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坤记 请花两分钟的时间,了解一下他

复旦大学交响乐团2019-03-25 14:45:53

乐团的成立

离不开一个最初的人

请花两分钟的时间

看看他的故事


变坤记

题记:

1、       但本文内容均属事实,要找闫哲坤表白的,请按秩序排队。

2、       无论曾经总总,终于,闫哲坤要毕业了。老决定,亲自给你树碑立传。

 

一、关于“坤姐”绰号的澄清

你们叫他坤姐,我是不太理解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最初的绰号不是这个,但不知从何时起,他摇身一变,成了萌萌的“坤姐”,这个叫法并没有经过我的批准,但却形成了惯例,流传至今。算了,身为龙哥,屈尊叫他“坤姐”,我也忍了。


二、关于“坤姐”若干历史错误的考证

凭良心讲,我待坤姐,良心上是过不太去的。办交响乐团是一个坑,在复旦办交响乐团是一个特大的坑,而我就这么把它一步步地往这个大坑里拽。这一切都始于2013年1月20日傍晚,排练间隙,在东宫的那一场谈话。那个时候,乐团才刚刚起步,指挥还是李建平老师,鹏哥还在上音攻读硕士学位,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跟鹏哥同岁的我呢,经济学院硕士二年级,无业游民。我记得很清楚,在那次谈话中,坤姐对交响乐笨拙却显得可爱的单纯热情,真是令我感动不已。回寝室睡过一觉,我觉得它一定是三分钟热度,热情勇猛而后劲不足的本科生实在见得太多了。不过以下经过考据史实证明,我并非一贯正确。

1.   第一次被我劈头盖脸地痛骂:2013年5月,南区门口。前一天晚上,为了准备和经典947合作沪上第一次地铁快闪,我清楚地交代他,让它去打印20份准备快闪的曲目乐谱,第二天去广播大厦录音。它说知道了。结果,第二天大部队准备出发时,它一脸纯洁地对我说:谱子都存pad里面了。我当场发动轰炸机技能,刺痛了不少过往行人的耳膜。坤姐立刻直扑打印店补救。事后,我经常想,他又不欠我什么,何必这样呢。

2.   2013年4月2日,第一次办铜管五重奏音乐会; 2013年6月1日,第一次交响音乐会;那时它都是我的得力“打手”。打手打手,打打下手是也。2013年12月,第一次新年音乐会,鹏哥首次执棒我们乐团,这家伙继续负责乐务和宣传,观众直接撑爆了谢希德报告厅。2014年5月,“难忘贝多芬”专场,那场音乐会的海报由坤姐亲自操刀,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海报。结果,就这么张难看的海报,后来还被清华交响乐团拿去临摹了一番,也算为我旦争光了。

3.   2014年9月,乐团正式成为研究生会下属的一个社团。资金、乐器、场地全部从零开始。乐团的第一笔5000块赞助是坤姐拉到的,发生在10月。为了兑现合同条款,在东辅楼前,乐团做了校内第一次快闪;然后,多功能厅作为排练场地,也是这家伙上窜下跳地跑定的。光华公司规定的时段是到五点,但是乐团排练时间长,结束之后还要清理现场。几乎每周都会看见坤姐对着多功能厅的包场经理们点头哈腰,亲自示范如何双脚站立,如果不显得毕恭毕敬,场地押金就要被没收。当然,这些押金,自然是坤姐自掏腰包垫付的。2014年10月,乐团在江湾校区首次参加研究生社团文化节开幕式;2014年12月,第二次新年音乐会。

4.   2015年2月,宁波专场结束之后,坤姐遭遇了它最大的学术性挫折。坐在现在已经拆掉的政民路牛排店,面对着我,两眼空洞,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一样。本来想直升数学系的研,现在不行了,出路在哪里,怎么办?经不住我再次挖坑,这家伙当即决定,考经院的研究生。我真是挖坑小能手,猪一般的队友。2015年3月之后,他和我决定逐渐退居二线,暑假开始,它每天重复着刷题备考的节奏,而我继续攻读我那劳神的博士学位,永远都有看不完的paper。

5.   万万没想到,坤姐竟然考上了,而且还是以国际贸易专业第一名的成绩录取。2016年3月,坤姐正式复出,复出第一项工程就是在校友基金会给乐团立了项,从此我们告别了一到期末就疯狂凑发票报销的日子(天使瑶一定很崩溃吧),以前囤积的大笔经费也可以慢慢挪出来了。2016年5月29日,乐团第六次校内专场,时隔一年,这家伙又在谢希德报告厅理直气壮的放了炮。听见这熟悉的隆隆炮声,我不禁感叹,希特勒当年要是这么打,莫斯科早就沦陷了。虽然放了那么多炮,但是当主持人宣布毕业生名单向它致谢的时候,台下竟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起哄)。

        我真的要报警了。

 


三、关于“坤姐”历史功绩的鉴定

    半年之前,这家伙告诉我,他得了高血压。我觉得很可笑。他的借词很充分,考研压力大,一天到晚复习,不运动,所以搞成这副样子。无病呻吟完还不忘自夸几句,如果不是考研考数学那天头昏脑胀,数学一定140分以上。

    你咋不上天呢?

