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与音乐--马勒(Gustav Mahler)

ParadisoCoffee2019-06-25 20:20:50

杰出的音乐家有着特别敏锐的神经,他们看似远离世界凡尘,但其实对世界有着大部分人所不具备的洞察力,甚至是预感,这又以马勒最为突出。

  

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生于欧洲乱世的焦点,现在的属于捷克的波西尼亚地区,家庭是贫困的犹太人,但又属于讲德语少数群体,如马勒自喻,“永远是闯入者,从不受欢迎”。他12个兄弟姐妹中一半死于幼年,生与死对马勒从小就投下阴影。马勒带有神经质的敏感,自幼显示对音乐的天赋与热爱,他的父亲鼓励他向音乐发展,后来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很快成为奥地利著名的指挥家,并且成为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的领衔指挥。         


马勒一生主要的音乐创作是他的9加1部交响乐。与瓦格纳的歌剧相似,马勒的交响乐是他思想和感情在现实社会中的表达。马勒从一开始就显现出极度的自信与成熟,这可能他仅仅把音乐当成他思想的载体,他就像是一位纯熟音乐的哲学家、电影导演和小说家,音乐是一个故事、一部舞台剧、甚至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真实宇宙世界。当他的学生Bruno Walter到马勒乡间作曲的湖边小屋拜访时,Walter顺湖眺望树林后远处的山脉,马勒说:“不用看了,都在我的音乐中。


  

马勒的前四部交响乐仍然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贝多芬和瓦格纳的影子鲜明。从第一部交响乐开始,马勒就显示出他特有的强烈和极端的矛盾性格,敏感到甚至神经质。作为German Second School的领军人物,马勒的音乐一直在音乐形式上做新突破,音乐的手段永远是为了表达戏剧而且永恒悲剧的主题。在他早期的音乐中,自然世界、神话世界、抽象世界与现实社会是永恒交错一起,有天堂地狱、神鬼人、自然与城镇、清晨的小鸟与火山迸发、灰姑娘与白雪公主、犹太民谣与德奥民乐、厚重乌云中穿透过得阳光洒向大地山川、闪电雷鸣不绝于耳,山回路转又是人间美景无限,这种种的景色同时并存相交辉映,有贝多芬理想主义气吞如虎的无所畏惧,有瓦格纳的世界末日。这时的马勒,还是用形而上学的,是浪漫主义的理想主义者,用音乐寻找人在世界中的意义,宗教、道德、自然、忏悔、审判与复活。


第五和第六交响乐标志马勒音乐的第二个阶段。迫于社会压力、所处地位和以及因此导致对自己信仰的矛盾,作为犹太人的马勒皈依基督教。这时候的马勒已经奠定他在音乐界中的地位,German Second School中与理查斯特劳一样声名显赫,他与出身望族世家以美貌才华著称的Alma结婚。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生活事业都处于顶峰之时,在维也纳马勒成为无人不晓得人物,但就在这时,马勒的音乐却开始滑向现实的悲观与黑暗,他似乎强烈预感到自己的悲剧和欧洲下50年的悲剧开始上演。

待续......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