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院民间老手艺——补碗

微濮院2019-05-14 08:32:51



濮院民间老手艺——补碗
梅泾老翁夏云翔


我们孩提时代,濮院街头巷尾,到处可见五行八作,敲着响器走街串巷的手艺人。他们的喊声抑扬顿挫,人们不但能听懂是什么行业,而且听听这民歌似的叫唤就是一种享受。不像如今,卖什么都是按上个喇叭,声嘶力歇地大叫,既听不懂他要做什么,(我听起来好象在喊“鬼子进村了”)而且,那高分贝的噪音,耳膜也实在忍受不了。


还是让我们来回忆过去民间可爱的手艺人,先来说说以下这个行当——补碗。

                    

“没有金钢钻,别揽瓷器活”,说的是补碗,但这是官话。还有一句濮院土话就是:“江西宁补碗,自顾自”,说的也是补碗。


七十年代以前,碗破了,总要把碎碗好好地保存起来,等待补碗人的到来。

 “补碗嗬——补碗——”这声音在街头巷尾响起,在弄堂里回荡。声音很幽长,也很有规律。世世代代,不管是哪位补碗艺人,都是这么叫唤。


补碗匠挑着一副两只小木箱的担子,一头木箱上放张马扎凳,另一头木箱上放几只盛水盛油的毛竹罐,木箱下面是放工具的小抽屉。因补碗匠挑着担子沿街沿村叫唤的,按目前的叫法是上门服务,所以所带的工具极其简单。当人家拿出打破的碎碗来时,补碗人首先把整只碗合起来看一下形状,只要不缺少,随便打成几块都能补好。他首先根据铜钉的多少报出价格,如三分、七分等。往往比买一只新碗要便宜得多,也有精明的客户讨价还价的,补碗人会说:“小本生意,帮帮忙,这是最起码的了……”,最后达成口头承诺,就开始动工。


补碗的工具很简单,最主要的是一个带合金钻头的牵钻,所谓的“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出发点就在这里。



钻孔是补碗的关键手艺,在碗的裂缝两侧钻上对应的小孔,左手握着牵钻,右手拉绳索,小孔的深度一定要控制,两孔的距离要精确。这需要高度集中思想。好在那时候无论男女,穿着朴素,全国一片蓝海洋,从背后望去,分不出是男是女。如果像现在这样,女人们的胸口越开越低,裙子越来越短,那补碗师傅都是长期单身在外,这个模样的女主人在他面前一晃一晃的,这个小孔是无论如何都钻不好的。


补碗师傅钻孔拉绳的架势,很象拉二胡,发出“自顾、自顾”的声音。因为补碗的手艺人大都是江西人,而都是分头运动,发出来的声音又“自顾、自顾”的,所以,濮院有句歇后语“江西人补碗——自顾自”。


钻好孔,补碗师傅就把敲扁的铜丝做成两头弯曲的锔条,一点点嵌入小孔,敲紧、锁牢。


这时候,碗的原状已经恢复,但需要最后一道工序——抺油灰。油灰的原料是商业秘密,好象从前百年老饭店的老汤,如果饭店火起,老板不抢钞票,而拼命抱着那甏老汤往外跑,只要老汤在,老客户就不会离开,老客户就是要这个味道,这家百年老店就存在。


补碗师傅沿着嵌了铜条的裂缝涂抹上油灰,里里外外圴匀地涂上一遍,很细碎的碗片就会粘在一起。这个时候,补碗师傅就开始修补其他人家的碗,过一个时辰,刚才补的碗,拿一碗水试过,如没有漏水,就大功告成了。


别小看补碗这门小手艺,学问可大着呢。


梅泾老翁于2016年11月19日写于三余堂夏宅




梅泾老翁

夏云翔,桐乡夏尚书府第后裔,号“梅泾老翁”。桐乡“民革”第一人、濮院个体羊毛衫第一人、孔雀农庄第一人、私营武术馆第一人。晚年爱好弹奏琵琶、写作著书,已出版个人专著《共望明月各自泪》、《梅泾老翁话梅泾》。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