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马勒的足迹(上)

古典音乐频道2018-06-26 11:51:52


自从征稿的消息发布后,古典音乐频道收到了多封投稿,非常感谢大家的热烈支持。本期首先为乐迷们刊发作者文虹的来稿,在丰富的一手照片和生动的文字中,我们将跟随这位美丽姑娘的视角探访马勒在维也纳留下的足迹。她的文字含有强烈的个人情感,也感染了我们。

——编者按



作者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马勒的画像前留影


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音乐之都维也纳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然而最终决定独自来奥地利旅行,原动力来自于马勒。马勒是我最爱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出于对他的崇拜之情,我决定借着去维也纳工大建筑系参加工作坊的机会,去奥地利追寻他的足迹。 


音乐博物馆的马勒厅

从著名的萨赫酒店出来,按照《维也纳音乐之旅》一书的指引,去了不远处的音乐博物馆,一进大厅,我就听到一个少年在三角钢琴前弹奏着动人的旋律,居然是我最心动的马勒第二交响曲的终乐章!

参观的过程中有很多意外的惊喜,尤其是穿过贝多芬厅后,呈现在我眼前的居然是马勒厅(这个书上没有介绍)!耳畔回荡的便是他第五号交响曲中的小柔板,缱绻温柔的弦乐编织出一张无形的网,令人无处可遁……这里展示了一些马勒留下的手稿,包括曲谱、信件、甚至还有他学生时代的数学作业。 

马勒厅

马勒学生时代的数学作业

我细细地看着马勒厅的每样展品,突然被一个悬挂在高处的玻璃盒子吸引了,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我遍寻不到的大师的遗容面模,竟然就在这里!

艺术处理后的马勒遗容面模


原来这是一位艺术家在石膏面模上用颜料做了处理,使之呈现出一种年代久远的色彩和质感。我从各个角度仰视着这位我心目中的音乐巨人,看着他那因病痛折磨而越发清癯的面孔,泪水情不自禁就漫出了眼角……我在电视墙前坐了很久,在音乐萦绕的气氛中观看那些关于大师的画面。这时,一个平静、悠远又陌生的旋律——仿佛天籁飘落,我看了下播放曲目名单,原来是他的第十号交响曲。是的,第十号交响曲因为是马勒的未完成交响曲,我一直提不起兴趣。此时此刻,这首曲子却深深打动了我,后来在听柏林爱乐音乐会的时候看到有卖西蒙·拉特指挥的马勒十后,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朴实无华的马勒墓

工作坊的交流要到周一才开始。于是趁着第二天周日,我决定去维也纳郊外的格林津公墓。

说是在郊外,其实也没有多远。维也纳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我坐上地铁的U4线,到了终点站下车,在站口的花店挑了一束红白相间的鲜花,准备献给心目中的圣人。

地铁站门口就是8路汽车终点站,虽然知道坐这路车可以到达格林津公墓附近,可我还是情愿漫步半个小时到那里,好体会一下海利根施塔特的风情和气息。凭着谷歌地图,我顺着上山的曲折道路前行,街道上非常安静,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来到了格林津公墓的大门口。这天上午一直是阴沉沉的,嗖嗖地刮着冷风,更增加了墓地萧肃的气氛。

放眼望去,墓地非常大,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石碑和雕像,马勒的墓究竟在哪里呢?门房也没有人可以询问,于是我在一张密密麻麻的墓区指示图上吃力地寻找着马勒的名字。大概是我一个亚洲面孔的人抱着一束鲜花前来实在是引人注目,显然不是来寻亲而是膜拜某位名人……一对与我几乎同时到达墓地的老夫妇主动上前问我,Mahler?我连忙点头,老人示意我跟着他走,于是三转两绕,把我带到了马勒的墓前。 

马勒墓


尽管之前我在网上看过马勒墓的图片,但当这块朴实无华的墓碑真真切切地呈现于我眼前时,我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没有雕像,没有装饰,甚至没有生卒年月,马勒的墓碑简单朴素至极,就是一块方整的粗犷混凝土伫立在那里,上面只刻着Gustav Mahler十二个字母。马勒生前说过,他的墓碑上只需要刻名字即可,来看望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谁,而那些不知道他是谁的人也无需前来。这是多么超然的智慧!那个伟大的灵魂就沉睡在这里,一百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崇拜热爱着马勒的人来这里膜拜过他。而今,我终于可以来到这里缅怀大师。

墓碑两侧有修剪整齐的植物,墓碑前就是一片草地,没有石板,据说这样灵魂和天堂之间就没有阻隔了……我把带来的鲜花插在墓碑前有水的固定容器中,感觉寂静的马勒墓顿时增添了几分动人的生机。

我从包里拿出带来的小音箱,开始为马勒播放他的第二交响曲《复活》的终乐章。这是我动身来奥地利之前就确定要做的一件事。马勒的《“复活”交响曲》可以说是我心头的最爱,特别是那个长达20分钟的终乐章。此时此刻,我希望你的灵魂在《复活》中得到告慰。 


墓碑前的鲜花


就这样在音乐中,我和我挚爱的作曲家说着心里的悄悄话,用全部的身心感受着他的灵魂和气息……

从格林津墓地出来后,太阳也出来了,我下山去寻找马勒临终前几日住过的地方,那曾经是他的岳父摩尔的家。按照地图的指引,我在一片山坡上找到了这栋带前院的房子,和我在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我试着按了按门铃,但是始终没人回应,只好叹气离开。

马勒最后的居住地外观


几步之遥的阿尔玛墓

接下来看完海利根施塔特公园里的贝多芬雕像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本该回维也纳市区,但是阳光这么好,我很想再去看看马勒墓阳光下的样子。

于是我又不知疲倦地返回格林津公墓。马勒的墓碑是朝西的,此刻,墓碑旁的花束、青草地、灌木等都沐浴在染金带红的夕阳之中,想必这是一天中马勒墓最温暖的时刻吧,我的心里也稍稍感到些欣慰。

阿尔玛墓


这时,有个微胖的奥地利大叔脖子上挂着相机,似乎在寻找阿尔玛的墓。我知道阿尔玛的墓应该在附近,于是和大叔一起寻找。在背对马勒墓、仅仅相距几米之遥的一排,我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名字——Alma Mahler。墓碑前平放着一块三角形的石碑,上面刻的是她和格罗皮乌斯之女——曼侬的名字。对于阿尔玛,我的感情是极为复杂的,我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历史上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再超越她的高度——第一位丈夫是才华横溢的伟大音乐家,第二位丈夫是现代建筑四位大师之一的格罗皮乌斯,都是各自领域里的顶尖天才。 (未完待续)


想要搜索更多古典音乐资源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古典音乐频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期内容:李文虹

文章编辑:廖   敏

页面排版:廖婉毓


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

听音乐精品·看经典视频

长按二维码,

关注好音乐!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