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音乐花絮丨星海老院长赵宋光演奏拉赫玛尼诺夫丨与李泽厚的故事丨“这些年走了世界上这么多国家,觉得最聪明的还是宋光.”

每晚古典音乐会2020-05-30 14:15:29

赵宋光演奏拉赫玛尼诺夫


赵宋光丨我与李泽厚的故事

   罗:您在中学毕业时,以优异成绩同时被两所大学录取——北京大学哲学系和北师大音乐系。您选择了北大,当时李泽厚、刘刚纪都是您同系的学友,在北大哲学系您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赵:李泽厚比我晚一年进北大哲学系,我跟他在北大同系学习仅一年。刘刚纪进北大哲学系时,我已经转学离开了。他跟李泽厚密切交往合作。我认识他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之后。 

   我跟李泽厚交往的时间远远长于同学的时间。我转学入燕大之后,还常常进城来看望他。他当时住在肺病疗养宿舍区(景山东街,理学院所在地),见了面就探讨一些哲学、美学问题,美学是我们共同的志趣。我随燕大音乐系搬迁到天津以后,他曾到天津看望我几次。1956—1957年我被派往东德学习,我们保持信件往来。他开始在国内报刊上发表美学文章。1959年,中央音乐学院迁到北京,我们又在一个城市里生活,来往就频繁得多了。他要发表什么文章,常把打印出来的校样拿给我读一遍,让我提意见。他渐渐成为当时中国美学界的三大学派之一的代表人物(另外两派以朱光潜和蔡仪为代表)。他的《美学三题议》那篇文章,发表在《哲学研究》上,有的年轻人从中读出蛛丝马迹来,发现有些段落不同于李泽厚的文风,像是别人写的,就猜测出自我的手笔。

   从1961—1962年起,我的思想有了很大进展,在交谈中提出了“人类学本体论”、“工艺学的哲学”这样的概念。李泽厚对“人类学本体论”的提法很顾虑,怕挨批判,劝我谨慎,不要这么提。对“工艺学的哲学”,他直截了当嘲笑,说这是“机器人的哲学”。我则坚持认为,在《资本论》第一卷的脚注里透露的有关“工艺学”的哲学观点是马克思哲学思想核心(通常被称为“唯物史观”)的微观阐述,我自己正在调式与和声研究、小学数学教学法这两个领域里沿着工艺学分析的轨道向前推进。我知道他对这些具体学科不感兴趣,从不跟他讨论那些方面的问题。

   罗:学术观点的不同,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吧。 

   赵:尽管出现这样的根本分歧,我们的友谊并未破裂。在70年代上半叶,报刊上围绕“劳动创造人”这主题展开了争论,我们读了这些争论文章,分头写出了文章,互相提意见。我写的那篇是《论从猿到人的过渡期》,后来署名“方耀”发表在《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季刊上,那是1976年春季的事。长久以来,这篇文章没有任何影响,只是李泽厚的个别行内朋友知道是“他写的”,读了对他说“写得好”。 

   那年秋天,四人帮倒了,李泽厚抓住时机,又发表文章,又上电视台,又出版专著,又编辑刊物,大出风头。他主持编辑《美学》年刊时,邀请我发表文章,我发表了三篇;他培养研究生,请我去当硕士论文评审委员;他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主持“美学编写组”,请我参加编写组。这些事都出现在1984年秋之前。 

   1984年9月,我奉调到广州工作,就疏远了。“64”之前那几年,有一批青年人围着他,捧着他,“64”之后,他移居国外了。有十几年时间,两人没有来往。

   本世纪初,有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中山大学请他来讲学,这几天住在珠江边上的招待所里,约我见面。我如约见面了,除了拉拉家常,讲讲这些年的遭遇,没有谈什么学术问题。其间他对介绵说:“这些年走了世界上这么多国家,觉得最聪明的还是宋光。”

   后来他在《读者》杂志上发表文章提起我,把我跟哲学史上的名人并列评说,引起别人注意。在他接受采访的回忆谈话中,也提到我,还刊载了我们在北大同学时照的照片,怀旧感很浓。但是学术观点有什么变化,我尽量避而不谈,免得招来冲撞。他提倡“告别革命”,我不认同,也不批评他。他则表示:“这样提对于安定团结是帮了忙的。”


李泽厚丨与赵宋光教授

    “赵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和好朋友。我们在六十年代共同对人类起源进行过研究,我们对使用—制造工具的实践操作活动在产生人类和人类认识形式上起了主要作用,语言很重要但居于与动作交互作用的辅助地位等看法完全一致。我们二人共同商定了“人类学本体论”的哲学概念。七十年代以来,他日益走向幼儿数学教育中操作重要性的实证研究和非常具体的教学设计,而对康德、历史和中国哲学传统兴趣不大。我对他后来的发展十分重视并评价极高,因为我们都认为教育(不只是培养专业人才,而是注重人性建设)将是未来社会和哲学的中心,我的康德书和其他哲学论文不断强调了这一点。但与赵的音乐和科学知识背景不同,我的人文背景使我不能去研究、设计具体的教学过程,而仍然停留在哲学领域,并更注意从根本上去了解中国哲学传统和现当代西方哲学。于是,与他不同,康德成了我哲学思想发展的一个因素。对我来说,康德与马克思的交会是重要的。”——《实用理性与乐感文化》