    结果,没过两个礼拜,医生也给我本人开了降压药,醉。

大家都知道,高血压患者不能发狠劲,但是搬台阶、搬谱架、搬乐器乃至于吹他的圆喇叭,都是必须发狠劲的事儿。不过这些事儿,这货照干不误。血管竟然没爆,也是奇迹。我问他为啥这么6,他说:那是缺乏运动弄成的应激性高血压,考完试后经常搬乐器,发狠劲儿,听歇斯底里的mahler,血压立马恢复正常了。

听了这话,我当场晕倒。

至此,我完成了对坤姐的全方位摧残:心理性摧残、生理性摧残和学术性摧残。但是,他身残志更坚,练琴不辍,听片不辍,见了我每次都要自我吹嘘一番:今天我又把Mahler和Bruckner所有交响曲的圆号首席部分吹了一遍。

就这么一号人物,怎么可能找到妹子。这不,至今单着呢。

关于坤姐的情感问题,一直是悬而未决,虽然排练间隙时而有妹子与之说说笑笑,也没少见妹子抄起乐谱在后面追,这家伙一边挨砸一边逃。鹏哥优雅地坐在另一边,笑而不语。只有我捂脸汗颜,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记得给他吃药。

然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治疗热爱和忠诚的药,也没有什么囚笼可以困住一个充满决心的人。踏遍三江五湖水,赤手空拳报诸卿。

 

四、说点人话

哲坤,你辛苦了,我对你不住。我必须承认,乐团没有你,是不会有今天的。

我还对不住很多人,乐团没有你们,也不会有今天。

谢谢。

客观地说,哲坤把本科四年所有的课余精力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这支团队。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争执,有冲动,有幼稚,有苦涩,有郁闷,甚至有失败,但这都不妨碍乐团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你自己也变得越来越成熟。在强调物质和浮夸的当下,这一切都显得弥足珍贵。

如今,你毕业了,但感谢我挖的坑,你还要至少呆上三年。

但仿佛三年前的那场谈话就发生在昨天,你并不知道Mahler和Bruckner是谁,我也从未想到,会读到博士。

 

                                                

一条经院的博士汪

2016年5月30日

 

乐团大事记:

2013年1月:第一次弦乐与管乐合并集训

2013年4月:第一次铜管五重奏音乐会(向李好好致谢)

2013年5月:“经典947”,沪上首次地铁快闪活动,曹鹏先生指挥(向李森源致谢)

2013年6月:第一次交响音乐会(向李建平老师致谢)

2013年9月:青年指挥家石霄鹏先生正式受聘担任乐团常任指挥、艺术总监

2013年12月:第一次新年交响音乐会

2014年4月:木管五重奏与弦乐重奏专场音乐会

2014年6月:“难忘贝多芬”夏季交响音乐会;乐团获得上海“百强乐团”称号

2014年9月,乐团正式注册成为研究生会下属的一个社团。

2014年10月:研究生社团文化节开幕式,乐团江湾首演(向陈殷华部长、江素华老师、包涵老师、以及王珏老师致谢)

2014年12月:第二次新年交响音乐会

2015年2月:宁波校友会成立仪式以及新年音乐会,乐团首赴外地演出(向施展华先生致谢)

2015年5月:乐团首赴张江校区举办专场音乐会

2015年6月:夏季专场音乐会,梁祝与舒伯特第八奏响谢希德

2015年12月:第三次新年交响音乐会(向刘娜老师与上海海娜艺术中心致谢)

2016年4月:夏季音乐季室内重奏独奏音乐会

2016年5月:“慈韵”母亲节音乐会;“从莫扎特到柴可夫斯基”夏季闭幕音乐会

 

所有挂一漏万的致谢,我们报以最深的歉意!


毕业乐手


范诗笛,竖琴,12级行政管理


严青焓,小提琴手,12级经济学院保险系


郁明诚,中提琴手,12级药学院(左一)


闫哲坤,圆号,12级数学科学学院


李易凡,圆号,12级中国语言文学系


For our orchestra, a thousands times over.

Love you guys.❤

失物招领



演出完门口的伞,忘记拿伞的同学记得回谢希德报告厅拿~

门卫师傅应该都保管着呢~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