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聪为什么讨厌拉赫玛尼诺夫?

每晚古典音乐会2020-03-25 09:02:18

傅聪与陈萨交流钢琴演奏





傅聪为什么讨厌拉赫玛尼诺夫?傅聪访谈丨“对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傅聪的CD我只听过两张萧邦的夜曲,因此谈不上对他的演奏有太多了解。但是他老爸傅雷,我年轻时就读过他的不少译著,其中有《约翰·克利斯朵夫》、《贝多芬传》、《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等等,后来看王小波说一流的汉语巨匠都在做翻译,深以为然。大学的时候,古怪的校长每年都会发给我们一本课外德育教材,完全免费,就象文革发红宝书一样人手一册,其中一本就是《傅雷家书》,从这本书才知道有个傅聪。



几个月前,我的一个乐友问我为什么傅聪从来不演奏拉赫玛尼诺夫,我觉得不过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也就没有把这当成正经的问题去考虑。昨天读到博友任飞儿的精彩乐评《普老头,你好“闷骚”哦》,突然有了解答这个问题的钥匙。

霍洛维茨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让我们先看看傅聪在接受潘耀明(《报月刊》总编辑)和方礼年(《明报月刊》执行编辑)采访时如何说:

“真”,就是说——第一点,要看演奏的是什么作品?演奏其实是再创作。全心全意去进入音乐家的内心世界。因此我们对所演奏的音乐一定要有所感。这跟一个人的气质和文化背景都很有关系。譬如说俄国作曲家Rachmaninoff我就一点都不喜欢。他的音乐我听都不要听,看都不要看,不投契。我觉得他的音乐就像是糖水,加很多的糖,甜,腻,甜俗。受不了。所以,第一,要看弹奏的是什么音乐,什么作品。就像一个演戏的人看一个剧本,一看,马上想演某个角色,觉得有味道。以我来说,我喜欢的音乐就是我看到的时候,马上有所感,有一个相通的地方。我所谓"真"者,就是说,第一,要真真正正的有所感。



这里的“糖水,加很多的糖,甜,腻,甜俗”当然不能完全从字面上理解。或许看过我从《与傅聪谈音乐》一书中抄来的一些文字,才能全面理解这些评价的意义。

谈到傅雷先生讲莫扎特的文章时,傅聪说:那篇文章有两句话我觉得非常精辟。“假如贝多芬给我们的是战斗的勇气,那么莫扎特给我们的是无限信心”。“在这样悲惨的生活中,莫扎特还是终身不断创作。贫苦、疾病、嫉妒、倾轧,日常生活中的一切琐碎困扰都不能使他消沉;乐天的心情一丝一毫都没有受到损害。所以他的作品从来不透露他痛苦的消息,非但没有愤然与反抗的呼号,连挣扎的气息都找不到。”最后这句话我不完全同意,他有的地方还是有这种气息的,但他总是竭力保持平衡……他从来不把艺术作为受难的证人,而只是借来表现他的忍耐与天使般的温柔。他自己得不到抚慰,却永远在抚慰别人,但最可欣慰的是他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幸福,他能在精神上创造出来。甚至可以说他先天就获得了这种幸福,所以他反复不已地传达给我们。精神的健康,理智与情感的平衡,不是幸福的先决条件吗?不是每个时代的人都渴望的吗?以不断的创造征服不断的苦难,以永远乐观的心情应付残酷的现实,不就是以光明消灭黑暗的具体实践吗? 



傅聪也不喜欢BACH: BACH的东西基本上的基督教来的,而且是新教……BACH的气味对我不投合,因为他里头包含一种说教,整天说教……你听完以后觉得他的音乐非常高,可是又觉得绝望,没有希望,我们永远是这个地上的罪人。永远看不到天国,天国是不可企及的。


基辛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傅聪能接受贝多芬,但和莫扎特不能比:贝多芬是人的奋斗,是对人的个性的肯定,对人的价值的肯定。贝多芬不断地在那里斗争,可是最后人永远是渺小的,所以,贝多芬到后期,他还是承认人是渺小的。所谓解脱,他后期作品里那种高的境界,说得坏就是自欺欺人,说得好就是大智大慧。可是,贝多芬所追求的境界莫扎特是天生就有的。所以说,贝多芬奋斗一生,到了那个地方,莫扎特一生下来就在那儿了! 



