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贴钢琴家盛原谈拉赫玛尼诺夫

北京音乐广播2019-06-26 13:16:05

魂断俄罗斯
盛原眼中的拉赫玛尼诺夫

by盛原

北京音乐广播《古典也流行》今天14点-15点,谷悦邀请钢琴家盛原畅谈拉赫玛尼诺夫,同时送出6月7日北京音乐厅《拉赫玛尼诺夫的双钢琴作品音乐会》优质门票数张。
回复“闯关”参与答题互动,谷悦将从优胜者中随机抽取幸运听众。

一场音乐会,三部作品,一个人的一生

一提起拉赫夫,我就想起他延绵忧郁的旋律,丰美纠结的和声,毅冷酷的奏,厚重多彩的体……我常常会他的一个音片段而痴迷,那旋律在我的内耳延,好像一个温柔的魔鬼在你耳道出了你心底的秘密,使你自己既想抱又想尽力逃脱。一旦你的心灵结识了拉赫夫,你会发现它即刻在你的心里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任何他人都无法取代的位置。有了他之后,我便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他是我无数人私密的朋友。

我知道,你的海里已想起了《第二奏曲》,《第三奏曲》,或者《第二交响曲》,前奏曲,《声曲》,或者《帕格尼尼主狂想曲》中之不去的旋律了。但是我想在大家介三部少人关注的琴苑瑰宝。三部作品也就是拉氏两架作的三部作品:《第一双曲》作品5,《第二双曲》作品17,和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为乐队创作的《交响舞曲》作品45的双琴改曲。


双钢琴作品:为音乐会演奏而作

首先,双琴作品不像一架琴四手联弹创作的作品那,更多的是家庭娱乐、趣味教学、或熟悉和播交响和室内作品所作。双琴作品由于普通人家中的条件所限,也因两架琴同演奏丰富的色彩和音量幅度,使得双琴作品大都会演奏而作。作品的构幅度也相宏大,色彩丰富,情感的比和反差也更富于戏剧性。

拉赫夫的双琴作品就充分地利用了一切双琴演奏形式的点,而双琴的点也正好符合了拉赫夫情感幅度烈,音响色彩丰富的个性和作特征。尤其是作为钢琴家的拉赫夫,在写作双琴作品感到得心手,好像作形式就是他量身制的。


《G小调第一组曲》:为失恋而作

G第一曲》作品第5作于1893年,年拉赫夫只有二十岁,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作曲家和钢琴家。这时的他刚刚从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是钢琴专业的荣誉毕业生,他的对位法课程师从塔涅耶夫,作曲师从阿连斯基,柴可夫斯基是他创作的偶像,安东·鲁宾斯坦是他的钢琴之神。在事业上他似乎在这一时期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但在生活中却已经经历了个人情感的痛苦。

就在几年前,他和邻家女孩Vera Skalon 相爱,但是女孩的母亲禁止他们交往,年轻无助的拉赫玛尼诺夫只有和Vera的姐姐通信以保持和Vera的间接交往,但最终这段感情也没有成功。

这首别名为《音画幻想曲》的《第一钢琴组曲》分为四个乐章,标题为“船歌”、“爱之夜”、“泪”、和“复活节”,其灵感来自四位诗人:莱蒙托夫、拜伦、丘特切夫和寇米亚科夫。


部年的作品里,我可以听到憧憬、幻想,但已经忧郁、悲哀和孤独的拉赫夫。首年的作品是拉氏在二十岁时他在琴、作曲方面受到的佳教育,歌和美方面的广博修养和感受力、想象力,有个人生活中失意和希望交的完整写照。

《第一交响曲》之后:失败,迷失,一蹶不振

1896年,二十三的作曲家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创作了他的第一交响曲这对于拉赫夫来是很不常的。展得很慢,他为这部作品投入了大量的心血。但是18973月的首演却是完全的失。担任指的格拉祖夫没有部作品的演出足的重,使得演出水准欠佳,拉赫夫在演出未就离开了现场。而乐评出来后,更是拉氏望。力五人之一、当斯最受人尊重的乐评人之一、拉氏的前居伊写道:拉赫夫的交响曲也可以住在地的人们带来快。并作品的奏、曲式、机的运用、配器、和声等方面都有十分具体、刻薄的否定。

于一个作曲家来一部作品泛泛的低,甚至他人身的攻都可以一笑了之,但是当听到同行程中朝思暮想、恨交加的具体问题进针对性的批判,一位作曲家很有可能就像被手戳到了要害一顿时丢了功力,迷失了方向。


拉赫夫也因此一蹶不振,失去了作的自信和灵感,在未来的三年里几乎没有行任何艺术创作。也就在,他与她未来的妻子婚,却又遭到女方父母的反19001月,他朋友介到托斯泰家中托氏演奏。大文豪并没有像几十年前听到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那潸然泪下,而是把年的作曲家拉到一边说需要这样的音?我要告你我非常不喜欢这西。”几年的的确确是拉赫夫人生的一个低谷。


《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康复之后

也就是在19001月,低谷中的拉赫夫在家人和朋友的鼓励和支持一下,去尼科莱·达医生那里接受当的“自我暗示”心理法。心理治每日行,持了三个月,达医生运用当的催眠法最治愈了拉氏的写作障碍,使拉赫夫再次得了自信。

