矫情的人,按照自己的欣赏趣味去苛求演奏家。不过这无伤大雅,有争论,就有活力,否则人云亦云,只是一潭死水。

在这个抒情的乐章中,王羽佳并没什么明显的弱点。或许在情绪的表达上,有些不及卡蒂雅的投入,缠绵,但乐句的处理比卡蒂雅干净和透明,富有层次感。


埃莱娜·格里莫版

埃莱娜·格里莫是法国美女钢琴家,生于法国南部美丽的城市普罗旺斯,成名比她俩早很多。早在十多年前,国内就出版过她的自传《野变奏》,我曾经写过书评《生命的变奏》。格里莫声称自己对于“对称”有着狂热的嗜好:“这不是一种新的狂热:自我有记忆以来,我一直感受到这种萦绕着我的对称的需求。因此,当我的右手被划破时,我立即会把左手也划破。”这或许是一种病态的偏执,在艺术家中,这种“偏执狂”比比皆是,太正常的人是成不了艺术家的。

不过,说白了,这本自传只是一个少女的有些添油加醋的“胡思乱想”,它的宣传意义要远远大于文本的意义。

        格里莫的演奏其实并没有显示出什么偏执的趋向,显得非常冷,中规中矩。在这三个美女中,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冷冰冰的走句,既不温情,也不浪漫,没有那种甘美的,如胶似漆的,甜蜜的温存。



  欧 南   

     自由撰稿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半度诚挚寻觅

「优秀民族民间音乐演奏者 」


线下体验地址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
M50创意园区11号楼一层半度音乐

联系电话
021-62768267 / 62773450
电子邮箱
bandumusic@126.com
半度淘宝店
http://bandu.taobao.com/
半度官网
www.bandumusic.net

长按二维码或搜索微信
banduyinyue
快按右上角“分享”扩散美好么么哒~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