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锅匠补火车

武安人文2018-11-08 13:48:28

听起来好像无稽之谈,火车这个庞然大物有了毛病,焉是补锅匠能修补好的?可偏就在战争年代,遇上了—桩攸关兵家胜负的军机大事,让一个穷补锅匠露了—次脸。不信,你听听这个真真实实的故事。


还是日本占领东三省那阵子,东北军和小日本三天两头闹磨擦。那年春天,河北武安人高老满在辽西一个叫丰店的屯子做补锅生意。这屯子不大,有百十户人家,村西就是

铁路线,小车站紧挨村子。上午时,高老满正在街头支着摊子给户主做活儿,忽然一声呼喊:“鬼子来了。”

村子里一下就乱了套,家家户户皆

丢下家当,扶老挟幼就往西山里跑。老满常年在外,见得多了,虽不那么害怕,也只好丢下活计收拾挑子去躲避,心里不慌自然就走得慢,当他出村来到火车站时,这里的人早巳溜得一干二净。他觉得挑子累赘,见站台下的排水沟有一处盖板坏了,露着个大窟隆,便放下挑子钻下沟去把家什往里藏,藏好后抬头刚要出来,就见从南边一溜小跑过来一队鬼子。心想:糟糕,此时出去正好撞到枪口上,还是先钻进水沟里躲一时再说。想到此,伸腿就缩进北边的沟洞里。谁知,小鬼子来到车站竟不走了,看看站内空无一人,在站台上呜哩哇啦一阵乱叫之后,便四下散开,占领了制高点,隐蔽起来。老满从窟隆眼儿看得清楚,知道鬼子要在这里打仗,看来一时半会出不去了,只好伏下身子等待机会。


过了约一袋烟工夫,就听远处一声嘶鸣,一列火车由南向北轰隆轰隆开来,听那声音也不减速,看来小站不停车,谁知火车头刚刚接近站口,突然“轰隆”一声巨响,老满的脑袋嗡的一声,耳朵就啥也听不见了,紧接着外面浓烟翻滚啥也看不见了,好一阵老满才有了听觉,外面早已炸了锅似的,机关枪,手榴弹声响成一片,那弹片碎石就落在他头顶的盖板上,我的天哪!没想到躲到这么个倒霉地方,那弹头若落到脑袋上还不要了命?吓得他缩着头连动也不敢动。就在这时忽啦啦一股滚烫的热流顺沟缝浇了下来,这下更糟了,本来很窄的水沟,又淌下水来,老满只好用胳膊腿支撑起身子,让水从肚下流过,那难受劲儿就别说了。这样又过了好一阵,枪声总算停止,水也不流了,外面烟消雾散。老满从沟口往外瞅瞅,见上面换了兵,小鬼子不见了,全是东北军,火车头就停在离他不远处,—堆当兵的正围着车头察看。老满一看都是中国人,也就不害怕了,忙钻出来,拍打着身上的泥巴,正说掏出家什要走,忽的过来两个当兵的拦住他盘问:

“你是做嘛的?哪里人?”

“河北武安补锅的,被鬼子截在这儿了。”

二人把他拉到站台上,报告给长官。那长官正在着急,看他一眼怒冲冲道:“是不是鬼子的奸细。妈拉个巴子,先关起来再说。”

真是刚离鬼门关,又进闫王殿。不由老满分说,便被当兵的推到站台值班室关了起来。此时老满虽然身不由己,但比起刚才在水沟里要强得多了,他不是奸细,心里也不害怕,便扒着窗口往外看,只见当兵的忙着清理战场,修复被炸坏的铁路,那个当官的却如猴屁股抹了蒜似的,焦躁不安地一直围着车头打转。再看那火车头,原来锅炉被炸了个大窟隆,怪不得刚才往沟洞里流热水,看来火车是开不走了。老满听他们的议论,火车上的东西好像与前线战斗有关,鬼子才来此截车的,此时鬼子虽然被打跑了,车头被炸坏,在这半道上,修不能修,换无法换,如果误了前方军机大事,他们这些当官的就有掉脑袋的危险,你想能不急吗?

老满在内听说是与抗日有关,也为他们着急,便朝着看他的两个当兵的说:“看把你那长官急得,不就那么个窟隆吗?修补一下不就成了。”

“哼!你说得轻巧,这可不是你补个锅,不到局里机务段谁能修得了。这趟差不好交了。”

另一个兵倒是个机灵鬼,听了他俩的话说:“有门子。你能补锅,这火车不是个大锅吗?为啥就不能补呢?”

说罢,也不管老满能不能干,就跑去报告。少时回来就将老满带去了。


长官问老满:“你是个补锅的?”

“嗯!嗯”老满连连点头。

“车头上那个窟隆你能补好吗?”

“试试看吧。”

“试个妈拉巴子,补锅的不能补锅炉还叫啥子补锅匠?就这样定了,补得好重重有赏,补不好误了军机大事要你的脑袋。”

说罢,挥手命人把老满带去了。


老满来到车头一看,好家伙,那窟隆看似不大也能钻进去个脑袋,况且铁皮厚,窟隆还在偏下方,修补很不方便,补了半辈子锅还没遇见过这么大而难的活计,心里直发悚,真后悔不该多嘴,到这时也不能推辞呀?哎!谁让咱是补锅的呀,今儿个就是掉脑袋也得去干。想到此便去水沟里取出工具,硬着头皮干起来。只见他先用锤子把窟窿边口夯平,又用钢钻沿边密密钻下眼子,按上铆钉,从内将铆钉顶牢后,又找来厚铁皮照窟窿的大小剁成圆型,打上眼儿,套在铆钉上,真是补锅的行道,还在接口处抹上一层防漏的油灰膏,然后就用锤子叮叮当当地夯起铆钉来。众官兵一直在他身后看着,尤其是那个当官的,看他干得既好又利索,早巳换了态度,在后不住声赞道:“这老客真行!”命手下又是给老满拿烟,又是倒水,还亲自用手绢给他擦汗,不到一个时辰,那窟窿就补好了。当官的一声令下,加水,一试还真行,滴水不漏。这一下全场官兵一齐欢腾跳跃起来,有人拍着老满的肩头,学着日本腔道:“你的,大大的有功,犒劳犒劳的有。”说着便拉他同当兵的一道去吃饭,吃了饭当官的拿着20块大洋和一张字据亲自交给他,要他日后凭此字据可去军部请功领赏。老满接过,连忙点头道谢。


下半晌时火车启动了,老满望着火车远去,拿出条子看看,心里话:还领什么赏?留我这条命就不错了,遂撕碎条子,挑起家什离去。

不久,东北军在关外打了胜仗,原来那列火车正是运的支前军火,真亏送得及时,使战局扭转占了主动。后来东北军派人到此找高老满,要为他请功嘉奖,他早已离去,哪里还能找到?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