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朗而真挚的鸿篇巨著——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番茄古典音乐2018-11-08 07:38:41

点击上方"番茄古典音乐"↑一键订阅哦~






番茄古典音乐
音乐犹如生活,它往往无穷无尽。
音乐也能够成为力量,
在欣喜和悲哀时给我们欢愉与安慰。
音乐是无时不刻的静静聆听,
是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交响。





★★★



1901年深秋的一天,拉赫玛尼诺夫坐在自己家的钢琴前练习着自己的一部新作,五天后,他就要首演这部作品。他的个子很高,极短的头发,带着一副忧郁的愁容坐在钢琴前,那股忧郁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同是又透出俄罗斯贵族才具备的高贵气质。他搭拉着眼皮,注视着自己的双手,那是双巨大,修长,苍劲有力的手,手背上隐约地突出几条青筋,指关节突出。此时的这双手正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着,一连串琵音精准轻快地演奏出来,快速的八度和弦又怎堪话下。弹了一会儿,他站起身准备到窗台前休息一会儿,然而走到一半却停住了脚步,原来他注意到了书架上的一副画像,眼光深邃,留着雪白的大胡子,正是俄罗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年轻的拉赫久久地注视着画像上的人,像一个学生站在老师面前,他内心默念着:“伟大的作曲家啊,我敬爱的真正的艺术家,您的著作给了我无穷的创作力量,请保佑我的新作成功吧!”

这部作品正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音乐中洋溢的热情和力量,反映了当时新兴的俄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也显示了拉赫玛尼诺夫音乐创作中的浪漫主义风格,确立了他当时的影响和地位。



人物背景



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187341日-1943328日)

拉赫玛尼诺夫是一位出生于俄罗斯的作曲家、指挥家及钢琴演奏家,1943年临终前入美国籍;他的作品甚富有俄国色彩,充满激情,且旋律优美,其钢琴作品更是以难度见称,纳入于不少钢琴演奏家的表演曲目中;被誉为20世纪最著名的俄罗斯作曲家、钢琴家兼指挥,俄罗斯浪漫主义传统的最后一位伟大倡导者



拉二背后的故事


这部伟大的作品的诞生正值俄国革命前夕,整个俄国正处于统治阶级的残酷统治之下,好似一座监狱,许多知识分子对现实深感不满和苦闷。拉赫玛尼诺夫的早期作品就反映了当时俄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困惑、绝望、看不到出路的忧郁心情,同时也反映了他们对现实的不满和寻求个人精神上的寄托。拉二在1900-1901年间写成,这是作者经历过若干年艰重的创作危机之后重又聚起新的创作力量的开始,同时也是作者个人生活中因结婚而来的幸福转机之前的产物——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很可能影响了这首作品的总的特点。拉赫玛尼诺夫一方面以深沉的音调抒发他内心的忧郁与悲伤,另一方面也通过气势磅礴的高潮来表达他满腔的激愤。



鸿篇巨著的章节特征


全曲共分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 中板,C小调,2/2拍,奏鸣曲形式。在引子部分,主奏钢琴弹出八小节像是钟声一样灰暗而沉重的和弦。之后, 出现管弦乐的充满力量富有无限张力的C小调第一主题(片段1),这是对美好的向往,是对苦难的怨诉,更是对当时俄国社会的抨击。在中提琴的引导之下,出现了由钢琴主奏的降E大调第二主题(片段2),这一主题气息宽广,热情丰沛,被认为是“最有拉赫玛尼诺夫特色”的旋律之一。短暂的华彩后管弦乐将乐曲引入发展部,发展部主题在管弦乐和钢琴之间此起彼伏,最终进入第一乐章高潮,忧郁沉重的第一主题变为激昂的进行曲,然后钢琴独自再现主部主题,单簧管奏出第二主题,这时的第二主题灰暗而忧郁,随着钢琴的带动渐渐消沉,发展部主题缓缓地奏出,最终钢琴和乐队合奏,强有力的结束。

第二乐章 稍慢的柔板,E大调,4/4拍或3/2拍,肃穆而舒缓的三部曲式。主部主题是从第一乐章抒情的副部主题派生而来,带有沉思的乐念,富有幻想、希望和生活的快乐,甜美而伤感的主题在弦乐、单簧管、钢琴不同声部依次出现,弥漫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格。中段,钢琴突然活跃起来,在各种调性上作变化,与主部主题形成鲜明的对比(片段3),速度渐渐越来越快,最后发展为华丽的颤音。弦乐发出强奏,钢琴由华彩渐渐熄灭,再现第一主题。终结部,弦乐优美的旋律,钢琴自由而快乐的和弦、柔美而饱满的波音,这是整首协奏曲最美的地方。

第三乐章 诙谐的快板,C小调转C大调,2/2拍,近乎于回旋曲。乐队奏出引子,钢琴暴风雨般奏出近似刮奏的华彩,雄赳赳地奏出激昂的第一主题,主题充分地发展。双簧管和中提琴以钢琴作为引导,绵绵地唱出了降B大调第二主题(片段4),宽广如歌,抒情地在琴键中流淌,与第一个主题形成了明显对比。最后是过渡段,钢琴奏出阴暗的三连音,接着第一主题再现,较前更为激昂、强烈,然后是以第一主题为主旋律的“急板”插段,接着乐队达到最高点。第二主题在降D大调上再现,接着再一次出现阴暗的过渡段。第一主题在钢琴的衔接下由管乐奏出,最终,钢琴带领乐队一跃而起,第二主题在C大调上奏出,汇成了一首激情澎湃的宏伟赞歌。乐章结尾,速度逐渐加快,钢琴强奏装饰乐队,最后在钢琴与全乐队合奏的最高潮中结束全曲。



民族气质与作曲家气质


这部作品里的基调是明朗的,充满着欢乐的情绪和温柔、恳挚的抒情诗色彩,而又很明显地又可以感觉得到“大风景”前夕的那种情绪,作为日益高涨的革命浪潮的反映,这是对光明和革新的追求,是乐观的英雄性表现,因此抒情的音流特别饱满、强壮而有力。然而,在饱满的音流和明亮的旋律之下,我们不难体会出一丝丝愤懑、无助和悲伤,有时则是平静和安详。透过这些我们可以看到拉赫本人生平经历和个性——作曲家气质和社会背景——民族气质的投影。以意逆志,知人论世,读文章应该如此,听音乐也是如此。假如我们能够在作品中听到作曲家的心情,此时音乐便穿越了时空,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文/ 李慕颖


美/ 李慕颖



番茄古典音乐


classicalmusic3




长按二维码即可订阅

---

好音乐赠与友人,点击左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