拉氏的里程碑式作品c第二奏曲》作品18作于1900年秋至19014,是拉赫刚刚心理治愈后的杰作,也要功于达医生在催眠法中暗示拉赫夫将在不久的将来作一部大的《第二奏曲》。拉赫表示感激,把世之作献了达医生。而他的《第二双曲》作品17作于1901年春,与《第二奏曲》是同期作品。从两部刚刚治愈后的作品可以看出,拉赫人生情感的深切体会和经历,无论爱情、事,从憧憬、希望到失望,深切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又到自我救 和浴火重生。因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所以得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二十八,拉赫夫真正的成熟了。


1900年到1917年是拉赫作最煌的期:《第二奏曲》、《第三奏曲》,《第二交响曲》、《大提琴奏曲》、《音画练习曲》、《琴前奏曲》、《第二琴奏曲》、《死之》、几十首艺术歌曲……期,拉赫夫已毫无疑地奠定了自己作世界最大作曲家之一的地位。

但是1917年的俄罗斯大革命使拉赫玛尼诺夫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他失去了他的庄园,不得不带着家人背井离乡。12月22日,他与妻子和两个女儿,带着几本手稿,乘着雪橇,向赫尔辛基驶去。他也许不知道,这一去,便成了他下半生“别时容易见时难”的开始。

经过近一年的辗转,拉赫玛尼诺夫一家于1918年11月来到纽约。从这里,他开始了他的第二个艺术生涯——这一次是作为钢琴家。他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每年进行大量的巡演,但这也使他几乎没有时间静下心来作曲。关于这一点,美国音乐作家大卫·杜巴尔说道: “我们当然为拉赫玛尼诺夫没有创造出更多伟大作品而惋惜,但是试想一下, 20世纪如果没有拉赫玛尼诺夫留下的钢琴演奏遗产将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

而拉赫玛尼诺夫在1917年后的写作障碍更多的是来自于无法治愈的乡愁。这乡愁,是童年、少年、青年、壮年时期的美好和痛苦,是历历在目的回忆。这乡愁,也许是谢苗诺沃庄园寂静的湖水,也许是冬夜里温暖的炉火,也许是莫斯科上空震荡的钟声,也许是家乡女孩深深的眼睛……但这乡愁,更是对一种文化,一种美,一种归属的破灭的伤痛,无奈,一种无法离去也无法归来的永驻的愁伤。老拉真的愁了,他不知道应该给世人留下什么。


道别:再见了,我亲爱的双手

《交响舞曲》作品45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完成于1940年。六十七的他似乎看尽了往,也看到了尽。依旧少言寡、内、孤独。第一章的尾,他最后一次放任自己神一般的旋律天才,然只有一句。但一句仿佛最后一次倾诉了他心中无限惆而美好的夕阳。而放任的最后一句,引自二十三岁时和痛——《第一交响曲》的主……

1940年,大评论家居伊已去,大文豪托斯泰已去,界也已是普科菲耶夫、斯特拉文斯基和伯格的天下,欧又一次燃起了人自相残火,年近古稀的老拉,把一切看得眼里,化作一声息。《交响舞曲》的第三章,他最后一次引用了伴随他作品一生的“怒的日子”,有他早年的作品:无伴奏合唱《晚祷》,作品37。《晚祷》是他最喜的本人作品之一,是他的信仰,他的家,他的宿命。

1943328日,在他七十生日前四天,谢尔盖·拉赫夫与世辞。死前他起双手,眼望着它了,我亲爱的双手。”他辞世前的求,合唱在他的葬礼中演唱了《晚祷》。

会,三部双琴作品,一个人的一生。

北京音乐广播《古典也流行》福利又来!今天14点-15点,谷悦邀请钢琴家盛原畅谈拉赫玛尼诺夫,同时送出6月7日北京音乐厅《拉赫玛尼诺夫的双钢琴作品音乐会》优质门票数张。
回复“闯关”参与答题互动,谷悦将从优胜者中随机抽取幸运听众。


盛原

盛原出生于北京的一个音乐家庭,五岁开始随母亲学习钢琴,后在中央音乐学院师从于李其芳、李惠莉以及周广仁诸教授。1991年作为所罗门·米考夫斯基教授的奖学金学生赴美,在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并获得音乐学士和硕士学位,现任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盛原作为音乐会钢琴家赢得了国际性的瞩目,他的演出遍及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曹鹏

青年钢琴家曹鹏是近年来我国钢琴界升起的新星,他的技巧惊人,音色细腻,受到了国内外专业人士的一致肯定。他先后在欧洲以及国内多个城市举办过独奏会、协奏 曲及室内乐演出。

曹鹏曾跟随旅美钢琴家朱迪博士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获学士学位,后师从于盛原教授,获中央音乐学院硕士学位。现为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青年教师。


演出曲目

拉赫夫:

第一双曲“音画幻想曲”,作品5

1. 船歌

2. 之夜

3.

4. 斯复活

第二双曲,作品17

1. 引子

2. 舞曲

3. 浪漫曲

4. 泰拉


交响舞曲,作品45

1. 分的快板

2. 的行板(舞曲速度)

3. 很慢的慢板-的快板

琴演奏

盛原、曹

时间 2015年6月7日 (周日) 19:30

地点 北京音乐厅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