在讨论如何演奏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时,傅聪的一段话很能说明问题:莫扎特在音乐中,热烈起来比任何人都热烈,伤感起来比任何人都悲哀,然而,他把这些平衡起来,永远有美感,就象中国古代美学观点中的所谓哀而不怨,乐而不淫。莫扎特的音乐是很注意这一点的。

读完以上文字,我理解傅聪为什么不喜欢拉赫玛尼诺夫。

  • 第一:拉赫玛尼诺夫不克制,任悲伤、激情、冲突直白无节制地宣泄。

  • 第二:拉赫玛尼诺夫不乐观,有深厚的悲伤并表现太坦白。

  • 第三:不节制的背后却有BACH一样强烈的宗教意识,我们不过是地上的罪人,永远看不到天国,天国是不可企及的。而其中根本的是第一条,用飞儿的词汇就是不MAN SHOW。

其实,中国文化是很讲究MAN SHOW了,但不管听乐做人这都是一个太高的境界。我知道很多爱乐人都和我一样都从不够MAN SHOW的音乐走进古典音乐的大门,老柴、拉赫、贝多芬、马勒……都不是MAN SHOW的大师。到现在我也不能完全体会莫扎特音乐中的情感的细腻和丰富性,因此还不能爱“莫”到深处。



不过反过来,傅雷老先生在《傅雷家书》中把他那一套极端的MAN SHOW来教化傅聪,也是我当年十分厌恶的,这种极度的MAN SHOW 导致了傅雷先生的悲剧,当然这不完全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在我看来,音乐作为一种精神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有一些让我们宣泄强烈情感,另外一些培养我们的MAN SHOW。

我还是非常喜欢拉赫玛尼诺夫音乐,尽管他不MAN SHOW。下面是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舞曲的第一章,是整个作品中最快乐的一章。

往期傅聪:1、焦元溥对话傅聪丨你能想象肖邦承受的痛苦吗丨早期肖邦是李后主丨后期的意境变成李商隐了;2、1955年肖邦比赛傅聪视频丨傅聪谈钢琴演奏丨莫扎特钢琴作品都是不同性格的歌剧,都有戏剧人物丨国际比赛有不少“黑幕”丨要多弹室内乐;3、傅聪还能更拼吗?丨您是否留意过他的半指手套?丨琴音不再了,傅聪也不在了……4、《皇帝》开启傅聪成名之旅丨《命运》敲响傅聪归国大门丨纪念贝多芬;5、傅雷译丨傅聪老师杰维埃基丨关于表达肖邦作品的一些感想丨“在肖邦作品中,没有一个小节没有音乐,没有一个小句只求效果或卖弄技巧。” 6、傅聪家史珍贵视频丨肖邦的苦是对生命永恒发出悲鸣和感概丨真正伟大作品比伟大演奏家更伟大;7、“虎爸”傅雷如何与傅聪一起成长丨“我是你的舵工,责任最大”丨很难找到这样的父亲了丨“爸爸打得我真痛,但播的种子在我心中扎得真深” 8、梅纽因百年诞辰丨傅聪岳父的中国情缘丨傅雷的信丨弟子胡坤丨吕思清丨音乐有生命,要用心演奏,不只用手!9、音乐书评丨傅聪说:“斯特恩是音乐界一霸!” 10、傅聪访谈丨“音乐永远是困难的,因为它高高在上,我们永远在往上爬。” 11、傅聪丨为何他的舞台灯光永远是暗的……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