赵宋光:1931年生,江苏松江人。1949年就读北京大学哲学系,1951年转学入燕京大学音乐系,1952年院系调整并入中央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1956年赴东柏林进修音响物理学。长期任教于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尔后,曾任星海音乐学院院长、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广东省政协委员,并先后当选为中国传统音乐学会副会长、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常务理事、律学学会会长、音乐治疗学会副理事长、音乐美学学会会长。现任上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音乐美学博士生导师。出版论著有《论五度相生调式体系》、《音乐美》、《赵宋光文集》(二卷)、《综合构建幼儿数学教师手册》、《99首蒙古民歌精选钢琴伴奏谱》并主编《音乐教育心理学》、《钢琴视奏教材》(四册)等。


欢迎关注每晚一张音乐CD,讲述音乐大师的故事

以及西方音乐评论,为您提供好玩的古典音乐研究文章

古典音乐微信群开放,请联系微信179747611邀请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本公众号推荐阅读图书

阅读往期节目请点击一下链接:

   古典音乐:西本智实《波莱罗舞曲》《“黄河”钢琴协奏曲 》阿姐生日快乐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肖斯塔科维奇《第1大提琴协奏曲》约书亚·贝尔、郑明勋、马祖耶夫演绎舒曼《梦幻曲》克拉拉·舒曼的几部作品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特米卡诺夫指挥圣彼得堡爱乐每晚古典单曲丨小提琴超女安·梅耶演绎巴赫&古诺 《圣母颂》柴可夫斯基之夜陈妤颖演绎《来自星星的你》主题曲每晚古典单曲丨亨德尔《降B大调竖琴协奏曲》每晚古典单曲丨德彪西《阿拉伯风格》11岁的李传韵演奏巴赫和帕格尼尼十大青年小提琴家音乐会阿巴多的俄罗斯俄罗斯之夜音乐会丨钢琴埃莱娜·格里莫亨德尔《水上音乐》布里顿《战争安魂曲》《黄河大合唱》交响合唱音乐会宁峰、吕思清、宓多里(小泽征尔指挥)演绎萨拉萨蒂《卡门主题幻想曲》丨科茨、王霄、 Fukuda演绎瓦克斯曼版《卡门主题幻想曲》穆特、莎拉·张、米兰科维奇演绎萨拉萨蒂版《卡门主题幻想曲》穆特、马友友演绎勃拉姆斯《摇篮曲》穆特、郑京和、梅纽因演绎门德尔松《 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穆特、林昭亮、帕尔曼演绎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帕尔曼、巴伦博伊姆演绎勃拉姆斯《第一小提琴奏鸣曲》朱莉娅·费舍尔、梅纽因、阿绍特演绎维尼亚夫斯基 《D大调华丽波兰舞曲》

   钢琴作品:《“黄河”钢琴协奏曲 》巴伦勃依姆丨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音乐会朱晓玫《哥德堡变奏曲》音乐会齐默尔曼的肖邦与舒伯特钢琴作品音乐会李赫特、奥伯林演绎“六月船歌”阿劳演绎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阿劳演奏莫扎特第八号钢琴奏鸣曲丨贝多芬第32号钢琴奏鸣曲王羽佳韦尔比耶音乐节钢琴独奏音乐会齐默尔曼与伯恩斯坦演绎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顾圣婴弹奏舒曼歌曲《奉献》王羽佳演绎舒曼沈文裕《时间都去哪儿了》陈萨演绎王西麟钢琴协奏曲家里的李云迪王羽佳演绎肖斯塔科维奇《第一钢琴协奏曲》但昭义学生王雅伦演奏卡巴列夫斯基《D大调钢琴协奏曲》王雅伦与郎朗丨郎朗与巴伦博伊姆丨四手联弹舒伯特《军队进行曲》元杰、王羽佳、白岩峰演奏《彼得鲁什卡》卡蒂雅、魏森伯格和弗里德尔演奏《彼得鲁什卡》王雅伦、 郎朗以及吴乐懿演奏贺绿汀《牧童短笛》每晚古典单曲丨巴赫《西西里亚舞曲》元杰钢琴独奏会沈文裕全国巡演天津站音乐会沈文裕演奏张朝改编版《义勇军进行曲》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鲁宾斯坦演绎《肖邦第二钢琴协奏曲》鲁宾斯坦、郎朗、季古诺娃演绎肖邦第二谐谑曲鲁宾斯坦、郎朗、格里莫演绎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席夫演绎巴赫《英国组曲》张昊辰《百鸟朝凤》霍洛维茨最后的音乐会霍洛维茨)、王羽佳演绎《卡门主题幻想曲》每晚古典单曲丨洪雪、白仁浩四手联弹萨蒂最美的爱情歌曲《我需要你》古尔德为什么能够成为巴赫在20世纪的最佳代言人黎卓宇的柴可夫斯基比赛视频每晚古典课堂丨郎朗大师课上黎卓宇弹奏《向阳花》米凯兰杰利、郎朗、演奏德彪西《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夏天听萨蒂会很凉快盛原《残余的探戈》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