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人生.

豆鲨工作室2019-06-15 01:55:53


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里包含了他所有的经历,他的情爱,他的宗教信仰,他出生的国家。



“在能爱时爱, 能忍耐时忍耐, 能宽容时宽容。 上帝将是你的依归”。


作为家中六个孩子的老四,二十世纪世界重要的古典音乐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1873年4月1日出生在诺夫哥罗德市附近的奥涅格,驾车向北两小时就能到达莫斯科。

 

父亲曾参过军,娶了家境殷实的将军之女。这或多或少影响了拉赫玛尼诺夫的军事观。但父亲贪杯豪赌,流连花丛,很快被迫卖掉了房子,搬到在圣彼得堡的临时小公寓安身。

 

拉赫玛尼诺夫的身材高大,拥有一双巨大的手,左手能轻易按到跨十二度到十三度的琴键,甚至能勉强够到十四度,所以并非所有人能演奏他的作品,因为鲜有人的手能弹奏那样难度惊人的曲子。


许多音乐常理看来格格不入的风格在他的一双大手中却能神奇地融合,无论是浪漫主义还是现代主义,无论是大小调体系还是现代爵士乐元素,都能在他的音乐中找到共同诗意栖居的一席之地。

 


1883年拉赫玛尼诺夫取得了音乐学院的奖学金,那时他才10岁。音乐学院的对面,是一家歌剧和芭蕾出名的马林斯基剧院。正是在那里,拉赫玛尼诺夫决定成为一名作曲家。


1887年拉赫玛尼诺夫进入莫斯科音乐院就读,这段期间拉赫玛尼诺夫开始了他正式的作曲创作,展露出他的音乐天分。此时的作品尚未被烙印上强烈的拉赫玛尼诺夫个人风格的标记,仅是一些摸索、摹仿孟德尔松、舒曼、肖邦、柴可夫斯基等风格的练习作品。

 

在这些音乐家中,予他最深刻影响的是柴可夫斯基。在1885-1886年间,拉赫玛尼诺夫便在兹威列夫家中遇见了柴可夫斯基。俄罗斯丰富的文学资源激发了他更广泛的灵感,普希金的长篇叙事诗《吉普赛人》被他改编成歌剧《阿列科》,受莱蒙托夫诗歌启发创作了幻想曲《岩石》。莫斯科大剧院将《阿列科》搬上舞台,柴可夫斯基也来观赏正式彩排,称赞连连。

 


1897年,拉赫玛尼诺夫《第一交响乐》的首演由于当天的指挥亚历山大·康斯坦丁诺维奇·格拉祖诺夫并无充份练习,再加上指挥于演奏时醉酒,以致整个首演表现得一塌糊涂。导致劣评如潮,令他受到很大打击,他亦因而无法集中精神作曲。

 

此后的数年更因此停产,直至得到心理治疗师尼可莱·达尔的医治,才重拾自信。1900年,拉赫玛尼诺夫完成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并以此献给尼可莱·达尔,他更亲自于首演中担任钢琴独奏。该次演出为大众所接纳,令《第二钢琴协奏曲》成为大众喜爱的作品。

 

拉赫玛尼诺夫除作曲外,亦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家,他于1904年担任莫斯科大剧院(Bolshoi Theatre)的指挥。在俄国,他被誉为最杰出的歌剧指挥。


1906年,由于俄国政治上的动荡,拉赫玛尼诺夫举家离开俄国暂居意大利,后来再迁往德国德累斯顿,期间他编写著名的《第二交响乐》,并于欧洲多国巡回指挥。


1909年,拉赫玛尼诺夫第一次往美国表演,他为表演更编写了被誉为最困难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令他在美国大受欢迎。回到俄国后,拉赫玛尼诺夫担任莫斯科爱乐交响乐团的指挥,成为当地乐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1914年,俄国政治十分动荡,不少剧院为免受暴民破坏而关闭,最初拉赫玛尼诺夫并无离开祖国之意,但由于他出身富裕家庭,又曾是地主,拉赫玛尼诺夫开始意识到周围的危险。

 

1917年12月,拉赫玛尼诺夫在彼得格勒的芬兰车站,也就是后来的列宁格勒,搭上了开往斯德哥尔摩的列车。以受邀为瑞典皇室演出为契机,拉赫玛尼诺夫决定离开日渐混乱的俄国。


当时正值十月革命,他带上了妻子和两个女儿,为这趟冬季旅途,朋友们送来了衣物和食物,他走得太过匆忙,只带了一个小包和乐谱夹,就此再也没有回来。

 

为了维持生计,他“正式”开始了职业演奏家生涯,弹奏的曲目包括贝多芬、李斯特、舒曼、肖邦及同辈的俄国作曲家史克里亚宾、麦特纳和师辈的葛拉兹诺夫及柴可夫斯基。作曲这时对拉赫玛尼诺夫来说,已是一件奢侈的事,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在琴艺上下功夫。

 


1935年,拉赫玛尼诺夫举家迁移美国。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踏上新大陆的土地。早在1909年他的《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在纽约首演时,就是由他担任钢琴独奏。不同的是,这一次拉赫玛尼诺夫要在这里终老一生。这段时期拉赫玛尼诺夫不断举行演奏会,曾与他合作的指挥家包括莱纳、斯托科夫斯基、奥曼地等。

 

七十岁的拉赫玛尼诺夫仍不停四处演出,直至于1943年2月17日的一场演奏会中,拉赫玛尼诺夫终于不支,此时已是癌症末期,拉赫玛尼诺夫的一生,也如同《交响舞诗》的终曲,渐渐接近尾奏了。


1943年3月28日,怀着对家乡钟声的眷恋、对死亡的不解,拉赫玛尼诺夫在远离家乡半个地球之外的加州比佛利山庄,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站。

 

拉赫玛尼诺夫逝世后,由于时逢战争,遗体无法送回俄国,便被埋葬在他与妻子预选好的纽约城外的一块墓地里。那里被恰如其分地称为“瓦尔哈拉”—众神的归处。


他的死亡证明上只写着“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的一生创作了4首钢琴协奏曲,3部歌剧,80余首歌曲,上百篇钢琴作品,包括2首奏鸣曲。




Copyright © 松原古典音乐社区@2017